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6/04 | 謝宇棻
戰爭不能攻擊平民,以色列面對「網路戰」該怎麼辦?
最近幾個月,以色列所遭受的網路攻擊,突顯網路戰讓軍事與平民目標之間的界線變得更模糊的現象:國際法要求交戰國只能鎖定軍事目標,避免傷害平民或損害重要的基礎設施,可是針對戰爭的國際法不見得適用在網路戰之中。
2020/06/01 | 謝宇棻
正統派猶太愛情觀(下):現代猶太教約會,兼具世俗與宗教兩個相反世界的好處
現代正統猶太教世界裡的約會,兼具世俗與宗教兩個相反世界的好處:不僅在宗教與社群的架構下,確保單身者更容易有類似的價值觀,除去一些惱人的約會「遊戲」,卻也同時保有該社群稱為「bashert」這樣,類似西方定義下的浪漫、自由戀愛觀念。
2020/06/01 | 謝宇棻
正統派猶太愛情觀(上):神啊!請賜我清晰的頭腦,找到命定的靈魂伴侶
從許多方面來看,我們似乎可以總結,現代正統猶太教世界裡的約會,兼具世俗與宗教兩個相反世界的好處:不僅在宗教與社群的架構下,確保單身者更容易有類似的價值觀,除去一些惱人的約會「遊戲」,卻也同時保有該社群稱為「bashert」這樣,類似西方定義下的浪漫、自由戀愛觀念。
2020/05/27 | 謝宇棻
對美友好的中資之國:以色列如何在兩強間維持「最佳距離」?
就事實上,中國是世上少數和以色列及多數阿拉伯國家都維持適度良好關係的國家。從這樣的角度分析,以色列與中國領袖或許都有不言而喻的默契,知道彼此都在多重的關係中試圖達到某種平衡。
2020/05/23 | 讀者投書
死海正在死亡,能注入「自來水」減少面積縮小嗎?
有人曾問:「能直接注入自來水來救死海嗎?」答案是不行,因為這樣會導致死海鹽份降低,不只是人漂浮不起來,連帶整個生態環境都可能產生巨變。
2020/05/17 | TNL 編輯
中國駐以色列大使杜偉猝死陳屍家中,目前無法確認死因
以色列警方發言人表示,中國駐以色列大使杜偉今天被人發現死在特拉維夫(Tel Aviv)郊區的官邸。但發言人未就死因置評。
2020/04/17 | 謝宇棻
確診比例高的「哈雷迪」猶太教社群,會是以色列肺炎疫情的破口嗎?
綜合不同的觀察來看,儘管以色列哈雷迪社群新冠肺炎確診比例確實顯著高於非哈雷迪社群,其背後的原因,很可能是一個融合了該社群特性及政府政策等因素、有些錯綜複雜的情況。
2020/03/01 | 精選書摘
《旅行之閱,閱讀之美》:閱讀是塑造猶太民族的基礎,讀進大腦的書誰也搶不走
雖然巴以衝突依然是整個世界的焦點問題之一,但這些年來,以色列國內的兩個民族整體上還處於關係平穩的狀態。兩種宗教都認為,書中得來的知識是上帝賜予的,透過讀書把對上帝的信仰變成行動的力量。
2020/02/22 | TNL 編輯
義大利首例死亡,以色列、黎巴嫩首起確診,WHO:遏止疫情的機會之窗正在縮小
COVID-19(簡稱武漢肺炎)持續在全球各地延燒,義大利出現首名死亡案例並出現醫院院內感染,中東地區則是以色列和黎巴嫩紛紛傳出首起確診案例。世衛組織秘書長譚德塞在例行記者會上,則坦承遏止疫情的機會之窗正在縮小。
2020/02/22 | 謝宇棻
以色列政府防疫的藝術與難題:如何在「強制執行」與「安撫大眾」之間取得平衡?
截至以色列當地時間2月20日晚間為止,以色列尚未有COVID-19確診病例,政府當局卻已經開始逐步藉由各項命令與措施嚴加戒備。本古里昂大學公衛學院院長流行病學家達維多維奇教授就表示,以色列政府目前的邏輯是,儘管最後還是很有可能發生確診病例,但在這之前,當局將盡可能地防堵COVID-19案例在國內發生。
2020/02/06 | 謝宇棻
川普的中東和平計畫,能解決「神聖不可分割」的耶路撒冷之爭嗎?
儘管多數猶太裔以色列公民(72%)想要一個不被分割的耶路撒冷作為首都,基於現實考量,在類似美國大使館遷館這種牽涉耶路撒冷地位及主權問題的敏感議題上,他們或許寧可先走「務實路線」,暫時不碰觸。
2020/02/01 | 德國之聲
川普給予巴勒斯坦人的並非和平協議,而是羞辱
美國總統川普的中東和平計劃基本上是按照以色列的國家安全利益量身定做,而另一方巴勒斯坦人則不在考量範圍內。德國之聲記者Rainer Sollich認為,這樣一份計劃只會以失敗告終。
2020/01/31 | 傅紀鋼
評艾加凱磊《我絕非虛構的美好七年》:以嘲諷筆法呈現「軍事國家」以色列的荒謬
艾加・凱磊活在全民皆兵,飽受周邊伊斯蘭國家威脅的以色列,看似有愛國主義,但他反對權威,並試著在猶太文化中找到自己的定位。書中好些篇章,都在嘲諷以色列生活的種種荒謬。
2020/01/30 | TNL 編輯
川普的「中東和平計畫」有多偏袒以色列?巴勒斯坦很快就拒絕了
批評人士指出,面臨彈劾審判的川普,以及去年11月被控貪汙的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都試圖轉移各界對自身負面新聞的注意力,且兩人都有連任壓力。
2019/12/27 | 謝宇棻
耶誕節的政治味:基督徒是以色列的好朋友,還是外邦人?
當節日碰上觀乎宗教、文化的不同觀點,再沾上一點政治時,擺設與儀式可能不再只是行禮者所認定的內涵,而會被賦予其它的意義、甚至引起爭議。
2019/12/19 | 謝宇棻
要的是勞動力,來的卻是人——以色列外籍移工之子,何處是故鄉?
有人主張,雖然當初的「合約」規定,移工遷徙的目只能是工作,而非組織家庭,但不少移工在二十多歲時離鄉背井,到異國工作,一待就是幾年,難免有情感、情慾上的需求;人真的能選擇要和哪國人墜入愛河嗎?
被伊斯蘭國家環繞的新加坡,何以成了「東南亞的以色列」
1965年新加坡脫離馬來西亞獨立後,為鞏固主權而必須建軍,最終在被伊斯蘭國家視為仇敵的以色列的協助下,新加坡才得以建置了軍隊,甚至被稱為「東南亞的以色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