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


Related Tags:
作家 寫作
  • 確認
  • .
2017/11/01 | 辜振豐
【辜振豐專欄】迷戀巴黎的日本文壇奇才——鹿島茂
自從二十世紀以來,西方誕生一些飽學之士,他們談起歷史文化,彷彿在我們面前娓娓道出一則則生動而有趣的故事。二戰後,日本也孕育不少學者,其中最傑出的,當推鹿島茂和海野弘。他每年會推出四、五本著作,而且都深受日本讀者的喜愛。
2017/09/22 | 精選書摘
李永平:我的故鄉,我如何講述
我今天是百分之百的台灣人,做為小說家也是made in Taiwan,我是台灣訓練出來的小說家,台灣對我恩重如山,我一直把台灣當作我最愛的養母。我的生母是婆羅洲,我有一個莫名其妙的母親,我的嫡母,是中國唐山。那是我父親給我的,我不能不接受。
2017/09/08 | 精選書摘
胡晴舫《無名者》:終於日本的村上先生
村上春樹說,寫旅遊文章「這種事繼續做幾次之後,就會很清楚地知道自己這個人的思想或存在本身是多麼一時性、過渡性了。」
2017/09/07 | 羊正鈺
「過去多是漢人、男性、異性戀文學史」上百位作家連署減少文言文
朱宥勳認為,「台灣國文教育最荒謬的地方,就是一個學生就算認真地唸了六年國文課,他走進書店裡面,卻幾乎一個作家都不認識。」
2017/08/15 | 精選書摘
名作家與暢銷書之神的掏心對談:從兔子蛻變為老虎時,無論多小心還是會招來詆毀
你必須先當一隻兔子,不能突然變成老虎。扮演一隻兔子,男人就會放心接近,還會提供協助。換成是老虎,只會得到「那傢伙很囂張」的評語,人家根本不會把你放在眼裡。
2017/08/05 | 精選書摘
老夫老妻如何度過感情與職涯危機?保存彼此的過去,並轉型成YouTuber賺養老金
六十歲的日常,最需要坦然面對的勇氣──坦誠無比、心酸與(偶爾的)髒話交織,這是一部鮮活體現(所有六十歲的人都不敢說出來)的「輕老年」人生告白。
2017/07/30 | TIME
東田直樹:我不認為自閉症是一種不幸,它教會我另眼看世界
你可能會被困住,一直感受到痛苦,但時間會流逝。你的孩子現在需要的是看你的笑容,一起創造許多幸福的回憶。當我們知道自己被愛時,我們需要抗拒憂鬱和悲傷的勇氣從內心深處湧出。
爆雷先看結局,反而讓你的閱讀更有樂趣?
克里斯登菲德和李維兩位教授認為,一篇已經先透漏劇情的故事,反而更容易讀,「一旦你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故事就更好消化──你可以更自在地接受資訊──然後可以專心地深入理解故事。」李維說。
2017/07/08 | 王陽翎
這位心靈作家令不少夫妻愛情破裂 隨談情趣娃娃、伴侶機器人的未來
那位德國作家的故事,即使理解它是數十年前的古怪特例,也有助我們反思愛情的價值、相處之道到底是基於甚麼。諷刺的是,隨著社交網路及各類科技影響全球生活,塑造心理生態,我們或即將面對另一種看待愛情關係的「特例」。
2017/05/07 | KKBOX
專訪鄧惠文:有人期待你是救世主,但是我沒辦法
鄧惠文認為,心理治療是一種觸碰心靈的途徑,但並不是唯一的途徑,其他如音樂、舞蹈、藝術等模式,都能讓人覺得被撫慰,因此她很鼓勵所有追求心靈自我的人接觸這些藝術的形式。
2017/04/04 | 精選書摘
強納森法蘭岑:要成為能夠寫出故事的作者,我必須克服的兩個障礙
我的掙扎主要在於:克服羞恥、罪惡和憂鬱――我想,對於全心投入、與重重小說問題正面迎戰的作家來說,永遠都是如此。而且,當我忙著克服那些困擾時,又會有一些新的羞恥冒出來。
2017/04/04 | 精選書摘
強納森法蘭岑:我和華萊士的友誼故事,就是我愛著一個患有精神疾病的人
他像孩子般討人喜愛,也能以孩子般的純粹回報愛。如果愛終究被排除在他的作品之外,那是因為他未曾真正覺得自己值得被愛。他一輩子被囚禁在自己的孤島上。
暢銷作家是怎樣煉成的?他們提供人類最佳的娛樂價值,而且不是為了「錢」而寫
史蒂芬・金說:「許多人瞧不起暢銷作家的文字,但他們大錯特錯,只有學院派的人才會只重視文法、優美的修辭、華麗的詞彙,他們忘記了作品的娛樂性。」
2017/03/15 | TIME
對於川普當上總統,馬克吐溫會怎麼想?
我很確定有兩件事情會讓馬克吐溫感到反感:川普強烈抨擊電視小品模仿他的方式,以及他用「美國人民的敵人」來形容批評他的新聞媒體。
2017/02/09 | 精選書摘
揭開性別的面紗,她見證了鄂圖曼帝國走向現代伊斯坦堡的歷史
權利在哈莉黛眼中的存在無庸置疑,只是等待社會去承認。它們的存在不是來自准許或授予,而是終於被接受並認可,譬如婦女卸下遮蔽大眾目光、讓生活理想失去色彩的面紗。
2016/11/22 | 羊正鈺
創辦《人間》雜誌,開創台灣報導文學先河——陳映真病逝北京
王曉波感嘆,台灣朝野兩黨都不愛他,但不能否定他在文學上的貢獻,感嘆「這樣的文學家,台灣沒照顧,卻讓大陸照顧了。」
2016/11/14 | 精選書摘
馬世芳:我所知道的李歐納・柯恩
李歐納・柯恩從來就不是快樂的。從他的作品你可以清楚看到,他自憐、憤世、犬儒、沈溺,但從來都不快樂。就像他的一身黑,和嘴邊那兩道深深的、刀刻一樣的法令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