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22/11/22 | 精選書摘

《當傷害以愛為名》:觀察無數對夫妻的爭吵模式,可歸納出「眼鏡蛇」和「鬥牛犬」兩種圖像

這是一本有關愛、施虐和權力的書,本書作者身為屢獲殊榮的澳洲知名調查記者,在書中揭露眾多男/女子遭受的家暴經驗,批判司法和社會支持系統失能之處,以及為何有時應該讓人信賴的機構與社會體系,竟反成為加害者的幫兇。

TNL+ 2022/10/30 | 貓心(龔佑霖)

承認並允許自己有情緒:「薩提爾對話模式」助你擺脫情緒勒索,開啟有效溝通可能性

「你不⋯⋯就是不愛我了。」在與另一半或是親密關係對象相處時,你是否也曾落入情緒勒索的負向溝通之中?面對這種情境,我們可以試著採用薩提爾的對話模式,將期待、觀點、情緒透過書寫來梳理開來,將之與另一半對話,開啟有效溝通的可能性。

2022/10/10 | BBC News 中文

仔細回顧感情經歷,為什麼我們約會的新歡總是像極了舊愛?

在性格特點這一項裡,受訪者給前任和現任打得分都很接近,這就證實了從同一個社交圈子裡尋找新歡就會找到和自己很像的人。而且,「伴侶獨特個性相似度」也達到了很顯著的水平。這就說明,前任自己獨特的性格特徵和現任伴侶的也非常般配。

2022/08/13 | 蔣汶耕

【書評】《成為一個男人》:透過角色第一人稱在愛裡繼續踽踽獨行、自我探索

如何在憧憬愛,嚮往後乃至於面對真實的愛,自己是否「放眼望去,只見一片澄淨」?妮可.克勞斯幾乎參透其中,我們無法跟本人確認是否書寫了自我境遇,但她審慎下筆,透過角色看見她仍在愛裡繼續踽踽獨行。

2022/04/05 | 網氏/罔市女性電子報

離婚,是因為不做愛?

就在自責、無奈、深深不忿的情緒開始消退後,我開始明白,關係裡的「性生活不協調」,不是我們的「性生活」方法出現問題,而是我們關係失衡的一個象徵或結果,我們要面對以及「協調」的,其實是「關係」,而非單純只有「性愛」。

2021/12/26 | 林仁廷 諮商心理師

如何觀察自己是否正遭受「煤氣燈效應」的心理操縱?

「煤氣燈效應」的操控在關係中十分常見,或許操作者並非蓄意籌劃,但依然造成受害者強大損傷,對受害者傷害最大的是:「本來你是相信自己的,後來連自己都不相信自己。」

2021/10/02 | 精選書摘

【散文】《成為男人的方法》:獨身和婚姻一樣每天都是工作日,愛情只是短期的假日共乘

近在咫尺的愛情,真的就比較輕鬆嗎?每一段關係,都是一段未知的冒險,跨上另一段旅程,就會比這次更快抵達終點嗎?說不定我們再多撐一下,終點就快到了?這麼多問題,我沒有問,也沒有解答。

2021/08/27 | 精選書摘

《我想愛你所不能愛的自己》:成功的戀人就像成功的父母,會知道對方需要什麼、經歷過哪些傷

在愛情中,把握好治療師能做的那兩件事情,你就是個好的戀人。你要去知道你面前的這個人,他經歷了哪些傷、哪些缺失;哪些是他從小就沒有得到,但卻一直都需要的。

2021/07/22 | 方格子vocus

伴侶如何維持良好的關係?首先要認識「實際權力」與「感知權力」

就算兩人都同意在彼此的關係中,男方的權力(比方做決定的多寡、比重)是80%,女方只有20%,但只要那20%是「對自己重要、比較在意的點」,就不會陷入「權力鬥爭」,也較能維持良好的親密關係。

2021/06/14 | 巷仔口社會學

老年生活的新伴侶關係:何謂Living Apart Together Relationships?

老年人對於伴侶的選擇,理由完全不同。年長者由於年齡漸增,甚至有過不同生命經歷,對於伴侶選擇已不是結婚生子共組家庭;如何在有限生命時間裡,活得舒適滿意,顯然更為重要 。

2021/05/08 | 精選書摘

《賢妻良母失敗記》:因「有人要你就不錯了」而嫁人,因筋疲力竭而離婚

我從小那個家就是空的,我何嘗不想要一個完整的家?所以有幾年我撐在這,不想放,我一直等你爸改變,可是我一直等,都等不到。跟你爸結婚第十五年,我整個人都枯竭了,一顆心空空洞洞。

2020/12/16 | 精選書摘

《為什麼我們總是愛錯?》:談談「性成癮」——你缺的是「性」還是「愛」?

性成癮者從性中拿回控制自我的權力,才能感受到他人的愛,也證明自己還有人陪伴、還有人要。透過身體的接觸、氣味的渲染、文化賦予的標籤,性行為成為一種「我好像還是完整的」的鐵證。

2020/09/20 | BabyHome

「被騙」是關係中最致命的傷,除了戳破對方,你還可以這麼做

被騙的時候真的很難過,身邊的人或許會幫你臭罵他,或許會叫你清醒一點、離開他,可是如果你還是很在意、放不下又很想經營的話,除了難過,或許該更深入了解彼此有哪些「可以更平衡一點」的地方。

2020/02/24 | 精選書摘

《戒斷曖昧》:吵架冷戰了,我該如何「化冷為熱」?

冷戰,其實是十分低效率的。剛開始時,可能只是雙方都不想認輸,而當時間一拉長,(通常是)女方發現對方並沒有挽留,這一刻她想:「原來我對他來說一點都不重要了。」而男人往往以為等對方冷靜下來就沒事了──其實這是大錯特錯。

2020/01/28 | 珮姬

面對「想愛又怕受傷害」的矛盾,如何處理親密關係裡的焦慮感?

我們常常會以為,是對方做了什麼讓我很焦慮。那是因為我們很少對焦慮的來源做分析,只能模模糊糊跟發生的事情連結,始作俑者就會變成是對方。但我們要認識到一點是,面對同樣的作為,不同人會有不同程度的焦慮。

2020/01/15 | 辣台妹聊性別

非典型親密關係:推翻以「忠貞」為核心的單偶制,世界未必會大亂

作為一名剛從嚴格的一對一實踐者剛轉向多邊戀實踐者的我來說,無論是個人的倡議行動或是擔任組織志工,持續無酬進行倡議並不是為了詆毀浪漫愛、抨擊單偶制,而是希望人們能理解到,在親密關係風格的領域之中也能有多元樣貌存在。

2019/06/05 | 書傳媒

《他,會是恐怖情人嗎?》:四個方法協助身邊的人脫離「高壓型控制」

「恐怖情人」的行為和嫉妒、吵架有何不同?當朋友遇到後該怎麼協助他?《他,會是恐怖情人嗎?》提供了一些建議。

2018/12/01 | 精選書摘

向伴侶提起「童年情感忽視」不是拒絕,而是讓彼此更靠近的邀請

你現在可能覺得自己責任重大,而且要和伴侶討論一個就情感而言那麼富於挑戰性的問題,比如說「童年情感忽視」,一定覺得非常惶恐,所以我會盡可能為你指出方向並且提供支持。讓我們一步一腳印地處理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