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1/16 | 周雪君
J·K·羅琳談寫作:在所有人都說是死胡同的路上找到成功
哈利波特作者J·K·羅琳談寫作,鼓勵有志成為作家的人,要全力以赴,即使失敗也能好好面對自己。
2019/01/08 | 周雪君
法國作家:50歲或以上的女人「太老」不能愛,根本當她們「隱形」
50歲的法國作家Yann Moix表示,50歲或以上的女人,他看不上眼,他喜愛的是年輕的亞洲女人。這番「狂言」惹來抨擊,但Yann Moix卻說,他喜歡什麼不用對其他人負責。
2019/05/09 | 羊正鈺
吳明益:中國不懂台灣文化,兩岸緊張都是政治人物造成的
吳明益提到,自己認識的一些中國知識分子與作家,非常理解台灣的處境與文化現狀,這些文化界人士的態度與北京當局相去甚遠。
2019/03/12 | fanny
【中年大叔murmur系列】專訪五月天石頭:天團吉他手的人生作文課
身為天團五月天的吉他手,寫過《星空》、《如煙》、《倉頡》等膾炙人口的歌曲,拍過電影《百日告別》、《幸福城市》的石頭是許多人偶像,私底下的他有著多重的面向,例如他熱愛寫作⋯⋯
2019/02/09 | 精選書摘
楊婕《她們都是我的,前女友》:恨的教育
與自己有類似質素的孩子,總讓成人想起年少的寂寞,而那種寂寞,又促使他把那個孩子變得跟他一樣寂寞。我在無意間,就這麼承接了歐最內裡認同危機的困苦。
2019/07/18 | 精選書摘
《感動,才有影響力》:松本清張和盧廣仲的社會性
我對這樣的創作者感到佩服,不只是因為他們主動關注社會,更因為他們做得夠好,好到這個原本讓人感到有些殘酷的社會,因為他們的作品而變得稍稍可以忍受一些。
2018/10/05 | 精選書摘
伊森霍克《騎士守則》:我沒有「墜入愛河」,因此我永遠無法「失戀」
我知道這可能不是年輕人想聽的童話故事,但我保證,如果我可以許一個願,我會希望你們每個人都可以感受到我對你們母親和你們母親對我的那種愛。
2019/07/14 | 讀者投書
【填志願十年後爆炸徵稿】找一份早午餐店的工作有多難?因為我的履歷太漂亮!
很多人對「餐旅管理」的想像,完全忽略了我們學過成本控制、企劃撰寫、人力資源管理等等,一間企業需要的我們都會,但他們只在乎我的畢業證書上寫得是餐旅管理系畢業,好歹我也有個「管理」欸!
2018/09/16 | 羊正鈺
入圍諾貝爾文學獎「獎外獎」,村上春樹要求撤銷提名
「我們想要創造一個全新、獨特的授獎程序。」入圍者交由瑞典各地圖書館員提名,被提名人必須寫過至少2本書,在最近10年有發表作品。而一個月後,也是今年諾貝爾獎揭曉的時候。
書房和書桌對作家很重要,但鍾理和那個能叫「書房」嗎?
家有書房有書桌當然好,沒有也不用妄自菲薄,有或沒有,與學習、閱讀、寫作的成果,沒有絕對關聯。
2018/12/25 | 精選書摘
改寫美國文學史的傳奇編輯:我們真正的歧見只有一個——她恨逗號、我愛逗號
我講了這麼多不同的作家和編輯的互動方式,為的是證明,只要一方相信另一方的判斷和善意,不論雙方如何互動,都可以產生成效。作家放開心胸、屏棄自我,才聽得見編輯的建議;編輯知道作者包容、自信,會接納或放棄他的建議,才會暢所欲言。
芥川獎得主平野啓一郎:「愛」是因為他人而變得能喜愛自己
我所謂的愛自己,並不是攬鏡自照,感嘆:「我真是太喜歡自己了。」而是因著他人而能愛自己,或者透過他人而喜歡上自己,我想這就是「愛自己」的入口吧。
2019/11/05 | 精選書摘
《編輯這種病》: 假如作家內心存在著傷口, 我就朝那裡開刀
以我的做法,假如他們內心存在著傷口,我就朝那裡開刀,即使他們百般痛苦,仍會要求他們寫出來。做到這個程度,作家們才有機會將自己最真實的內在生命呈現在世人面前。
芥川獎得主平野啓一郎:「愛」是因他人而變得能喜愛自己
我所謂的愛自己,並不是攬鏡自照,感嘆:「我真是太喜歡自己了。」而是因著他人而能愛自己,或者透過他人而喜歡上自己,我想這就是「愛自己」的入口吧。
2018/11/09 | 精選書摘
變成一個更高明的你!春訪余光中先生談創作與人生 
現在我對修改有一個看法,就是什麼叫修改呢?你寫了一篇作品第二天要改,可是第二天的你還是第一天的你,你憑什麼能改呢?所以這時候你就要聚精會神,高度集中,把自己提升得比昨天更高明,要變成一個更高明的你,才能回過頭來改比較不高明的你。
2018/10/15 | 精選書摘
《拖延有理》:選擇是個賤貨,我們不只想要一樣東西,卻只能要一樣東西
最根本的分歧之一,是此時的自我和未來的自我。當下此時的自我可能想要趕走自己所有的義務,未來的自我則必須處理後果。當我們沒辦法讓存在於自我議會內相互競爭的黨派維持和諧時,就會開始拖延。
2018/10/01 | 精選書摘
《地板會被書壓垮嗎?》:如何面對被書掩埋的書房?
作家或研究學者因職業關係,常需要與大量資料搏鬥、四處採訪好寫出作品;也為了作品的參考資料日漸累積,結果造成地板塌陷、藏書繁多進而壓迫到生活空間。本篇將介紹日本作家草森紳一和井上廈,他們誇張的藏書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