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16 | 羊正鈺
入圍諾貝爾文學獎「獎外獎」,村上春樹要求撤銷提名
「我們想要創造一個全新、獨特的授獎程序。」入圍者交由瑞典各地圖書館員提名,被提名人必須寫過至少2本書,在最近10年有發表作品。而一個月後,也是今年諾貝爾獎揭曉的時候。
2018/09/16 | 羊正鈺
入圍諾貝爾文學獎「獎外獎」,村上春樹要求撤銷提名
「我們想要創造一個全新、獨特的授獎程序。」入圍者交由瑞典各地圖書館員提名,被提名人必須寫過至少2本書,在最近10年有發表作品。而一個月後,也是今年諾貝爾獎揭曉的時候。
2018/10/05 | 精選書摘
伊森霍克《騎士守則》:我沒有「墜入愛河」,因此我永遠無法「失戀」
我知道這可能不是年輕人想聽的童話故事,但我保證,如果我可以許一個願,我會希望你們每個人都可以感受到我對你們母親和你們母親對我的那種愛。
書房和書桌對作家很重要,但鍾理和那個能叫「書房」嗎?
家有書房有書桌當然好,沒有也不用妄自菲薄,有或沒有,與學習、閱讀、寫作的成果,沒有絕對關聯。
2018/10/15 | 精選書摘
《拖延有理》:選擇是個賤貨,我們不只想要一樣東西,卻只能要一樣東西
最根本的分歧之一,是此時的自我和未來的自我。當下此時的自我可能想要趕走自己所有的義務,未來的自我則必須處理後果。當我們沒辦法讓存在於自我議會內相互競爭的黨派維持和諧時,就會開始拖延。
2018/12/25 | 精選書摘
改寫美國文學史的傳奇編輯:我們真正的歧見只有一個——她恨逗號、我愛逗號
我講了這麼多不同的作家和編輯的互動方式,為的是證明,只要一方相信另一方的判斷和善意,不論雙方如何互動,都可以產生成效。作家放開心胸、屏棄自我,才聽得見編輯的建議;編輯知道作者包容、自信,會接納或放棄他的建議,才會暢所欲言。
2018/09/30 | 精選書摘
《愛書人的神奇旅行》:《地下室手記》與《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
是什麼促使男人報復、辱罵女性、與其他男性對戰,然後變得滿腔怒火與挫折?杜斯妥也夫斯基之前,少有作家膽敢一窺人心黑暗齷齪的角落,認真探討(通常是男性)心理的不愉快層面。
2018/10/01 | 精選書摘
《地板會被書壓垮嗎?》:如何面對被書掩埋的書房?
作家或研究學者因職業關係,常需要與大量資料搏鬥、四處採訪好寫出作品;也為了作品的參考資料日漸累積,結果造成地板塌陷、藏書繁多進而壓迫到生活空間。本篇將介紹日本作家草森紳一和井上廈,他們誇張的藏書量。
2018/12/14 | Daphne Chung
Ep.46 影評家|馬欣:我可能會忘記手機,但不會忘記電影
今年馬欣的新作《階級病院》不同以往,她紀錄了自己的成長經驗,小時後被欺壓霸凌的故事,並寫出家族變遷以及所經歷的階級改變,跟以往的影評或樂評不同。為什麼馬欣要寫這本書呢?她想讓讀者知道什麼?今天的內容主要是聊《階級病院》,有也少部分的電影評析,今年的金馬獎,馬欣最喜歡的是哪一部電影呢?來聽聽電影之外的馬欣吧。
芥川獎得主平野啓一郎:「愛」是因他人而變得能喜愛自己
我所謂的愛自己,並不是攬鏡自照,感嘆:「我真是太喜歡自己了。」而是因著他人而能愛自己,或者透過他人而喜歡上自己,我想這就是「愛自己」的入口吧。
芥川獎得主平野啓一郎:「愛」是因為他人而變得能喜愛自己
我所謂的愛自己,並不是攬鏡自照,感嘆:「我真是太喜歡自己了。」而是因著他人而能愛自己,或者透過他人而喜歡上自己,我想這就是「愛自己」的入口吧。
2018/11/09 | 精選書摘
變成一個更高明的你!春訪余光中先生談創作與人生 
現在我對修改有一個看法,就是什麼叫修改呢?你寫了一篇作品第二天要改,可是第二天的你還是第一天的你,你憑什麼能改呢?所以這時候你就要聚精會神,高度集中,把自己提升得比昨天更高明,要變成一個更高明的你,才能回過頭來改比較不高明的你。
2018/11/08 | 周雪君
異見作家馬建文學節講座被「大館」取消
香港國際文學節邀請了異見作家馬建在大館舉行兩場講座,突然收到大館通知要求取消,沒有提供任何原因。文學節主辦單位正另覓場地舉行講座。
2018/12/07 | 精選書摘
架空歷史小說《巴黎》選摘:您能在著火的乾草堆裡找出一根針嗎?
菲耶以架空歷史小說的取徑,將柏林的歷史置換成巴黎,重新檢視一段以冷為名的戰爭,以及人類文明的惡性、愚蠢與美。
2018/09/30 | 精選書摘
《愛書人的神奇旅行》:《魯賓遜漂流記》與《格理弗遊記》
我們通常會讚賞偉大文學作品的寬宏大度:我們會說莎士比亞的「人道精神」,華茲華斯的同理心,艾略特的人本情操能夠憐憫他人處境。但綏夫特卻是屬於相當不一樣的傳統。
2018/10/01 | 精選書摘
如何處理被書掩埋的書房?
作家或研究學者因職業關係,常需要與大量資料搏鬥、四處採訪好寫出作品;也為了作品的參考資料日漸累積,結果造成地板塌陷、藏書繁多進而壓迫到生活空間。本篇將介紹日本作家草森紳一和井上廈,他們誇張的藏書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