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13 | 張宇韶
人格分裂與雙重標準,韓國瑜選戰策略對台灣民主的負面效應
美國期中選舉後,許多媒體隨風起舞戲稱「川普失敗」,但在面對台灣同樣人物、情境、事件、言行、話術時,這些媒體與菁英不僅持相反的立場與雙重的標準,甚至反成為民粹效應推波助瀾的主要來源。
保守反動的時代潮流,反映20世紀自由主義的巨大挫敗
並不是所有的保守主義者都鼓吹或從事暴力攻擊這些少數族群,但是一旦公共論述越來越常見到這種偏頗言論,卻沒有被譴責或制止,那麼等於縱容這樣極端化的趨勢。
2018/09/17 | 精選書摘
《政治啥玩意》:現代保守主義接近古典自由主義,現代自由主義接近古典保守主義
從古典保守與自由主義以及現代保守與自由主義之間意識形態光譜位置的對調,可見不僅思想本身具有成長性,更重要者,死守某種抽象想法或本屬不智之舉。
2018/07/13 | 破土 New Bloom
華山草原悲劇後,烏托邦如何成了反烏托邦?
即使在尋求打破獨裁統治的社群,也不免會內化獨裁時代的思想。或許草原兇殺案也指出了台灣許多人自認前衛的價值觀有多淺薄:在事態嚴重時,可能就直接回歸到二元性的「完全負責」或「毫不負責」的保守看法,這無疑源自威權時代的心態。
2018/05/13 | Hornet
超過70個國家將LGBT入罪,OutRight如何捍衛性少數的權益?
OutRight Action International不斷積極推動及捍衛全球的LGBT權益。我們有幸訪問到這個重要人權組織的執行長Jessica Stern,深入了解該組織如何努力促進全球LGBT族群的生活。
2018/04/19 | 精選轉載
到底是保守主義的「愚昧」,還是進步主義的自大,對人類的傷害更大?
不懂保守主義真義的保守派,很可惜,只能照字面解釋傳統的意義,純從性行為論事,而加劇了左右衝突。而其實,就算同性戀的存在或是行為違反了神的意旨,那又怎樣?
2018/01/08 | 顏正芳
大腦是個好東西,製造荒謬反智歧視言論的人沒有嗎?
外界因為無法理解反同者為何要以「會令台灣絕子絕孫」這般無知荒謬理由來反對同性婚姻,因而嘲諷反同者「忘了帶大腦」,但依據「認知功能負荷限制」這個解釋模式,外界越嘲諷,反同者更傾向於堅守舊有保守價值和想法。
淺談美國政治操作下的選區劃分:一座沒有國會代表的大城市
不只是台灣政壇正在討論明年怎麼重劃立委選區,選區劃分不公也成為今年美國司法界的熱門話題。本文將目光放到一座人口將近百萬的美國城市,透過細部介紹其選區劃分模式讓國內讀者具體了解美國政治家在這項議題上的操作是多麼的爐火純青。
2017/11/30 | 精選書摘
定義民粹主義:為何川普和桑德斯對美國如此重要?
民粹主義是一種語言,使用這種語言的是一般民眾。他們是不受限於狹義階級的高貴集合體,將他們的對手——菁英——視為追逐私利和反民主的群體,並且尋求動員一般民眾來對抗這些菁英。
2017/09/05 | TIME
年輕一代美國人並不如你想像的「進步」
跟上個世代在年輕時所接受的全國性調查相比,i世代比較支持墮胎權、同志婚姻、大麻合法化,比較不支持死刑,這些通常被認為是自由主義理念。但他們對於諸如槍枝管制、健保法案和政府環境法規的支持度也比較低,而這些通常被認為是保守主義的想法。
2017/07/01 | TIME
川普新口號「匹茲堡不是巴黎」背後隱含的性別意義
「匹茲堡」與「鋼鐵工人」言論,其實會給人相似的感覺,許多人們所追求的特質,常與傳統男性特質相近。榮譽感、父兄威嚴、領導力、兄弟情誼,這些都是傳統男性被期許擁有的人格特質,本身並不會具有侵略性或帶來仇恨,卻被川普用來吸引選民。
2017/06/23 | TIME
我女兒的小學老師向全班表態她支持川普
「全國大多數的人是投給川普,民主黨是悲痛的輸家,需要停下腳步,這些都是老師說的。」女兒從學校回家的路上這樣告訴我,「老師說川普會為國家做盡好事,希拉蕊則是個騙子和壞人。」
2017/04/24 | 李修慧
法國總統首輪投票結束,「女版川普」雷朋與「政治黑馬」馬克宏將角逐總統大位
過去,法國政治只限於左右兩派,但現在中間派的馬克宏進入第二輪,顯示「非左即右」的系統已不能反映現在的世界,無法滿足法國選民的需求。
2017/03/30 | eoiss
《總統川普》書評:如果川普說到做到,那你一定要知道他的施政白皮書
不管你喜歡川普還是討厭他,總之他都會是四年的美國總統,喜歡他的當然要看,討厭的更該多看看,批評要建立在他實際開口與承諾的政見,而不是媒體的塑造的偏見。
2017/03/07 | 觀念座標
共和黨漸漸領悟到川普並非保守主義者,如同《樂來越愛你》並不是奧斯卡最佳影片一樣
反對川普的戰役,必須由右派來領導,因為左派武功全失。現在拜訪地球的外星人可能會以為好萊塢是民主黨,奧斯卡是民主黨提名大會。
2016/11/12 | TNL特稿
川普做對了什麼?希拉蕊做錯了什麼?六個QA談美國總統大選
川普至始至終都不是所謂的共和黨建制派,他不是既得利益者,他不是老共和黨的人,看起來比較像是第三勢力,只是這個第三勢力剛好在因緣際會之下,披上共和黨的戰袍。
2016/11/12 | 觀念座標
川普勝選,對美國與世界未必是壞事
川普不按常理出牌、粗鄙、可能造成動蕩。但很可能,他在當上總統後,其傷害力會比當總統候選人來得小——因為職務的壓力,他的權力還受到另外兩權的制衡。
在追求勞動條件的進步時,市場路線和法規路線如何分工?
本文提醒透過市場機制的估價與評斷,才能讓資源按照社會上每個人的自由意志,分配到需求最甚的地方。而透過行政機關來分配,只會讓少數人取得代表多數人分配資源的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