• 確認
  • .
2020/06/19 | 藍玉雍
太宰治《創生記》書評:靠著瘖啞的文字,讓裝模作樣的自己得到光明
反過來想,或許一個人之所以不停地寫作,就是為了彌補還有掩飾過往的悔恨。那些出現在〈創生記〉、〈喝采〉等文章中對社會和自身的嘲諷,也正是出自這種悔恨和想要掩飾悔恨的糾結心態。
2019/11/23 | 精選書摘
吳叡人〈文學的自殺與日本近現代精神史〉:太宰治——用生命體現戰後的廢墟與病徵
為什麼太宰治會那麼紅?因為他幾乎是用個人生命去體現了日本國民共同經歷的時代。所以有人說,他是用自己的生命演出自己的文學,他的生命跟文學反映了時代的頹廢跟絕望,同時也是時代頹廢跟絕望的一部分,所以激起很大的迴響。
2017/05/17 | 厭世哲學家
愈是偽裝自己,愈是陷入痛苦的漩渦中——太宰治與《人間失格》
像太宰治這樣的人,內心太過敏感,他其實知道人間的一切都像是在演戲一樣荒謬可笑,但他還是擺脫不掉別人的影響。他不知道如何處理別人的過度期望,或是別人的情緒勒索,卻又清清楚楚知道自己被枷鎖束縛著。
2017/05/17 | 厭世哲學家
愈是偽裝自己,愈是陷入痛苦的漩渦中——太宰治與《人間失格》
像太宰治這樣的人,內心太過敏感,他其實知道人間的一切都像是在演戲一樣荒謬可笑,但他還是擺脫不掉別人的影響。他不知道如何處理別人的過度期望,或是別人的情緒勒索,卻又清清楚楚知道自己被枷鎖束縛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