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7/08 | 精選書摘
《向下扎根!德國教育的公民思辨課4》:是誰煽起反穆斯林的火苗?
任何形式的性侵和性暴力都是犯罪行為,嚴重侵犯人性尊嚴。這種恐懼如此巨大,因此格外容易被種族主義者用來煽起對外國人的仇視。
2018/06/07 | 讀者投書
讓葉門恢復穩定的辦法,就是國家「不要統一」
在南北葉門統一前,相較於北葉門,南葉門受到英國殖民影響,讓1990年南北葉門統一後,政治結構上的差異和過往兩國的矛盾與衝突,成為葉門長期紛爭與內戰不斷的原因之一。
2018/05/12 | 英語島
路上都是超跑、養的都是獅子?杜拜的教科書級行銷手法
行銷就是傳遞商品的價值給大眾,成功的行銷,不僅可以隱惡揚善,甚至可以「創造」價值。如果把杜拜看成是一項商品,對杜拜的行銷應該可以放進教科書中當成最成功的案例之一。
2018/04/13 | 李秉芳
印度8歲女童姦殺案,印度教團體與官員卻要求釋放嫌犯「因為她是穆斯林」
印度一名8歲的伊斯蘭女童遭到輪爆姦殺後,印度教團體和執政黨部分政治人物主張「釋放嫌犯」,讓當地的宗教種族對立升高。
2018/04/05 | 精選書摘
穆罕默德既不會讀也不會寫,正好《古蘭經》就是要大聲朗誦
「阿拉」一字是個陽性的名詞,但其神聖之名「至慈」和「至仁」不只在文法上屬陰性,在詞源上更和子宮有關。幾乎所有早期啟示的核心,都是一個些微擬人化的女性形象。
2018/04/05 | 精選書摘
首次見到阿拉的「啟示」,穆罕默德嚇壞了
穆罕默德聽完十分驚愕,他無法想像在麥加以外的地方生活。他們真的會趕走他嗎?他沮喪地問道。瓦拉嘎哀傷地告訴他,先知總是會在自己的故鄉盡失榮光。
全球恐怖主義與川普的反恐政策(中):以暴制暴是不是終極解方?
為什麼這個世界上會出現恐怖份子?本文從恐怖主義的形成、個體的培養進行分析,探討今日西方國家的反恐政策,是不是有效解方?
2018/02/24 | 亞瑟蘭
我愛她,所以不娶別人:在倫敦,我遇見一個為愛守獨的伊朗男子
「她的父親那邊有些意見,妳知道的,伊朗是一個保守的國家,我們不像英國這樣,可以有男朋友、女朋友的關係,我們是不一樣的。」穆斯林教義不允許世俗上所謂「男女朋友」這種事,只能以結婚為前提認識彼此。
2018/02/13 | 精選書摘
矛盾土耳其:支持政變又選出軍方不支持的候選人
土耳其軍方多次強加自身的政治意志,甚至取消或指定特定政黨執政,但選民在軍事干預後的選舉中總是選出了和軍隊偏好不同的人選。
2018/02/02 | If Lin
【圖表】農曆新年之外,在亞洲還有哪些不同曆別的重要年節?
華人依著農曆過新年,是由來已久的文化,農曆也是一個被使用很久的曆法。而亞洲其他地區,同樣也擁有悠遠的文化,其實也產生出不同的曆法與文化。本文利用地圖帶我們認識,亞洲其他國家的新年節慶時間。
尖塔下的星空:伊斯蘭的天文學家群像
其實在過去的一千四百年中大部分的時間裏,伊斯蘭文明都是地球上最進步也是最強勢的文明,只有東亞的文明差可比擬。相形之下,西歐文明只有在最近這兩、三百年才一躍成為世界霸主,算是後起之秀。
2017/11/24 | 精選書摘
阿拉伯咖啡禮儀:主人親自倒的話,請不要喝第三杯
客人進屋後,主人或其僕人首先必須奉上咖啡給客人,這是一種表示歡迎的基本禮儀。客人若見主人親自倒咖啡,必須有所節制。只喝一杯表示對主人的敬意,喝第二杯表示他很自在,喝第三杯表示願意持劍護衛主人。因此客人喝一、兩杯是禮貌的,喝第三杯就越界了。
2017/11/23 | 精選書摘
比起這個俗世的生命,他們更渴望永生:十字軍時代穆斯林眼中的基督徒
至少到了薩拉丁(Saladin)的時代,幾乎不會有人懷疑法蘭克人跟他們一樣,都在進行宗教戰爭。正如伊本‧夏達德所寫的:「這兩個敵人都各自將他的生命賣給來生的歡愉,比起這個俗世的生命,他們更渴望永生。」
2017/11/23 | 精選書摘
偉大的聖戰者或是將伊斯蘭挪為己用:現代研究中薩拉丁的各種面貌
如果他在伊斯蘭曆五八一年(1185)就重病而死,除了「為求個人與家族權勢的擴張,而肆無忌憚的詭計與戰役」以外,還有什麼會讓我們記得薩拉丁?他們指出如果薩拉丁當時就去世了,人們記憶中的他會是「將伊斯蘭挪為己用的朝代元首」。
2017/11/20 | 精選書摘
貧瘠乾燥的地理,促成了求知求富的「堅忍伊斯蘭」
在文化尚未發達的時代裡,聚落居民會因為天候不佳、沙塵暴或流行病而全數滅亡。有時候會因為外來的侵略者而全數被殺害。以前居住在中東的人,把這些災難看成是造物主的制裁。對這些人來說,伊斯蘭教能帶來救贖。不過,伊斯蘭教並不是自然產生的宗教。
2017/09/09 | 精選書摘
《極樂之邦》小說選摘:此人死狀甚慘,即使以喀什米爾的標準來看也太殘忍了
穆兄會的人大都是小混混或曾勒索敲詐別人,加入軍事武裝組織完全是因為有利可圖,也很容易變節。一開始,他們的確是很有價值的線民,但後來變得愈來愈難控制。最令人敬畏的就是「黑暗王子」,當地人叫他老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