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院日記


  • 確認
  • .

2020/10/05 | TNL特稿

讀《我在精神病院抗憂鬱》:沒有誰的日子是晴朗的,比悲傷更悲傷的「微笑憂鬱症」

我跟作者的想法一樣,認為憂鬱症的患者,很多的時候都是善良的人,寧可自己受苦,也不要給別人帶來麻煩,可是有些時候,人跟人之間建立連結,就是以「麻煩」當作地基,因為我們願意彼此麻煩,所以才成為彼此生命當中重要的陪伴。

2020/09/28 | 精選書摘

《我在精神病院抗憂鬱》:我中了一種叫「電療」的毒,它的最終效果之一就是「遺忘」

我訝異於科技的強大,每個做完電療的人,都把不好的事情忘了。當然相應地,他們也同時忘掉很多東西,包括日期、時間,甚至來探望過他們的人。但比起可以忘掉不愉快的經歷,這些小事就完全無足輕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