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0/28 | Abby Huang
「婦聯會現在好好的,管它過去在幹嘛?」柯文哲一席話掀「轉型正義」討論
針對柯文哲的談話,不當黨產委員會指出,這樣的說法好像殺人只要悔改,就可以不要追究刑責,「應該很危險吧。」
「除垢」的轉型正義,能夠提升選舉公正性嗎?
除垢法的施行讓先前的「加害者」們離開公職,不只移除他們的政治影響力,也建立了新的民主政治體制,等於宣示政治菁英不應為了特定黨派利益設定遊戲規則,否則將與過去威權統治時期無異。
2018/10/10 | 法操FOLLAW
為什麼「行政機關」促轉會可以撤銷過去「司法機關」的不當判決?
以司法本身「不告不理」的被動性質,只有在受難者或受難者家屬請求平反時,法院調查機制才會啟動。然而,白色恐怖的受難者中,又真的每個人都會站出來要求平反嗎?有的人因為傷痛太過沉重而不願意出面,有的人早已過世。由法院主導的真相調查,必定會因為忽略「沉默的受害者」而有所缺漏。
2018/10/09 | 法操FOLLAW
鹿窟事件轉型正義:1270人有罪判決暨其刑視為撤銷
「鹿窟」位於新北市石碇的山區,過去以包種茶和採礦聞名,村民有一半是礦工。但這樣看似與世無爭的小村落,卻在1952年(民國41年)12月間發生了政治受難者逾400人的「鹿窟事件」。據當地居民的陳述,當時部分村民遭捕後即被拘禁於狹小房間內,過程中更刑求逼供。
2018/10/05 | 李秉芳
促轉會公告1270位政治受難者「無罪」,蔡英文:對不起,讓你們久等了
蔡英文總統表示,過去即使對家屬有補償、頒發恢復名譽證書,沒辦法消除錯誤判決紀錄,她知道每個受難者都引頸期盼這天的到來,但還有很多人等一輩子等不到。
「除垢法」只是政治操作,還是真有正面效果呢?
除垢或者人事清查,近日因為促轉會前副主委張天欽的言論,成為台灣轉型正義工程的爭點之一,雖然台灣社會對於除垢或者人事清查的效果仍然抱持懷疑,然而由中東歐國家的經驗指出,長期而言,施行除垢與人事清查都有助於增加公民對於公共制度或政府的信任。
促轉會「升格」東廠──公公您在說笑吧?
雖然我對政治知識相當薄弱,但也耳聞轉型正義在平反過去集權政府與白色恐怖之壓迫,東廠正是壓迫構陷與不正義的典型,搞轉型正義搞到自比東廠,這種要求我想十萬鄉民大概都沒聽過。
2018/09/21 | 李秉芳
促轉會拿出「張天欽報告」:不容許錯誤再發生,但也不會停止對於加害者的討論
楊翠表示,轉型正義絕非個別黨派工具,也不該被反對者或前威權政黨化約為黨派鬥爭,從而迴避了對自身責任的清理。
2018/09/14 | 讀者投書
張天欽火速請辭,「不操作可惜」
台灣社會到底什麼時候才要針對所謂的「敏感議題」來場紮實的價值觀衝突、辯論?轉型正義的目的之一,不就是要給大眾樹立新的價值準則嗎?   
2018/09/14 | 李修慧
藍委為了「操作侯友宜」事件衝進行政院,促轉會說的「除垢法」是什麼?
根據東歐的《除垢法》,職位之候選人有義務向政府提交聲明書,說明自己於共黨統治時期是否曾與情治單位合作,坦承過往不為罪,而說謊將受處罰。
2018/05/08 | 李秉芳
立法院通過促轉會名單,在野黨們反對、拒投的理由是什麼?
促轉會委員名單從行政院提出至今不少風波,不過今天在立法院投票通過,國民黨和親民黨仍對於民進黨推動的「轉型正義」不滿抗議。
2018/04/04 | 讀者投書
宜蘭民主運動為何唾棄促轉會主委黃煌雄?
黃煌雄既不尊重郭雨新、也不感謝林義雄、更瞧不起郭雨新與林義雄的老戰友。他打的算盤,其實是在宜蘭另立和國民黨妥協的黨外勢力,終於致使宜蘭黨外正統傳承勢力唾棄他。
2018/04/03 | 林艾德
當你為多瑙河畔的鞋子泛淚時,可曾想到曾受同樣命運的淡水河岸台灣人
「台灣與歐洲看待轉型正義的差別」從來不在「和解」,而在「真相」跟「正義」,國外轉型正義的真相是如此的鉅細靡遺,就像是我們的凶案新聞一樣,可以激發民眾的正義感與同情心,而用來平息這股民氣的,自然就是正義的審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