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4/23 | 李秉芳
美國加緊制裁讓伊朗石油「零出口」,不再豁免台灣等8國買油
事實上,自去年11月以來,8個國家中的台灣、義大利與希臘3國已停止從伊朗進口石油。另外5國分別是中國、印度、日本、南韓與土耳其。
2018/11/25 | TIME
法國終究不是美國,馬克宏難成全球化領頭羊
馬克宏在過去的一年半中,雖然以期待世界擁抱全球主義的捍衛者之姿,提升全球對自身和法國的關注度,但也因此讓自己和法國變成被攻擊的目標。
2018/11/03 | 李秉芳
美國恢復對伊朗經濟制裁,豁免8國繼續買石油「可能有台灣」
美國將會暫時允許8個進口方繼續向伊朗購買石油,但沒透露是哪8個進口方,僅以「管轄區」(jurisdictions)稱之,《路透社》指出,這代表可能包含台灣。
美元武器化:川普正式揭開「新冷戰時代」的貨幣戰爭
過去美國領袖重視多邊談判,貿易及金融的全球化建築在美元的基礎上,多數國家的外匯準備也已美元為主。但在新冷戰時代,川普高舉「美國第一」的大旗,以美元為武器威嚇各國,各國利益卻未必與美國完全一致。
川普看似「外交暴衝」,實為削弱中共對伊朗與北韓的影響力
現在川普的作為便是要果斷的破除盟邦搭美國便車的心態,對於看不到成果,卻必須持續投入資源的中東、遠東黑洞,川普也決定要盡快認賠殺出。雖然可能會對區域穩定造成不利影響,但確實是防止美國國力被進一步拖累的有效政策。
特朗普的「瘋狂外交」,實為削弱中共對伊朗與北韓的影響力
現在特朗普的作為便是要果斷的破除盟邦搭美國便車的心態,對於看不到成果,卻必須持續投入資源的中東、遠東黑洞,特朗普也決定要盡快認賠殺出。
2018/11/06 | 羊正鈺
美國對伊朗實施「最大施壓」制裁,台日中韓等8國豁免可購原油
台灣等8國獲得豁免,可繼續向伊朗購油,不過豁免期間只有6個月。此外,伊朗總統魯哈尼則強硬回應,將繼續出售原油,並打破美國制裁。
2019/05/15 | Abby Huang
美伊對峙升溫之際,4艘油船波斯灣神秘遭襲
雖然官方表示,4起攻擊事件皆沒有人員傷亡、也沒有導致原油外洩或起火,但卻凸顯在波灣情勢升高,特別是美國與伊朗之間。
2019/05/10 | TIME
美中貿易協議撕毀比談成還容易,這點問問伊朗就知道了
這次美中貿易協議問題與歐巴馬和伊朗於2015年達成的核協議有諸多重要相似之處,最重要的相似之處可能在於,派出代表達成協議的兩國政府都極為不信任對方。
美國恢復伊朗石油制裁,將強化人民幣與美元的抗衡實力?
在全球金融市場上,美國不斷利用以美元為基礎的銀行間金流,以單方國內法律進行強迫全球金融機構支持制裁,這將對全球金融規範及標準產生不利的影響。
2018/09/07 | Project Syndicate
美元的不爭氣催生了歐元,更把人民幣推向國際化
在20世紀80年代初,美國發生了代價高昂的猛烈通縮。美元動盪是刺激歐洲從1993年開始走向貨幣統一之路的關鍵因素:1999年,歐元誕生。
2019/07/21 | Abby Huang
中東戰雲再起?英籍油輪遭伊朗武裝扣留,美將重新派軍進駐沙烏地
伊朗與西方國家的緊張局勢再度升級,繼英國日前扣押伊朗油輪之後,伊朗革命衛隊19日也扣押一艘英國油輪,中東再度爆發新戰事的疑慮。
2019/07/07 | 李秉芳
伊朗再度打破2015「核協議」:將製造純度更高濃縮鈾,強調「目的和平」
德黑蘭撂話同時還是留下外交運作空間。伊朗外交顧問強調,提高濃縮鈾純度是為了發電的「和平目的」、「不是為了製造核彈」。
2019/07/18 | Project Syndicate
川普迷失於「伊朗漩渦」,得在顏面盡失與發動戰爭間做出抉擇
對川普而言,他希望在避免戰爭的前提下,極盡所能的向伊朗政權施壓。但問題在於,在波斯灣高壓的政治環境下,兩者的界線可不怎麼明確。過去經驗表明,給予壓力通常會成為軍事衝突的導火線。
2018/09/07 | Project Syndicate
美元的不爭氣催生了歐元,更把人民幣推向國際化
在20世紀80年代初,美國發生了代價高昂的猛烈通縮。美元動盪是刺激歐洲從1993年開始走向貨幣統一之路的關鍵因素:1999年,歐元誕生。
2019/03/01 | TIME
川普「從內部自我毀滅」,讓歐洲更容易與美國的敵人結交新朋友
「如果我們的盟友依賴東方,那我們就無法保障對西方的防禦。」但無論美國喜歡與否,這種依賴正逐漸增長。隨著他們與川普政權的關係日益緊張,歐洲正從美國的傳統敵手中輕易結交新朋友。
2019/05/15 | Abby Huang
美伊對峙升溫之際,波斯灣4艘油船神秘遇襲
雖然官方表示,4宗襲擊事件皆沒有人員傷亡、也沒有導致原油外洩或起火,但卻凸顯在波灣情勢升高,特別是美國與伊朗之間。
2018/11/25 | TIME
法國終究不是美國,馬克龍難為全球化領軍
馬克宏在過去的一年半中,雖然以期待世界擁抱全球主義的捍衛者之姿,提升全球對自身和法國的關注度,但也因此讓自己和法國變成被攻擊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