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作家的心聲:這書是我寫的⋯⋯但我好討厭它啊啊啊!
若是讀者在閱讀時從書中找到的是溫暖、樂趣、共鳴甚至救贖,那不管作者喜愛與否,一本書的存在便有其不可被取代的意義。
2018/05/04 | 精選書摘
《文學大數據》:驚悚小說為何一再使用簡短有力的懸念式結尾?
雖然沒有跡象顯示文學作家很快就會成群投身使用這種手法,但是對暢銷驚悚小說家來說,用單一句子形成的段落為章節收尾,似乎是《哈迪男孩》或《智仁勇探險小說》那種顯著懸念式標點自然演進的結果。
2018/03/20 | 李修慧
為何李敖、洛夫都有「褒揚令」而余光中卻沒有,是誰說了算?
余光中因曾在白色恐怖時期,將鄉土文學歸為「工農兵文學」,不少人因此猜測,余光中是因為「政治不正確」,沒有獲得褒揚令。
2018/03/07 | 運動視界
Kobe Bryant以動畫短片抱回小金人,他的下一個計畫是什麼?
Kobe以《親愛的籃球》(Dear Basketball)榮獲奧斯卡「最佳動畫短片獎」。Kobe獨有的「黑曼巴精神」使他在各領域得以不停燃燒生命,超越自我。不過,他在受訪中亦坦然訴說轉換跑道的經驗一點也不容易。對於那些正在或即將奉獻歲月給運動的後輩們,他分享了一些退休建言及指引。
2018/02/24 | 精選書摘
尼爾蓋曼訪問史蒂芬金:1973年到今日的人事時物,全在他的作品裡
和史蒂芬.金談話時,我們往來的內容夾雜許多作家的名字。而且我發現,不論他們是尚在人世或已作古,全都是通俗大眾作家,有上百萬人愛看他們的作品,並從中獲得樂趣。
2018/02/24 | 精選書摘
吳明益:來自廉價座位區的觀點——關於尼爾.蓋曼給我的啟示
我從這本書裡學習到了一種應對的優雅,一種從小說寫作衍生出來的,將鴿子藏在盒中以特定角度擺放的鏡子後面,存在於現實之內隱密空間的言說方法。
2018/02/03 | 辜振豐
【辜振豐專欄】日本編輯傳奇與明星作家的協和音
日本的出版物中,本土寫作比率甚高,因此編輯的角色十分重要,而且還能夠發揮關鍵作用。
2018/01/07 | 精選書摘
華爾街日報首席主筆教你《報導的技藝》:給寫作者的閱讀指南
初學者在尋找研讀的小說家時,應該選那些長期以來大家公認行文簡潔流暢、毫不費力的小說家。他們是最好的學習典範,加德納稱他們是寫作木匠。
為神秘首富霍華休斯寫「自傳」,出版界史上最大醜聞作家辭世
1981年,克利夫.爾文出版了自傳體小說《騙局》(The Hoax),講述自己瞞天過海的傳奇經歷。該書銷量突破百萬本,獲得書評高度肯定。爾文在書中為自己辯駁:「我從沒有意識到自己犯了罪,這認為這只是一場惡作劇!」
2017/12/02 | 精選書摘
瑪格麗特愛特伍給你的人生建議:除非我知道讓你掙扎的問題,不然怎麼給忠告?
在所有妳學會的課題中,肯定有妳認為值得傳遞給別人的智慧吧。「好,那我有一句話可以送你。你聽聽看:『通常會扎傷你的仙人掌都是小的,不是大的。』」
2017/11/01 | 辜振豐
【辜振豐專欄】迷戀巴黎的日本文壇奇才——鹿島茂
自從二十世紀以來,西方誕生一些飽學之士,他們談起歷史文化,彷彿在我們面前娓娓道出一則則生動而有趣的故事。二戰後,日本也孕育不少學者,其中最傑出的,當推鹿島茂和海野弘。他每年會推出四、五本著作,而且都深受日本讀者的喜愛。
2017/10/10 | 精選書摘
若問我的風格,請想想耶路撒冷的石頭——關於以色列國寶級作家艾默思.奧茲
著名希伯來文學評論家格肖姆.謝克德認為,《我的米海爾》帶有明顯的自傳色彩。多愁善感的漢娜有些像奧茲的母親。奧茲承認,他的許多作品中均有自己生活的影子。
2017/10/10 | 精選書摘
《地下室的黑豹》:探尋背叛與忠誠的真諦,艾默思.奧茲的記憶之書
《地下室的黑豹》用形象的筆法表達了作家的人生理想,在歷史與現實之間建構了一種象徵性的聯繫,對本民族信仰深處某種極端性因素發出了危險信號。
2017/09/22 | 精選書摘
李永平:我的故鄉,我如何講述
我今天是百分之百的台灣人,做為小說家也是made in Taiwan,我是台灣訓練出來的小說家,台灣對我恩重如山,我一直把台灣當作我最愛的養母。我的生母是婆羅洲,我有一個莫名其妙的母親,我的嫡母,是中國唐山。那是我父親給我的,我不能不接受。
2017/09/08 | 精選書摘
胡晴舫《無名者》:終於日本的村上先生
村上春樹說,寫旅遊文章「這種事繼續做幾次之後,就會很清楚地知道自己這個人的思想或存在本身是多麼一時性、過渡性了。」
2017/09/07 | 羊正鈺
「過去多是漢人、男性、異性戀文學史」上百位作家連署減少文言文
朱宥勳認為,「台灣國文教育最荒謬的地方,就是一個學生就算認真地唸了六年國文課,他走進書店裡面,卻幾乎一個作家都不認識。」
2017/08/15 | 精選書摘
名作家與暢銷書之神的掏心對談:從兔子蛻變為老虎時,無論多小心還是會招來詆毀
你必須先當一隻兔子,不能突然變成老虎。扮演一隻兔子,男人就會放心接近,還會提供協助。換成是老虎,只會得到「那傢伙很囂張」的評語,人家根本不會把你放在眼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