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10/09 | 《思想坦克》

大法官的轉型正義責任,就從公布「評議秘密不公開」的釋憲檔案開始

大法官不僅僅應該在現在與未來的解釋中落實轉型正義,更應公開過往解釋做成過程的資料,唯有誠實面對過往前輩所做成的每一號解釋,才能真正達到轉型正義所追求還原歷史真相,釐清責任歸屬的目的。

2020/09/07 | TNL 編輯

故宮的國寶是國民黨的?黨代表呼籲要回門票收入,黨產會:國寶不是「黨寶」

昨天一名國民黨代表在全代會提「故宮國寶是國民黨的」,前促轉會副研究員吳佩蓉則指出,算盤看似打得精,但事實上,故宮每年的門票收入根本不足以支撐故宮的歲出預算。

2020/07/25 | TNL 編輯

翻閱千頁政治檔案,范雲發現自己曾被國家「專案監控」超過8年

和她有關的檔案超過千件,自己是1986年後唯一被情治系統以「專案」監控的學生,目的是要蒐集她違反國家法令的證據,準備有機會起訴。

2020/05/18 | TNL特稿

【520檢視蔡英文-轉型正義篇】促轉會致力於檔案開放與調查,其他三大任務則進展不明

台灣未在民主化初期著手轉型正義工作,長期延宕之下,社會大眾對威權統治失去記憶,對轉型正義缺乏關心。據筆者所接觸,一般民眾不說、即使是知識份子都對轉型正義概念十分陌生。因此,在台灣推動轉型正義的首要工作,應該是面向大眾、帶領議題、喚起對威權歷史記憶與關心。

2020/02/17 | TNL 編輯

促轉會公佈林宅血案調查報告:凶嫌關鍵錄音已被銷毀,不排除威權政府涉案

對於有無鎖定任何有關凶嫌的特徵、姓名等資訊。促轉會的尤伯祥指出,無論是已經解密、未解密的資料,目前都無法掌握是誰所為。

2020/01/16 | 李秉芳

「林宅血案」前澳洲學者電話內容曝光,解密檔案再等10年

國安局認定這批檔案「有嚴重影響國家安全或對外關係之虞」,援引《政治檔案條例》規定,使這批檔案須屆滿50年後,才能提供外界閱覽。

2019/12/24 | Abby Huang

德國將「免考試」承認台灣駕照!台德簽署「互換駕照意向書」近期上路

除了與德國簽訂免試換駕照,台灣近期也與德國簽署「轉型正義共同合作意向書」,將在轉型正義的工程上'互相交流合作。

2019/12/07 | Abby Huang

白色恐怖最小政治犯:陳久雄13歲經歷滅村,沒審判、沒判決書被關7年

「鹿窟事件」的逮捕行動,陳久雄是最後一批被捕的居民,當時他只有13歲。如今看到香港反送中有孩童被抓的新聞,陳久雄說「感同身受」,更指出以前被抓的情況比現在還慘。

2019/07/04 | 羊正鈺

「政治檔案條例」三讀通過,拒絕移歸國家檔案可罰500萬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表示,政治檔案條例為促轉條例的配套法案,亦是檔案法之特別法,對於政治檔案之徵集、解密、應用開放有特別規範,有助於還原歷史真相。

2019/05/31 | 潘柏翰

促轉會週年除罪近6000人,楊翠:最大困難在「檔案常被遮蔽」

今天是促轉會成立一週年的日子,代理主委楊翠接受廣播專訪時除了細數施政成果,也提及目前最大的困難在於「檔案內容經常被遮蔽」,必要時也需要高層召集跨部會協商。

2019/02/28 | 李秉芳

促轉會第3波撤銷有罪判決名單:為何228事件受難者人數遠少於白色恐怖?

第3波的名單共有1056人,其中僅70人與二二八事件有關,促轉會由此理解到1947年發生的二二八事件與1949年開始實施至1991年的白色恐怖,二者在本質上有極大差異。

2018/12/18 | 李修慧

除了研究「國幣改版」、中正紀念堂三軍儀隊,促轉會半年來還做了什麼?

促轉會除了處理上述提到的中正紀念堂、蔣公銅像、國幣改版等爭議,也報告4個小組半年工作成果,包括「政治暴力創傷療癒計畫」,也正規劃建置「臺灣轉型正義資料庫」。

2018/12/09 | 羊正鈺

祖父「楊逵」也除罪,楊翠:扛著有罪的標籤過日子,最難的是「和自己和解」

楊翠說,對楊逵的5個子女來說,他們從小背負著父親是有罪之身的標籤,難免會覺得都是父親楊逵的錯,「不管你有冤沒冤,我們很冤。」

2018/12/02 | 李修慧

獄中傳紙條被判死、拒絕加入組織是「知匪不報」,促轉會第二波平反1505位政治犯

促轉會指出,第2波中就有5人是依據促轉會調查,首度獲得刑事除罪。這些過去沒有領過補償者,可能是沒有後代在台灣、相關單位聯繫不到當事人或親屬等原因,當年沒有獲得平反與補償。

2018/10/28 | Abby Huang

「婦聯會現在好好的,管它過去在幹嘛?」柯文哲一席話掀「轉型正義」討論

針對柯文哲的談話,不當黨產委員會指出,這樣的說法好像殺人只要悔改,就可以不要追究刑責,「應該很危險吧。」

2018/10/11 | 菜市場政治學

「除垢」的轉型正義,能夠提升選舉公正性嗎?

除垢法的施行讓先前的「加害者」們離開公職,不只移除他們的政治影響力,也建立了新的民主政治體制,等於宣示政治菁英不應為了特定黨派利益設定遊戲規則,否則將與過去威權統治時期無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