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11/24 | 精選書摘

《我們不在咖啡館》:用鐵窗和毛玻璃包裹自己,「步登公寓」難道也是白色恐怖的產物?

人們總說新世代作家往往偏重挖掘個人的內在,是「肚臍眼作家」;和關心社會、作品洋溢煙火氣的上一代作家風格迥異,兩個世代等於兩個世界。比較步登公寓和電梯華廈,我懷疑,兩代作家的根本差異,會不會是由居住環境造成?

2020/11/24 | 精選書摘

《我們不在咖啡館》:一個警察會打人的城市,寫不出真正的犯罪推理小說

「如何在定罪率近百分之百的城市寫犯罪小說?」保羅・弗倫斯的一篇文章提出這樣的疑問。中國所有城市,刑案起訴定罪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九,沒有一點破綻和翻轉的空間,這樣的地方如何出產精密設局的犯罪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