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以「蘇格拉底之死」來形容韓國瑜被罷,但真相不是反民主的柯文哲所說的那樣
雅典的民主消失在馬其頓的崛起,不是處決了蘇格拉底而結束了雅典的民主,何況蘇格拉底學派並不在乎民主。反過來說,民主殺害了蘇格拉底可能較接近事實,但去脈絡後,很容易成為反民主者如柯文哲的負面教材;這場審判事實上是一場柏拉圖極欲隱藏的政治審判。
從買不起裝備到具備戰術價值——希臘輕步兵發展史
輕步兵有兩種意義:一種是單純比較窮的士兵買不起裝備只能成為輕步兵;另一種是具有戰術價值的輕步兵。當然,後者與前者未必一定有所衝突,只是前者並未有發現輕步兵的戰術用途。輕步兵的戰術價值在希波戰爭前應該並不明顯。
雅典人不是航海民族,卻被波斯人逼下海
修昔底德曾經這樣解釋其原因:古代建設的城市因為海盜為害甚重,故建城選址會偏向陸地和高地。雅典人自稱是希臘半島最古老的民族,他們的城市在內陸自然是非常合理。雅典人本身不擅長於航海,但卻因為希波戰爭的關係被逼「下海」。
雅典人原來不是航海民族,而是被波斯人給逼下海的
修昔底德曾經這樣解釋其原因:古代建設的城市因為海盜為害甚重,故建城選址會偏向陸地和高地。雅典人自稱是希臘半島最古老的民族,他們的城市在內陸自然是非常合理。雅典人本身不擅長於航海,但卻因為希波戰爭的關係被逼「下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