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6/05/28 | 唐肇陽
竊盜、生命、創作:《伊朗的士笑看人生》的人物敘事
潘納希親自扮演計程車司機,鏡頭架在車上,隨著乘客前往不同的目的地而變換場景。這個受限的車內空間,恰巧與潘納希受限的創作自由彼此呼應,兩者均試圖在有限的空間裡,創造無限的可能。
2016/04/13 | 林兆彬
《伊朗的士笑看人生》—電影,作為對抗極權政府的工具
《伊朗的士笑看人生》的故事看似輕鬆,但內裡極之沉重,值得觀眾深思。……把現實發生的事件當成是「劇情」,展露出伊朗的各種社會問題,例如治安、性別歧視、死刑、宗教倫理、打壓創作自由等問題。
2016/04/13 | 林兆彬
《伊朗的士笑看人生》—電影,作為對抗極權政府的工具
《伊朗的士笑看人生》的故事看似輕鬆,但內裡極之沉重,值得觀眾深思。……把現實發生的事件當成是「劇情」,展露出伊朗的各種社會問題,例如治安、性別歧視、死刑、宗教倫理、打壓創作自由等問題。
2015/05/31 | 林兆彬
《伊朗的士笑看人生》:的士眾生相,輕鬆畫面下的沉重
導演Jafar Panahi被政府以「危害國家安全」、「進行反政府宣傳」的罪名判囚六年,以及廿年內禁止進行任何電影創作、接受傳媒訪問和出境,但他仍然堅持公民抗命,繼續創作,更引起了國際社會對伊朗人權問題的關注。
2015/05/31 | 林兆彬
《伊朗的士笑看人生》:的士眾生相,輕鬆畫面下的沉重
導演Jafar Panahi被政府以「危害國家安全」、「進行反政府宣傳」的罪名判囚六年,以及廿年內禁止進行任何電影創作、接受傳媒訪問和出境,但他仍然堅持公民抗命,繼續創作,更引起了國際社會對伊朗人權問題的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