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3/24 | 精選書摘
《神的歷史》:十六世紀伊斯蘭教,也發生遜尼與什葉派「宗教改革」
西方學者常常斥責十五和十六世紀的穆斯林,沒有能認真思考義大利的文藝復興。這是歷史上偉大的文化果實之一沒錯,但是它並沒有超過十二世紀曾啟發穆斯林的中國宋朝文化,或有什麼不同。
2019/03/23 | 李修慧
川普宣稱:成立5年的「伊斯蘭國」已被消滅
在伊斯蘭國國力頂峰時期,它控制了從敘利亞西部到伊拉克東部,綿延的8萬8000平方公里的領土,統治近800萬人。
2019/03/21 | Cynthia Wang
恐怖份子是穆斯林的專利?從紐西蘭恐攻看「白人至上主義」
即使紐西蘭總理阿爾登直截了當的在聲明中多次稱槍手為「恐怖份子」,第一時間各大主流媒體卻不願意讓兇手被貼上「恐怖份子」標籤,是否西方的主流媒體仍刻意的將恐怖份子與恐怖主義與伊斯蘭、穆斯林掛勾?
2019/03/17 | Abby Huang
從4歲到71歲:紐西蘭恐攻下的受害者,與那些保護他們的人
死者中包括了來自巴基斯坦、約旦、埃及、沙烏地阿拉伯等外國公民,最小的受害者只有4歲,是來自東非的一名男孩。
2019/03/13 | 精選書摘
《書的大歷史》:紙張廣為流傳是因為人們對宗教、戰爭與內褲的迷戀
敬畏上帝的基督徒長期使用羊皮紙書寫文字,他們看到占據大片歐陸的異教徒喜愛的紙張時,不免心存芥蒂與懷疑。
2019/02/06 | 羊正鈺
首位踏上阿拉伯半島與伊斯蘭對話的教宗:宗教絕不能煽動戰爭
羅馬天主教宗方濟是訪問伊斯蘭教誕生的阿拉伯半島的第一位羅馬天主教宗。梵蒂岡估計,阿聯酋可能有100萬天主教徒,其中大部分是到阿聯酋工作的菲律賓人和印度人。
2019/01/08 | 精選書摘
《最新世界情勢地圖》:從阿拉伯角度來看,世界長什麼樣子?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以色列的成立,為此地人民帶來新的衝擊,使得阿拉伯世界有了幫歐洲勢力揹黑鍋的感覺。所謂阿拉伯主義的運動,從此時起開始提倡反西方及反以色列的想法。
2019/01/07 | 李修慧
沙國少女逃家在泰國遭攔截,如果遭遣返,等著她的可能是「被家人殺死」
拉哈芙現居澳洲的朋友表示,「如果他們不殺死她,那麼他的家人將無法進入公共場合,他家的男性也無法和其他男性平起平坐。」
2018/12/20 | 張福昌
德土關係中的宗教因素:清真寺政治工具化,伊斯蘭還屬於德國嗎?
DITIB中央清真寺完工慶典上,坐上賓不是德國總理梅克爾,而是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清真寺四周飄揚的不是德國國旗,而是土耳其國旗,這完全不符合所謂的「伊斯蘭屬於德國。」
2018/12/18 | 精選書摘
《世界歷史上的蒙古征服》:蒙古人有什麼動機去信仰這些被征服民族的宗教?
成吉思汗的後裔互相攻伐而不是征服世界,有人可能會問,蒙古諸王和平民是否仍將騰格里主義作為其宗教信仰?伴隨著信仰危機的產生,很多人可能會向其他宗教尋求慰藉。
馬賽克是伊斯蘭藝術瑰寶,但為何要放在廣告模特兒臉上?
在伊斯蘭文化裡對於人類「形象」的描述有著非常嚴格的禁忌,所以在一些比較保守的區域,就會出現一種非常有趣的平面廣告樣式,在平面廣告中的真人模特兒臉上都被打上了一層厚厚的馬賽克。
2018/12/11 | 人權觀察
印尼《褻瀆法》打壓少數宗教、歧視同性戀,「寬容的穆斯林國家」美譽失色
伊斯蘭激進團體在這些案件審判中極力施壓。褻瀆案是動員和挑撥穆斯林的有效工具。他們企圖透過群眾集會擴張政治影響力,並且倡導印尼實施伊斯蘭教法(shari’a)。
2018/11/03 | TIME
我是穆斯林美國人,而且我在電視劇中飾演一名英雄
現在他變成真正的角色,也出現在電視上,不僅打擊犯罪,而且也有效打破氾濫的刻板印象。而現在世界上所有那些看起來像我的11歲孩子,都可以看到一個跟他們有著相同臉孔的人。
2018/09/09 | 羊正鈺
「埃及政變」5年後:當年靜坐示威的75人判死、600多人徒刑
2013年埃及政變隔年,國際特赦組織報告指出,埃及當局為清除穆希支持者,僅一年就逮捕了至少1.6萬人,被拘留者受到酷刑折磨和拘留期間死亡。
2018/09/01 | Lo
【圖輯】200萬信徒朝聖之旅:來一趟麥加,我覺得獲得重生
「當葉門內戰開始後,我永遠也想不到,我竟然會有來這裡朝覲的一天。」來自葉門的39歲穆斯林阿西里說。「真主賜與我們穆斯林這樣的聖城,使我們團結起來。」
2018/08/04 | 李修慧
丹麥為了「族群融合」頒布「罩袍禁令」:28歲穆斯林女子成為首例
的哥本哈根大學教授認為,「丹麥是一個非常小的國家,但從比例上而言,丹麥大規模參與了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戰爭。」因此,比起挪威和瑞典,丹麥的反恐、反伊斯蘭討論更熱烈。
2018/07/03 | 精選書摘
《我是穆斯林,我不恐怖》:女性地位低下,是明文規定或父權作祟?
傳統穆斯林社會中規範女性的所有要素,例如戴面紗、限制行動或是工作和教育,都不是源於伊斯蘭的教義,而是因為男人擔心無法控制自己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