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6/02 | 李烈寬
誰是宗教受害者?從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報告》,淺談馬來西亞若干宗教與族群問題
馬來西亞官方以遜尼派為伊斯蘭教的正統,對於國內少數教派的打壓,向來不獲國內主流社會的關注。因此馬來西亞自2014年開始已連續7年被列入美國國務院年度《國際宗教自由報告》的觀察名單中
2020/02/24 | 讀者投書
黎巴嫩新政府認受性成疑,街頭抗爭勢頭未減卻陷樽頸
持續過百天的黎巴嫩示威不但絲毫沒有平息的跡象,而且有暴力升級的趨勢,當中上個月18日的嚴重警民衝突更造成逾220人受傷,這或多或少讓部分人擔心該國會否再次陷入長期內亂的狀態。
被美國炸死的蘇萊曼尼,稱得上是中東實力最強的軍閥
扶持未來的敵人打擊現在的敵人,是二戰時代以來美國經常犯下的戰略錯誤。但是綜觀1945年以來的歷史,除了中國共產黨之外,可能沒有任何人是比蘇萊曼尼還要成功的。
2020/01/01 | Abby Huang
駐外使館陷危機:美軍炸死25名伊拉克民兵,伊拉克民眾攻擊美國大使館
美國駐伊拉克使館遭到前所未有的襲擊,是2012年利比亞使館遭襲後,最嚴重的一次衝突。原因出在美國上月對伊拉克出動空襲,違反了比例原則引爆眾怒。
2019/11/30 | 丁肇九
伊拉克示威15000人傷亡:總理請辭、兩伊聯盟破局,中東局勢重新洗牌
2003年海珊垮台以來,什葉派掌控的伊朗政府經常跟伊拉克一個鼻孔出氣對抗美國,然而此次總理請辭可能牽動中東政治巨變,讓這個反美的兩伊什葉派「勝利聯盟」破局。
2019/11/28 | 羊正鈺
伊拉克「反政府示威」近2個月已350死,但為何放火燒了伊朗領事館?
儘管伊拉克總統薩利赫已於10月31日表態「支持解散政府、改革選舉制度,以及重啟大選」;但掌權的總理馬帝(Adel Abdel Mahdi),卻因伊朗施壓拒絕讓步。
2019/10/18 | 蔡又晴
美國全面撤軍之後,伊拉克將陷入教派、種族與經濟惡鬥之淵
其實伊拉克的問題由來已久,當經濟不好,民族主義就會上升,越加反對外國勢力干涉,伊拉克政府還不夠健全之下,少了美國原先扮演的「穩定者」角色,就會陷入動亂,等到美國真的全面撤軍,伊拉克的內部問題會爆發得更快。
2019/10/07 | 羊正鈺
示威增加到104死、6000傷:伊拉克每年都抗議,這次為何讓總理芒刺在背?
伊拉克幾乎每年都發生類似抗議,但專家指出,這次的示威活動訴求分散而且沒有人領導,「這還是頭一遭」。而且,這次示威者的宗教信仰,也讓去年上任的總理馬帝(Adel Abdel Mahdi)擔憂不已。
2019/08/28 | 羊正鈺
孟加拉打破超過50年慣例:結婚不用表明是否為「處女」
孟加拉自1961年起實施穆斯林結婚證書註記處女字樣。維權團體長久以來一直批評結婚證書註記處女字眼,並說此舉「羞辱且具歧視性」。
2019/04/18 | 精選書摘
《我必須獨自赴約》:無論膚色是黑、是棕是白,我們最終都會被埋在同一片土壤中
從西方國家介入阿富汗與巴基斯坦的歷史來看,我們應該學到教訓:今日所訓練、給予武器的部隊,明天很有可能就轉過身來反抗你。賦予軍事組織高權,可能會讓我們如今所知的民族國家面臨毀滅。
2019/03/24 | 精選書摘
《神的歷史》:十六世紀伊斯蘭教,也發生遜尼與什葉派「宗教改革」
西方學者常常斥責十五和十六世紀的穆斯林,沒有能認真思考義大利的文藝復興。這是歷史上偉大的文化果實之一沒錯,但是它並沒有超過十二世紀曾啟發穆斯林的中國宋朝文化,或有什麼不同。
2019/02/06 | 羊正鈺
首位踏上阿拉伯半島與伊斯蘭對話的教宗:宗教絕不能煽動戰爭
羅馬天主教宗方濟是訪問伊斯蘭教誕生的阿拉伯半島的第一位羅馬天主教宗。梵蒂岡估計,阿聯酋可能有100萬天主教徒,其中大部分是到阿聯酋工作的菲律賓人和印度人。
2019/02/06 | 羊正鈺
首位踏上阿拉伯半島與伊斯蘭對話的教宗:宗教絕不能煽動戰爭
羅馬天主教宗方濟是訪問伊斯蘭教誕生的阿拉伯半島的第一位羅馬天主教宗。梵蒂岡估計,阿聯酋可能有100萬天主教徒,其中大部分是到阿聯酋工作的菲律賓人和印度人。
2018/09/02 | 精選書摘
瓦哈比與沙烏地結盟不僅改變伊斯蘭教歷史,更改變了世界地緣政治平衡
沙烏地阿拉伯很快就發現了全世界不久後也會學到的一件事。那就是在所有的宗教傳統中,基本教義主義是根本不可能壓抑的。你愈是打壓它,它就愈強大。
2018/05/20 | 羊正鈺
伊拉克大選「變天」:反美又反伊朗的民粹教士扳倒總理
伊拉克舉行全國大選,這是宣布擊敗IS武裝集團後的首次非戰爭狀態下的選舉,多數伊拉克選民希望這次選舉,能夠幫助伊拉克超越宗派政治,變得更加包容。
2018/05/09 | 蔡又晴
川普對付敵人的一貫伎倆:先撕毀協議,再讓代理人對付他
川普的策略是要壓制伊朗,但是手段跟成本是轉嫁到了其他國家,再委由代理人以色列跟沙烏地阿拉伯來協助扮演黑手。
2018/04/24 | TNL特稿
千萬人飢荒、三年打不完的也門內戰,最傷的將會是沙地
也門南北長期對立不只有文化原因,還有經濟跟階級的對立,南方省分生產石油,卻對需要納重稅給北方政府感到不平。從這些歷史背景就知道,這個國家有結構性的分裂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