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08 | 芭樂人類學
日常語言如何形塑人的思考和世界觀?以 「三百二十萬」和花蓮馬太鞍的命名為例
一群人慣常使用的地名是集體記憶的產物,三百二十萬及馬太鞍的地名命名分別反映當地人對周遭環境的文化認知,某種程度反映了遷徙的過程及環境產業的改變。
庄腳歷史學:為什麼祭祀祖先的公廳,卻同時安置了神明?
不管如何,從我們家的歷史看來,家神具有可替代性,會隨家庭主事者的更迭而變化。晚來的神雖然可與舊神共存,但當新的家神晉升主位之後,舊神卻無法降轉為陪祀,就只能退位了。
2019/08/27 | 精選轉載
《神隱少女/千與千尋》:一個「過渡者」的故事
我想宮崎駿不是那麼非此即彼,《神隱少女》意識到成長的陣痛以及不得不面對的黑暗污穢,卻也點出成長的必然及其溫暖而令人回味的種種。
2019/08/11 | 精選書摘
《尋找失落的基因組》:古老地球創造論者,不喜歡尼安德塔人和人類曾經混血這個發現
在常人的觀念中,尼安德塔人高大健壯,渾身肌肉,有些粗野,也可能有點單純。對於男性來說,其中一些特點是可接受,甚至是正面的,但是一般認為有魅力的女性身上並沒有這些特質。
2019/06/13 | 芭樂人類學
「祖國」離我們愈來愈遠:舞照跳、馬照跑:香港精神去哪了?
世界上沒有一個靜態的社會,也沒有一個去政治的文化。人類學徒也是人,我願意坦然面對我的身份認同,因為我知道這一輩子也要糾結在「國籍填哪裡」的沉思。
設計界的人類學家林承毅:結合儀式、設計和客服管理的地方創生
「我對人的好奇,勝過對於物。」服膺人本設計的林承毅說,人類學讓他得以在感性的本質中,保有理性地旁觀。透過「觀察」,他從人的身上連結到社會與文化,找到了歸屬感。
2019/05/09 | 精選書摘
《異常的正常家庭》:「家庭主義」為何擴散到韓國職場、學校和社會?
我認為,韓國人之所以變得如此冷漠無情,最大原因並不在於大家經常掛在嘴上的家庭解體、個人主義化,而是受到源自排他家庭主義的歧視與嫌惡所影響。
2019/05/08 | 精選書摘
《異常的正常家庭》:「家庭主義」何以擴散到韓國的職場、學校和社會?
我認為,我們之所以變得如此冷漠無情,最大原因並不在於大家經常掛在嘴上的家庭解體、個人主義化,而是受到源自排他性家庭主義的歧視與嫌惡所影響。
從坐姿與品茗談起:文化,其實就住在你的身體裡
為了研究身體感與歷史文化的關係,余舜德從不同題材切入、也做了各種田野研究。像是從家具的設計流變,研究「舒適感」的歷史脈絡;或是深入雲南藏族部落,親自用身體去體會物質與文化上的身體感差異。而其中一個他最感興趣的題材,是「茶」。
2019/03/29 | 精選書摘
《寂寞田野》:認識馬林諾夫斯基「陰暗面」,通向人類學的知識之道
人類學的奠基人之一馬林諾夫斯基在田野中面對著各種誘惑、軟弱和絕望,其他的人類學研究者也必然一樣——他們需要感到解脫,由此才可以放下道貌岸然的架子,以一種更為真實、謙和、樸實的心態面對被研究者和被教導者。
2019/03/28 | 精選書摘
《寂寞田野》:認識馬林諾夫斯基的「陰暗面」,通向人類學的知識之道
人類學的奠基人之一馬林諾夫斯基在田野中面對著各種誘惑、軟弱和絕望,其他的人類學研究者也必然一樣——他們需要感到解脫,由此才可以放下道貌岸然的架子,以一種更為真實、謙和、樸實的心態面對被研究者和被教導者。
2019/03/25 | 傅紀鋼
評柳原漢雅《林中秘族》:戀童癖科學家的恐懼與慾望,驅使他毀掉心中的失樂園
日裔美籍作家柳原漢雅首部作品《林中秘族》的聳動性,來自於她以太平洋海島為背景,並用一個戀童癖科學家的真實事件為藍本,切入男同志與文化衝擊議題。而本書的寫作手法和內容張力更值得一談。
2019/03/24 | 傅紀鋼
評柳原漢雅《林中秘族》:戀童癖科學家的恐懼與慾望,驅使他毀掉心中的失樂園
日裔美籍作家柳原漢雅首部作品《林中秘族》的聳動性,來自於她以太平洋海島為背景,並用一個戀童癖科學家的真實事件為藍本,切入男同志與文化衝擊議題。而本書的寫作手法和內容張力更值得一談。
2019/02/18 | 精選書摘
《田野的技藝》:我竟成了所羅門群島眼中的「白人」人類學家
雖然不再超級在意「白人」的稱呼,但那樣的刻板印象卻是我每天生活直接面對的。從進入村子的第一天開始,我是誰——當地人如何看我,而我想做一個什麼樣的人,就是田野的實際課題。
2019/02/17 | 精選書摘
《田野的技藝》:我竟成了所羅門群島眼中的「白人」人類學家
雖然不再超級在意「白人」的稱呼,但那樣的刻板印象卻是我每天生活直接面對的。從進入村子的第一天開始,我是誰——當地人如何看我,而我想做一個什麼樣的人,就是田野的實際課題。
2018/11/12 | 芭樂人類學
同婚辯論中,挺同、反同者可能都座落在「單一自然、多重文化」象限裡
同婚辯論中,所謂的「自然」,就支持與反對雙方而言,在內容上是不同的。但就更深一層次的本體論形式來看,兩者的想法,都是落在「自然主義」象限,也就是「單一自然、多重文化」的。
2018/11/09 | 芭樂人類學
同婚辯論中,挺同、反同者可能都座落在「單一自然、多重文化」象限裡
同婚辯論中,所謂的「自然」,就支持與反對雙方而言,在內容上是不同的。但就更深一層次的本體論形式來看,兩者的想法,都是落在「自然主義」象限,也就是「單一自然、多重文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