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大腦靜定——冥想有科學根據嗎?
靜坐冥想的歷史長達數千年,近10多年來,科學界發現,靜坐冥想對大腦的功能與結構皆有明顯的影響,從探索到實踐靜坐冥想,都可能是改變身心的過程。
2017/04/27 | 精選書摘
佛光山與中台禪寺:從中國淵源建構文化同源的宗教認同
在當前台灣社會對中國因素作用的高度反思情境下,星雲法師和惟覺法師秉持個人國族與文化認同,以及佛教弘法關懷的出發點,很容易被目前強調台灣主體的主流意識歸類為中國因素的在地協力者。
2017/04/25 | 精選書摘
佛教不實際創造什麼,但它無常的教義已在日本文化留下痕跡
在春櫻滿開時,在知了來去間,在秋葉簇紅處,在雪地幽美裡,在雲海蜃影下,日本人看見古老寓言裡的永恆意義。甚至在他們的災禍中,火災、洪水、地震、疾病,他們依舊領悟到永恆的寂滅之理。
2017/04/22 | 漫遊藝術史
佛像頭頂的凸起到底是什麼?
我們在視覺上似乎習慣了佛頭頂的凸起,即便知道佛像塑造的並非凡人(或正因如此),也很少有人直接發問:「頭頂這坨東西到底是什麼?」
2017/04/13 | 精選書摘
【寫給年輕人的佛學入門】佛家八正道的修行方法——戒、定、慧三學
戒、定、慧三學,是佛家的根本功夫。三藏中的律藏是講戒學的,經論是講定慧的。小乘從四諦用功,道諦中的八正道,就是戒、定、慧;大乘菩薩的六度,也是戒、定、慧。
2017/04/13 | 精選書摘
佛家解脫生死、達到涅槃境界的三種教法:四諦、十二因緣與六度
生生死死都是因果的連屬關係,聽其自然,是永沒有了期的。釋迦所成的道,就是解脫生死的法門,這法門就是斷除生死的連鎖,達到不生不滅的涅槃境界。
2017/04/10 | 熊仁謙
從《被討厭的勇氣》談佛法的「信」
如上所說的這種信仰有什麼危險?簡單來說,當我們面臨到現實生活的問題,不論是感情、事業或是學業,正確的方式是把握這個成長的機會積極去面對它,但信仰者往往走上的路線是求助外在的力量,進而強化自己的無力感。
2017/04/04 | 王偉雄
素食與道德
就算是相信殺生吃肉並非不道德的人,只要見到那些被大量飼養的豬牛雞鴨所受到的種種痛苦,也應該同意那是極不人道的對待。
2017/03/25 | 放映週報
悲哀有時,幸福有時:《當他們認真編織時》
《當他們認真編織時》棄悲觀與混亂,回到簡單卻深刻的問題,愛的可能?乍看無法回答的問題,作品用放大、延展的方式,從不同角度凸顯主角內心的價值。
2017/03/10 | 熊仁謙
我是佛教徒,我反對放生團體,但我實在沒有辦法反對放生
從佛教來看,佛教徒要一起反對有組織的放生、反對推行放生的各類功德(再說一次,這是顛倒因果的邪說,沒有印度經論根據)。從世間來看,政府不但要立法控管放生行為、更要從源頭下手,讓放生團體無「生」可放。
2017/03/10 | 精選書摘
圖解日本喪葬儀式:在古時候,守靈是為了祈求亡者重生
喪禮是人生最後的典禮,日本人自古以來便以各種形式來與「死亡」相處。其中尤以佛教對日本人的影響甚大,許多儀式都源自於佛陀的言行,一路流傳至今。
2017/02/28 | 精選書摘
禪就是看見自身本性的藝術:先鋒派音樂宗師約翰凱吉與鈴木大拙的偶遇
年輕人當然會去追尋生命意義的解答,因為性靈的力量都被隔絕在潛意識中,到了青春期會突然爆發出來,鈴木寫道。對某些人來說,「性靈的覺醒會擾動個性深處」。凱吉不就是受到如此擾動嗎?
2017/01/05 | 王偉雄
儒家樂觀,佛教悲觀,道家達觀
如果以儒、釋、道這三個主要思想體系來說明,可以看到它們形成一個對稱的比較︰儒家是樂觀的,佛教是悲觀的,道家則介乎樂觀與悲觀之間,可以稱為「達觀」。
2017/01/04 | Edvard Tam
若說佛教的主旨是慈悲,其實並不正確
作者跟朋友談及禪修中「喜」的觀念,藉此分享禪修與教佛思想的關聯,以及解釋不同意說佛教主旨是慈悲的一些理由。
2016/12/31 | 熊仁謙
為什麼我們渴求愛情?因為現代人的「心理」比較容易餓
簡單來說,人類會需要愛情,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因為我們的心理(或是精神)需要透過愛情與性行為來養活,要不然他會餓死。 下一個問題來了,那為什麼現代人對愛情有更多的渴求呢? 我覺得主要的原因,是因為現代人的「心理」比較容易餓。
2016/12/23 | 精選書摘
鼠疫跨海肆虐,人口衰減導致統治崩潰——中國與古羅馬都無法倖免
中國的疾病經驗顯然和歐洲相當接近,也是在微寄生和巨寄生之間,達成了一項平衡,而且這項平衡至少就當時而言,比西方來得更成功。
2016/12/01 | 熊仁謙
解讀《露西》:精簡扼要地陳述了佛教哲學中的歷史、宗派與精華
露西從一個追求創造的凡人,進而成為一個能夠開發的神人,最後成為一個歸零的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順序與過程正好排列出了三轉法輪、或者三乘佛教的根本差異與順序:創造你沒有的、開發你有的、回歸你本來的。
2016/11/17 | 熊仁謙
我是支持同志的佛學者,我來分析為什麼「宗教」會這麼反對同志運動
慾望是先天性、自然的、中性的,道德觀與宗教是後天性、人造的、強調善性的,用後天的價值觀來輔助、引導先天的慾望,會有很好的發展,但是用後天的道德「壓抑」先天的慾望,那只能兩敗俱傷,更加讓世人對「宗教」失去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