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1/09 | 精選書摘
歐文亞隆《短期團體心理治療》:「此時此地」的理論基礎與兩大階段
促成此時此地與闡明過程這兩者是彼此共生的:要使此時此地團體具有治療作用,這兩者必須共存。在這兩個階段之間存在著一種微妙的平衡;依照團體需要,治療師可強調任何一方。
2018/06/18 | 精選書摘
《關係界限》:華人集體主義導致渴望「統一」,全世界只有「我」
這些描述展現了華人集體主義,也展現出許多黏膩的家族觀點,如:家族就是一體的,你的獨立就是背叛家族,一種不孝的表現,讓許多人必須屈從於維繫「家族」的連結,而消除了「自體性」。
2018/06/02 | 精選書摘
提升對話力的精準表達術:要靠天賦還是刻意練習?
似乎很少有人會去學習「對話力」,因為多數人認為說話這件事情其實是靠天賦的。然而這個被大家認為需要靠天賦的對話力,其實也是有等級之分的。
2018/01/12 | 劉軒
【UHV電台】「尷尬」的當下,往往是兩個人彼此最坦誠的時候
人們開始傳訊息,避免面對面聊天的機會。這樣做,某種程度上好像讓我們的社交變得更圓融。不過,你能夠保證沒有衝突、不說錯話、不遇到討厭的人、沒有尷尬的人生就會是好的人生嗎?
2018/01/04 | 精選書摘
孩子容易動怒,其實是觸覺太過敏感?
面對觸覺過度敏感的孩子,不適合針對他的特殊行為進行處理,我們應該找出他對於何種觸覺刺激過於敏感,進而減少刺激、克服刺激,才能夠真正解決孩子的困擾。
2017/12/22 | 麥志綱
以情緒之名,殘害自己(或是別人)
如果可以或許我們要清楚地同理自己為什麼會如此感受,別人為什麼會如此感受,這段整理的過程才能避免我們總是以情緒來折磨自己。
2017/12/04 | 精選書摘
能者多勞、顧全大局?先問問自己為什麼允許這種情況一再發生
我常常跟朋友說:「別人的對待,是自己教出來的。」為什麼能力好的人,經常會變成團體的救火隊、組織裡的廉價勞工?其實並不全是身旁的人刻意壓榨,而是他自己也允許了這種情況一再發生。
2017/10/21 | 精選書摘
在後AI時代,女性對整個社會的影響力會越來越大
自從2006年開始,人工智慧深度學習的研究大有斬獲,讓語言影像識別、認知辨識,甚至行為預測的準確度都大幅提升。在機器學習上,人工智慧是一種「合成智能」,透過無所不在的感知器、數位足跡、大數據,經由深度機器學習演算法而得,對你的了解可能比你自己還多。
2017/09/27 | 精選書摘
人們會依據你提出的問題來評斷你,發問前先做足功課
提問遠比逼問要來得更有效率。對於產生新點子或新的解決方法,相當有幫助。
2017/08/29 | 精選書摘
不用再氣到內傷:面對幸福而說話白目的人,你可以這樣回嗆
面對各種令人無言的人不用再氣到內傷,來學學成熟大人的回嘴藝術。
2017/08/20 | 精選書摘
為什麼孩子不說話?破除「選擇性緘默症」的迷思與三大刻板印象
我首先要挑戰的刻板印象是,選擇性緘默症只發生於童年時期。第二個要挑戰的刻板印象是,選擇性緘默症只發生在學校。第三個刻板印象是,大多數、或甚至全部的選擇性緘默孩童都曾被虐待。
2017/07/28 | 麥志綱
你可以因為不喜歡,就開始擺爛嗎?
你或許會覺得很奇怪,如果「擺爛」的互動方式沒有好處,那為什麼我們普遍的時常對待彼此如這樣的現象。雖然長時間看起來這種「擺爛」下的氛圍,讓人很難受,但至少我們避免追求高品質時所產生的爭端,資源付出、壓力與無法預期的回報狀態。
2017/07/20 | 麥志綱
以羞愧作為武器:羞辱你是因為不想跟你靠得太近
你常聽到「誒!沒想到現在還有人會用這種方式做事情」或是爸媽對你說:「真希望,我家的小孩能跟XX一樣,就好了」嗎?這種以營造可恥而想要獲得掌控權的互動方式,著實地在一點一滴侵蝕對方的自我感覺,讓我們覺得自己受到威脅,無法確立自己的想法的正當性,甚至讓我們羞愧於真實表達自己的想法。
【插畫】邊緣人如何在人際互動中找到自己
今年指考國文科作文題目是「 在人際互動中找到自己」,英文作文則為「為何寂寞、排遣寂寞」,引起平常不善經營人際關係的網友反映:「考個指考像被洗臉。」
2017/03/08 | 精選轉載
【圖輯】15張圖讓你一次了解情緒勒索(emotional blackmail)
「我限你1分鐘之內出現在我面前,不然我就走人。」這對話熟悉嗎?你總是在愛裡面犧牲到連自己都不見了嗎?為什麼你明明知道這樣的關係很辛苦,卻又一直被勒索、卻沒有辦法逃出來?
2016/08/02 | 長腿地瓜
【插畫】我承受不了你太多的「為你好」
對別人好之前,有先經過別人同意嗎?沒有體貼到對方的善意,也會讓人很困擾啊。
2015/05/14 | 讀者投書
縮短工時,為社會幸福儲值
30%的台灣人在週末還要上班,70%的台灣人有加班的習慣,台灣人與家人朋友相處的時間不知不覺中就這樣被剝奪了。犧牲與家人朋友相處的時間乍看之下好像是個人的損失,畢竟每個人要不要加班都是自己的選擇,但是和家人朋友的相處,事實上是整個社會穩定運作的源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