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9/22 | 高紹沖
在神比人多的尼泊爾,感受大山大水的敬畏與無畏
尼泊爾除城市的文化遺產外,更知名的仍是喜馬拉雅山的群峰,即便身處首都、搭乘飛機、抑或登山健行,大山大水總是無聲無息地凝望著你,看到連綿渾厚的山脈,心中滿是寧靜跟敬畏。
2019/08/06 | 精選書摘
《印度佛教史》:佛陀的「緣起」,超越了自在神化作說、宿命論與偶然論
在食糧豐富、生活安定且缺乏娛樂的古代,青春洋溢的年輕人的生活中產生了無法挽救的不安與倦怠,因而出現了逃避現實而追求彼岸真理的風潮,產生良家子弟競相出家的現象。
2019/06/04 | 楊俊業 博士
泰國宗教文化探源:具泰國特色的南傳上座部佛教「基因」從何而來?
泰族於12世紀立國前,這片土地其實早已接受來自不同民族(吉蔑族、孟族、羅斛族)或王朝(吳哥、室利佛逝、蒲甘)的直接統治或間接影響,因而順勢傳入不同部派的佛教或其他宗教信仰,其先後過程可梳理為4個階段:
2019/05/30 | 精選書摘
《原來,我們都對自我誤解太深》:「主場思維」讓我們對結果懷抱著不切實際的美好期待
人就是這樣,一直在舊思維的循環中往復來去。正是因為我們讓新的匱乏感取代了舊的,而沒有根治,才會一再產生問題。習於用錯誤的方式解決,反而把匱乏感養肥了。
付錢拿大鈔、對胡爺爺不敬、穿鞋進別人家,到越南這8件事請不要做
越南人性情溫和,但敏感且愛面子,多半時候,溫和言語相向,他們都樂於接受你各項要求,反之亦然。曾經見過初來乍到者,因為混亂交通失去耐性,對計程車司機失控發脾氣,於是眼睜睜見識到,那人被司機趕下車。在越南,請把膨脹的大爺脾氣留在家中。
聯合國佛誕大典「衛塞節」越南落幕,發表河南宣言強調世界和平
今年聯合國衛塞節由越南佛教協會自12日起至14日在紅河三角洲河南省(Ha Nam)三祝寺(Tam Chuc)舉行。發表的「河南宣言」內容共9條,其中宣揚世界和平與可持續社會的訊息。
2019/05/06 | 讀者投書
【信仰碰撞徵稿】我問濟公師父:如果我去了教會,三太子還會保佑我嗎?
經過這個晚上,我相信人所景仰的神尊,都確實存在。不同的信仰,當為人身背後共同的助力,不應讓人膨脹自尊,自衿自傲,以為自己的信仰,就是自己走上神壇來鞭笞別人踏腳石。
2019/03/23 | 精選書摘
《和日本文豪一起逛大阪》:以前大阪商業活絡,學問卻相當無趣
大阪早期的漢學家,大多都是兼職的醫生。這個情況不只發生在大阪,當時一般的漢學者要討生活,通常都靠行醫,等到有能力衣食無虞地研究學問時,這才改成兼差。
從龍神到鯰魚:日本人的地震面面觀
現代的我們跟日本人即使能通過研究分析,明白地震發生的基本原理,但在地震發生之時,只能寄望震度不高,不致於造成重大人物財產損失。現代的我們尚且如此無力,那麼,在還沒有這些科技、科學幫忙的古代日本人又是怎樣理解和對應地震的呢?
靜觀、冥想、正念、禪修分別是什麼東西?和宗教有關係嗎?
靜觀、冥想、正念、禪修好像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但又不太一樣,究竟分別是什麼?就讓本文為你一一解釋。
2019/03/02 | 民俗亂彈
反思《還願》的文化挪用:觀音形象邪魔化,問題出在哪?
赤燭在《還願》的空間與物件上作出許多努力,但是《還願》核心話題之一「慈孤觀音」的形象呈現,真的妥當嗎?隨著《還願》的白熱化,更有越來越多宗教人善意提醒不要招惹惡靈。
2019/02/28 | 民俗亂彈
反思《還願》的文化挪用:把觀音形象邪魔化,問題出在哪?
赤燭在《還願》的空間與物件上作出許多努力,但是《還願》核心話題之一「慈孤觀音」的形象呈現,真的妥當嗎?隨著《還願》的白熱化,更有越來越多宗教人善意提醒不要招惹惡靈。
2019/01/30 | 精選書摘
《旅途中遇見金剛經》:世紀災難怎麼會發生在尼泊爾這樣的佛教聖地呢?
不知道為什麼,多年來被朋友們詢問:「妳去尼泊爾這麼多次做什麼?不丹與尼泊爾、印度,妳最喜歡哪一個國家?」我無法答覆。
2019/01/30 | 精選書摘
《旅途中遇見金剛經》:在香港被六字大明咒「嗡嘛尼貝瑪吽」拯救
有這次經驗,我又悄悄偶然檢測了觀音心咒的力道。在朋友們私聚討論超能力的場合,不出聲默念,在眾目睽睽下,用心念遙控了電視機轉台等無聊遊戲。
佛學能否為「意識研究」帶來啟發?
「意識」如何形成?神經科學研究至今無法完全了解。佛教中對於內觀冥想的長期經驗知識,能否助一臂之力?
2019/01/28 | 精選書摘
《一行禪師傳記》:每一刻,釋迦牟尼和耶穌都應該在我們的內在相會
對禪師來說,這番體悟其痛苦程度有增無減,而且將使他啞口無言;他稱之為「抗爭」。這些體悟或許預示了他後來在全世界傳播和平訊息時的毅力和魅力之基礎。不論如何,從中都可以預見他不尋常的未來道路,亦即英雄之路。
2019/01/28 | 精選書摘
《一行禪師傳記》:從越南到多爾多涅——僧伽的故事
在一行禪師的內在深處,其實從未真正遠離在孩童時期深深烙印在其靈魂上的那番光景:那幅閃耀著力量與和平光輝的釋迦牟尼佛像。禪師因此發下服務眾生的誓願,那使他必須攀越最陡峭的歧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