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0/10 | 法操FOLLAW
為什麼「行政機關」促轉會可以撤銷過去「司法機關」的不當判決?
以司法本身「不告不理」的被動性質,只有在受難者或受難者家屬請求平反時,法院調查機制才會啟動。然而,白色恐怖的受難者中,又真的每個人都會站出來要求平反嗎?有的人因為傷痛太過沉重而不願意出面,有的人早已過世。由法院主導的真相調查,必定會因為忽略「沉默的受害者」而有所缺漏。
2018/09/14 | 李修慧
藍委為了「操作侯友宜」事件衝進行政院,促轉會說的「除垢法」是什麼?
根據東歐的《除垢法》,職位之候選人有義務向政府提交聲明書,說明自己於共黨統治時期是否曾與情治單位合作,坦承過往不為罪,而說謊將受處罰。
2018/05/18 | Abby Huang
「審判之地」變成「和解之地」:全台2座國家人權博物館相繼揭牌成立
蔡英文表示,未來除了擴大實施讓法官到綠島園區受訓,也期望這個亞洲第一個以不義遺址作為主軸的人權博物館,能跟世界分享台灣民主和人權發展的經驗。
2018/03/01 | 讀者投書
促轉條例「被」缺席,台灣原住民轉型正義何去何從?
目前台灣社會的整體意識,對於族群的轉型正義是否成長到足夠成熟的階段?或是仍舊認為是一群會吵的孩子有糖吃?相關的歷史教育、或是政府部門的民族敏感度,這些最基礎培育的工作在哪?這些都是非常值得花時間深思的問題,不應該只淪為時限到未實現、誰就引咎下台的個人發誓性言論。
2018/01/04 | 林艾德
國民黨政二代面對歷史責任問題,完全是隨著利益擺盪
對面利益,他們選擇可以拿比較多的社群主義式論述,面對責任,他們選擇可以負擔比較少的個人主義式論述。然而,一分耕耘一分收穫是不變真理,當有一群中華民國人一分耕耘十分收穫時,就表示有另一群台灣人,十分耕耘只有一分收穫。
2017/12/13 | 書傳媒
《青島東路三號》:「促轉條例」背後的荒謬年代
1950年的青島東路三號,約是現在的台北喜來登飯店之地,當年是軍法處看守所,許多的台灣精英知識分子,都在這裡等待判決。侯孝賢電影《悲情城市》中,作家鍾理和之弟鍾浩東,即是從這裡走向馬場町的槍決之路,獄友在此傳唱「幌馬車之歌」紀念他。在荒謬年代,愛國本身是值得死的罪愆⋯⋯他們是台灣最後一代理想主義者。
2017/12/11 | 李修慧
促轉條例「切割」原住民,原團:現在的國有土地多是「贓物」
儘管充公原住民族土地的日本人已經走了,政權是有連續性的,國民政府接收許多日本人留下的國有土地,為何不能歸還或賠償?
2017/12/10 | 李修慧
《促轉條例》通過就要把中正路全改名?蔡英文:把轉型正義簡化為「改路名」太可惜
轉型正義所涉及的是整個國家與社會的過去,所以「把那一段我們共同走過的苦痛,直接簡化為改名,實在是一個很可惜的事情」。
2017/12/09 | 羊正鈺
中正紀念堂不如轉型「歷任總統文物館」,全台45處「不義遺址」在哪兒?
長年關注中正紀念堂轉型議題的陳儀深說,中正紀念堂存在多年,成為觀光景點,還有兩廳院是市民生活重要部分,應是轉型,不是拆除。
2017/12/08 | If Lin
【圖表】全國擁有最多條「中正路」的城市,竟然是在南台灣
「中正」這個字詞已經常常出現在我們的生活周遭,然而,隨著社會轉型正義的進展,這個紀念威權的字詞也變得敏感,而且是否仍需保留,也受到各方關注。到底台灣各地有多少中正介壽為名的行政區、學校跟道路呢?
2017/12/05 | Lo
《促轉條例》三讀!歷經14年的等待,行政院將成立「促轉會」推轉型正義
柯建銘表示,轉型正義中有一塊大家不敢觸及,就是避談加害者的迫害,政府從沒在法律、道德上追究,「今天大家要了解加害者是誰,我們不是要鞭屍。」
2016/07/17 | 讀者投書
轉型正義不是只有清黨產而已,「除垢法」才是彰顯正義的途徑
台灣的轉型正義,賠償了受害者,政府道了歉,現在要清國民黨的黨產,猶如一計又一計的擦邊球,卻從來沒有直搗核心,找出加害者為過去負責、道歉,並且對其進行懲罰、審判。
原住民族在過去歷史中所受的迫害,真的能單純用「轉型正義」來解決嗎?
若這個國家有將原住民族視作為這塊土地原本的主人,並且承認過去歷史上對原住民族有過諸多的壓迫,那麼就應在草案中賦予原住民族一定的高度,來標示原住民族的特殊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