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5/08 | 林超英
聯合國:地球將出現全球物種滅絕危機
聯合國組織發表報告,認為地球出現難以想像的全球物種滅絕危機,人類必須「徹底轉型」才能解決問題。
2019/02/15 | 精選書摘
《我們住在焦慮星球》:如何在變化的世界保有人性?
整個教育過程, 我們不斷被灌輸一種本末倒置的專注——一種未來學,偽裝成數學、文學、歷史、電腦程式或法語,我們在學習過程中被教導要考慮另一個不同於現在身處的時空。到時候考試、到時候工作,到時候長大。
人類世:近年最熱門學術關鍵字,跨學科的愛恨情仇
「人類世」這個詞彙在千禧年於舉辦的會議上,由荷蘭大氣化學家Paul Crutzen提出,到今天也算是「成年」了。1995年,Crutzen和其他兩位同事因為發現了一氧化氮對臭氧層的破壞力而獲頒諾貝爾獎。他萬萬沒想到若干年後,一個近乎意氣用事的表達,讓他從此變成世人所認識的Mr. Anthropocene。
書寫身體與結構:給我共生演化的同伴
在當代資本主義高度發展和燃燒石化能源所造成的生態危機中,人類的存在儘管仍未完成,卻已然造成巨大的破壞。物種、性別、種族等群體分界線依然限制著我們的想像力,人類個體性的充分發展是否可能,又如何可能,仍是一個未完成的存在主義計畫。
2018/05/07 | 芭樂人類學
多物種民族誌與資本的五十道陰影
松茸、昆蟲、蝸牛、思考的森林、還有鴿子,怎麼幫助我們理解都市環境,科技與技術,以及人類和非人物種的交往呢?人作為一個物種,與其他物種之間,存在著什麼樣錯縱複雜,愛恨情仇的關係,進而形塑了「人之所以成為人」的過程呢?人類學界近年來,在多物種民族誌(multi-species ethnography)書寫上的興趣,心心念念地就是希望能回應這些問題。
「人類世」下的生物多樣性:混農林業與人造地景在自然保育中的角色
借用政治生態學的視角,會發現「遺世獨立的自然」遭受人類外力入侵這類故事,似乎很難適用於當前世界的眾多場景。如今幾乎不存在所謂的純淨、無人干擾的自然。因此,我們也要開始關注環境生態,是如何鑲嵌於各種行動者的文化實踐與政治經濟脈絡中。
現代版「防蕃鐵條網」?從農民架設電網防「猴害」,反思人與自然關係
人類歷史上,野心的外來者,因著民族之間的差異,總是本位思考的歧視原住他者;同樣的,人類外來者,因為物種之間的差異,或多或少因著本位思考,歧視其他物種,進而自認得以利用其他物種,逞其殘害、凌虐等等的掠奪行為。
人類世下的生態焦慮症:我們渴望什麼樣的自然?
若人類的影響力已經成為一種強大的「營力」,使得地質年代進入人類世,那麼生態保育跟人類世之間的關聯又是什麼?而對於外來種入侵我們該如何因應?我們又為何會對外來種入侵感到恐慌?
2017/10/17 | 精選書摘
城市中被排除「異物」動物,如何安身立命?
本書的核心概念,正是希望指出此種新的「動物地理學」的視野,將眼光放回我們生活的場域,正視動物非但不是少數愛好者才需要關心的對象,更與我們的生活緊密連結,且早已被人類毫無節制與遠見的所作所為嚴重影響與傷害。
2017/10/16 | 精選書摘
城市何處得以讓被排除、被視為「異物」的動物們安身立命?
本書的核心概念,正是希望指出此種新的「動物地理學」的視野,將眼光放回我們生活的場域,正視動物非但不是少數愛好者才需要關心的對象,更與我們的生活緊密連結,且早已被人類毫無節制與遠見的所作所為嚴重影響與傷害。
2017/08/30 | TNL特稿
【非典人類】視他者為人,而視人非人:觀看「非典人類」
在「非典人類」展覽中的弔詭之處在於,意識到此一視界的學徒與術士,試圖以此觀點作為方法,進一步嘗試擴張與演繹該視角所可能投射出的世界樣貌時,又容易因其敘事與形式不被當代科學知識體系的分類下所容納,使得自身被推擠到研究領域的邊緣地帶。
多孔世界與東南亞攝影 ──人類世中的交陪美學
經過西方現代性的洗禮,多孔的世界與自我,對於自然、物件、場所與神祕力量保持感應的能力,已遭貶抑。在生與死之間、自然與文化之間、物體與人類之間、環境與人文之間,本來可以相互滲透、連接與借用,但在現代世界中已多遭流放,剩下的則是幾何學化的、科學化的、理性化的、純粹化的世界和自我。
2017/02/14 | 周達智
不是預言書——《未來簡史:從智人到神人》
在《神人》中,赫拉利預言人本主義將會臣服於大數據,「我們的身份將會由工程師逐步貶為處理器及數據,最終將會如一片泥塵,在數據洪流中消失。」
2017/02/14 | 周達智
不是預言書——《神人:未來簡史》
在《神人》中,赫拉利預言人本主義將會臣服於大數據,「我們的身份將會由工程師逐步貶為處理器及數據,最終將會如一片泥塵,在數據洪流中消失。」
2016/10/27 | 周雪君
【影音】2020年之內動物數量將暴跌2/3,而兇手不是別人
這是人類統治地球的新的地質時代,而氣候變化與動物世界面臨崩潰,就成為人類世紀最矚目的標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