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1/02 | 精選書摘
《余光中美麗島詩選》:雨,落在高雄的港上、控訴一枝煙囪、廈門街的巷子
余光中新詩創作七十年,上千首的作品,其中以台灣為主題的詩作約一百五十首,散布於不同時期,也涵蓋他一生各式的風格技巧,陳幸蕙從中挑選一百首,組合成《余光中美麗島詩選》,呈現余光中詩作中熱愛台灣之情。
2019/01/01 | 精選書摘
《余光中美麗島詩選》:雨,落在高雄的港上、控訴一枝煙囪、廈門街的巷子
余光中新詩創作七十年,上千首的作品,其中以台灣為主題的詩作約一百五十首,散布於不同時期,也涵蓋他一生各式的風格技巧,陳幸蕙從中挑選一百首,組合成《余光中美麗島詩選》,呈現余光中詩作中熱愛台灣之情。
2018/11/13 | 精選書摘
唐捐:天狼仍在光年外嗥叫——余光中的「文學生命」
作為課本裏一尊不敗的銅像,自然只呈現出合宜、滑順、圓熟的一面,而不及從前的叛逆、潑辣、頹廢、愛慾與虛無。這固然是把余光中介紹給年輕學子,但也是限縮了他的形象(同時也播撒了日後批判的種籽)。
2018/11/08 | 精選書摘
黃碧端:我和余光中先生的中山因緣
一九八四年的春天某日,我在外文系走廊上碰到手上拿封信在看的李永平。永平看到我,指著手上的信跟我說,余光中先生寫信說他有「避秦之念」。我聽了心中一動:這不是把余先生延請到中山的好機會嗎?
2018/11/08 | 精選書摘
唐捐:天狼仍在光年外嗥叫——余光中的「文學生命」
作為課本裏一尊不敗的銅像,自然只呈現出合宜、滑順、圓熟的一面,而不及從前的叛逆、潑辣、頹廢、愛慾與虛無。這固然是把余光中介紹給年輕學子,但也是限縮了他的形象(同時也播撒了日後批判的種籽)。
2018/08/24 | 精選書摘
余光中:天鵝上岸,選手改行——淺析瘂弦的詩藝
瘂弦最重大的貢獻,仍應推現代詩之創作。從1953年到1965年,十二年間他寫了近百首作品,量雖不豐,質卻不凡,令文學史家不能不端坐正視,更遑論一筆帶過。
2018/07/26 | 精選書摘
「梁實秋先生是我的敵人!」這是我在梁先生75歲壽宴的開場白
事後,梁先生淡淡的對我說:「你們湖南湘潭人公開與我為『敵』,不是第一次了。」說罷,莞爾一笑,大有「談笑間,強虜灰飛煙滅」的味道。我知道他是指剛剛去世不久的毛澤東。毛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點名批判梁先生,早已是天下皆知的事情了。
2018/03/20 | 李修慧
為何李敖、洛夫都有「褒揚令」而余光中卻沒有,是誰說了算?
余光中因曾在白色恐怖時期,將鄉土文學歸為「工農兵文學」,不少人因此猜測,余光中是因為「政治不正確」,沒有獲得褒揚令。
2017/12/25 | 芬尼
補充練習的作用是?
補充練習確實能針對特定主題,放大每個課題的注意點,有時能充當理解過程中的催化劑。但坊間很多補充練習,連我作為對語文興趣極濃的語文老師都覺得沉悶無比,更可況椅子也坐不穩的小孩呢? 
2017/12/25 | 芬尼
補充練習的作用是?
補充練習確實能針對特定主題,放大每個課題的注意點,有時能充當理解過程中的催化劑。但坊間很多補充練習,連我作為對語文興趣極濃的語文老師都覺得沉悶無比,更可況椅子也坐不穩的小孩呢? 
2017/12/17 | 讀者投書
余光中的鄉愁不是你的,你的政治正確也不是他的
詩人的鄉愁既成不了我們的鄉愁,我們也就不能以我們認為的政治正確去評斷詩人的政治正確。
2017/12/16 | 讀者投書
余光中的鄉愁不是你的,你認為的政治正確也不是他的
詩人的鄉愁既成不了我們的鄉愁,我們也就不能以我們認為的政治正確去評斷詩人的政治正確。
2017/12/14 | 羊正鈺
「右手寫詩,左手寫文」余光中90歲病逝,你記得他的哪個作品?
梁實秋曾評說:「余光中右手寫詩,左手寫文,成就之高一時無兩。」他的作品充滿對兩岸三地的感情。他的詩文集,對台灣的文壇具有深遠的影響。
2017/12/14 | 謝東霖
【插畫】余光中走了,勿忘當年他的「狼來了」
文學名人辭世,想必後世又要一陣追捧。但歷史是多面性的存在,藉由此文記錄余光中的另一面。
2017/12/14 | 謝東霖
【插畫】余光中走了,勿忘當年他的「狼來了」
文學名人辭世,想必後世又要一陣追捧。但歷史是多面性的存在,藉由此文記錄余光中的另一面。
2017/12/14 | Huang L.M.
【訃聞】盛唐的終結:縱的繼承者余光中
兼具詩人、散文家、評論家以及學者身份的余光中在2017年12月14日病逝於高雄,享壽90歲。
2017/12/14 | 羊正鈺
「右手寫詩,左手寫文」余光中90歲病逝,你記得他的哪個作品?
梁實秋曾評說:「余光中右手寫詩,左手寫文,成就之高一時無兩。」他的作品充滿對兩岸三地的感情。他的詩文集,對台灣的文壇具有深遠的影響。
2017/09/07 | 羊正鈺
「過去多是漢人、男性、異性戀文學史」上百位作家連署減少文言文
朱宥勳認為,「台灣國文教育最荒謬的地方,就是一個學生就算認真地唸了六年國文課,他走進書店裡面,卻幾乎一個作家都不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