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薪

工作貧窮(英語:Working poor),又稱在職貧窮、窮忙族、薪貧族、勤勞貧困階級、工作貧困階級,是指擁有固定工作但相對貧窮(例如收入低於特定貧窮線)的人士。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1/12/31 | 移人 Migrants' Park

移動人權特展:「我們要的是勞動力,來的卻是人」,但台灣社會卻常忘記這件事實

知名瑞士作家馬克斯.弗里施(Max Frisch)針對外籍移工議題曾講出一句名言:「我們要的是勞動力,來的卻是人。」數十萬外籍移工都是有血有肉、有喜怒哀樂的人類——但台灣社會卻常常忘記這件事實。

2021/12/01 | Roy Ngerng

工商團體想調降雇主負擔的勞健保費,但從數據上看,台灣企業繳納的社會安全捐並不高

勞健保基金正面臨破產,因為支付給這些保險基金的保費太少。由於台灣企業自1990年代中期以來一直給自己高於正常水平的利潤,導致工資被壓低,支付給保險基金的保費也被壓低——沒錯,勞健保沒有增加,正是因為工資增加不夠快。

2021/11/02 | Roy Ngerng

軍公教明年調薪4%算多還是少?不知道,因為政府一直不肯公開資料

各行各業的勞工,應該意識到他們面臨的工資低迷是一場共同的鬥爭,團結一致,以確保工資能夠調高到足以滿足台灣勞工生活成本需求的水平。但首先,政府需要公開公務員工資數據。

2021/10/25 | Roy Ngerng

數據可以證明,工商團體宣稱「調漲基本工資會增加失業率」根本就是謊言

觀察數據,基本工資增幅在李登輝任內最高,但台灣的失業率最低,反而基本工資停滯的年份,失業率卻隨之上升。工商團體說基本工資增加會導致失業率上升,現實情況恰恰相反——在基本工資增加較高的年份,失業率實際上較低。

2021/10/18 | Roy Ngerng

基本工資提高到25250元是一大進步,但仍不足以維持台灣勞工的基本生活水平

這次基本工資的調整,比例上雖然是歷年來最高的一次,但由於過往的國家領導人持續壓抑工資漲幅,讓現在台灣的基本工資與企業盈餘完全不能對比,但在勞團與在野黨的倡議之際,勞動部卻仍以「參考數據或指標等仍有歧見」搪塞修法。

2021/10/08 | Roy Ngerng

台灣工商團體又開始製造「混亂論述」阻擋基本工資調漲,別讓他們得逞

儘管台灣預計將出現十年來最好、世界頂尖的經濟增長,但台灣的商界領袖現在千方百計出面阻止基本工資上調,以恐嚇手段散播混亂來阻止台灣勞工獲得公平的工資。這些商界領袖,為何能提出如此毫無根據的誤解?

2021/10/04 | Roy Ngerng

「台灣慣老闆賺錢不分利潤給員工」是真的嗎?用歐盟數據證明給你看有多誇張

當歐盟國家的勞工在企業獲得利潤時,得到了更公平的回饋,台灣企業則是為自己留下了更多的利潤。如果台灣工資以歐盟國家的速度增長,台灣2019年工資總額會增加了1兆1731億新台幣將使最低工資達到新台幣31,081元;如果工資總額按照台灣企業的利潤率增長,基本工資則能達到新台幣49,739元。

2020/10/14 | 楊逸飛

「幼教現場全面裝設監視器」之前,我想請問現在的政府這四大問題

現在的幼教環境,這四點都還沒有辦法落實,我們全面加裝監視器之後,只是給了政府一個合理的藉口,把兒少事件發生的主因與責任,全部壓在第一線的幼教人員身上。

2020/09/24 | UBI Taiwan

消費券限制消費自由?經濟學家如何看疫情下的「無條件基本收入」

倫敦大學亞非學院教授Guy Standing認為,在疫情下討論基本收入是非常好的時機,因為政府應該讓社會上所有國民都能具有「韌性」:假若最底層的30%人民能享有經濟安全,那麼整個社會都能一同渡過難關,只要最底層的人生病了,整個社會都將被擊倒。

2020/03/18 | Elanor Wang

「泰特現代藝術館」低薪風暴:賺著賣白菜的錢,操著賣白粉的心

對藝術產業的人來說,高層總以「為全民普及藝術教育、提升文化涵養與保存人類文化重要資產」來鼓舞成員投入,可是自己動輒經手件件破億的作品,薪水卻相較外界同樣職等的工作低上許多。

2020/03/11 | 精選轉載

【插畫】能者過勞的「職場瑞士刀」

能者多勞又變成能者過勞,瑞士刀的功能越多領的薪水越基層,過往的千錘百鍊就在這一日日中逐漸消耗。反而是假裝什麼都不會的人在旁邊偷笑。

2020/01/25 | 精選書摘

《消逝的韓光》:韓國影視產業的壓榨,超時勞動卻領超低薪資

連續工作55天只休息2天,才換來光鮮亮麗的韓劇。韓劇《獨酒男女》已故李韓光PD夢想的世界,何時到來?關於韓劇製作的悲傷報告書,記錄李韓光PD遺屬的吶喊、反抗,以及韓劇幕後工作者的那些事。

2019/08/26 | 李秉芳

無殼蝸牛運動30年:台北房價所得比20年飆升240%,青年薪資僅成長15%

近20年來(2002-2018),25-29歲青年的平均薪資僅由3萬133增至3萬4217,僅成長15%,同時台灣整體房價所得比增長178%,台北市房價所得比飆升240%。

2019/07/17 | 讀者投書

【填志願十年後爆炸徵稿】進入「讀商發大財」的夢想世界,卻不知腦糊還是腦清的讀了諮商所

我的十年前一路市長獎畢業,毫無掙扎地進入「讀商要來賺大錢的夢想世界」,卻選擇念了年薪砍半的心理諮商所,才親眼見到社會如何讓一名看來前景大好的莘莘學子,逐漸走向魯蛇的路。

2019/05/16 | 新公民議會

幫助他人的社工,正逐漸變成需要幫助的人

回捐、低薪、高壓、人力缺口成為社工的日常,而社工的工作正是為了協助服務使用者能夠脫離惡性循環,但在台灣,社工卻正集體成為案主之中。

2019/04/18 | 陳慶德

婚禮要用30萬港幣,「地獄朝鮮」年輕人越來越遲婚

從臺韓兩國晚婚現況看來,似乎相差不遠,然而,其中所衍生出來的許多當代社會議題,諸如高齡產婦、出生率低落、育嬰議題,甚至老年長照等等,都是值得我們後續探討。

2019/04/17 | 陳慶德

辦場婚禮要花120萬台幣,「地獄朝鮮」年輕人越來越晚婚

從台韓兩國晚婚現況看來,似乎相差不遠,然而,其中所衍生出來的許多當代社會議題,諸如高齡產婦、出生率低落、育嬰議題,甚至老年長照等等,都是值得我們後續探討。

2019/02/07 | 新加坡紅螞蟻

星國公司抱怨中低層員工常「鬧失蹤」,但市場體制是否有公平對待這群「打工族」?

如果按照市場原理,供不應求應當反映在價格上才對,也就是說這些員工的薪水應當增加。是因為增加的幅度不夠,還是沒有實質性的加薪,才導致他們為了10元而失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