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6/20 | 破土 New Bloom
華山草原分屍案後,藝術人士成為台灣沙文性暴力的代罪羔羊
媒體和公眾不但不檢討台灣社會中男性對女性的暴力,反而以草原自治區的群眾為目標。而且考慮到台灣社會道德的保守風氣,那些外表不同或行為不同的人,通常會被視為反社會人士,就像藝術家或那些選擇另類生活的年輕人一樣。
2018/06/09 | 波昂刺刺
《漢娜的遺言》:沈重的校園懸疑劇,妖魔化的性侵恐懼
《漢娜的遺言》的播映,讓全球得以聚焦在自殺、性侵、校園霸凌議題,進而廣泛討論。以影集對照臺灣近日事件,你將發現男性霸權的歧視是不分國界地存在。因此我們更應該正視這些議題,杜絕遺憾的發生。
跨國戀愛「CCR」在台灣社會所面臨的歧視與壓迫
S這個經驗揭露了:看似沒有什麼種族歧視問題,其樂融融的台灣,並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這麼和諧友善的。有一群人,他們可能仍然會因為自己的膚色或是他們選擇了跟自己膚色不同的伴侶,而受到壓迫。在他們的生活裡,恐懼如影隨形。
陳克華不只是厭女,更是針對「被娼妓化的女人」的仇恨言論
即使有著「終止性暴力」與「終止對女性施暴」的號召與社會風氣,對妓女的暴力依舊普遍被忽視與縱容。
2017/06/22 | TIME
在當局紀錄中,你根本不存在:車臣的同志朋友急需世界伸出援手
國際特赦組織發現曾經站出來講話的人消失了,幾天後又在YouTube中重新出現,向卡德羅夫和車臣人道歉。在某些影片中,男人們甚至被迫不穿褲子,車臣當局長期以來一直在貶低他們的人民。
2017/05/13 | 陳方隅
「婦團只罵柯P不罵郭冠英,一定是政黨打手」,這就是鄉民們的仇女日常
鄉民們大力批評「婦團」,不僅是在為各種平權和人權運動扯後腿,更是在不自覺中成為房思琪事件的加害者。
2016/11/14 | queerology
當社會用單身與否衡量輸贏,公主病和母豬教,其實是同一件事
有些人認為母豬教並非仇視女性,而是出自於教友對於自身在現今「女性主義無限上綱」的社會裡所受到的壓迫的不滿,以及男性對自身處境感到的焦慮。而其中「求偶焦慮」就是困擾很多男性的重要問題。
2016/11/01 | 空心二胡
仇女並不是「討厭女性」,而是將順性別直男的價值觀當作唯一標準
有很多人在看到「仇女」這樣的詞彙時,都會本能性的為這個詞會感到緊張。因為他們看到「仇」的那一瞬間,認為這樣的詞彙顯得太過尖銳。然而仇女並非指討厭單一女性,或是「討厭女性」。而是指整個社會將男性價值當成「主體價值」,將女性價值貶斥為次等價值的過程。
2016/04/29 | 讀者投書
A爛「拉肩帶事件」:政治正確侵入部落,土著驚慌失措
在反對性別歧視的同時,我們可以踐行語言文化的歧視嗎?甚至,我們可以只准自己寫傷感風懷舊小說、卻不准別人寫搞笑風懷舊小品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