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08 | 精選轉載
【插畫】馴鹿、麋鹿、駝鹿,你分得清楚嗎?
今天的台灣人聽到鹿,第一個躍入腦海的印象可能是奈良,但以前台灣可是有著大量的梅花鹿,不過也正因為梅花鹿的經濟價值高,早年遭到大量獵殺,再加上棲息地遭破壞,一度面臨絕跡,後來透過人工保護及復育才得以保存。
苗栗縣大尺度路殺報告:人與動物「過馬路」的學問
高風險路段由許多複雜的因子構成,部分路段雖曾有石虎路殺但不能算是高風險,有些路段即使沒有發生過仍然是高風險,而報告的目的,就是希望能在路殺發生前就事先預防。
亞馬遜雨林大火,其實跟台灣的企業有些關係?
臺灣從位於亞馬遜雨林的巴拉圭,以及擁有西半球第二大熱帶雨林的尼加拉瓜進口的牛肉將近1萬公噸,占台灣牛肉進口量的7.7%,2017年,台灣也從巴西進口了108萬噸黃豆,其中有8.3萬噸產地是亞馬遜雨林區。
2019/08/22 | 精選轉載
【插畫】你可以移民,但末日將近的藻礁卻不行
自然,它不說話,而過去的我們因為缺乏海洋永續觀念與保育知識,在不起眼的礁岩和眼前的利益與行事方便之間,默默地將前者犧牲了。
石虎不是台灣特有,全世界總共有幾種?
亞洲豹貓是一種廣泛分佈於東亞及南亞淺山森林的小型貓科動物,在台灣多稱為石虎,是台灣唯一現存的原生貓科物種,過去依照傳統形態學特徵認為亞洲豹貓可分為12個亞種,在最新的基因資料出爐後,恐怕要打掉重練了。
「笨到餓死」、「靠裝可愛生存」的動物?這其實是人類妄下的標籤
喜歡動物、覺得牠們可愛是好事,但要從適當的態度來看待瀕危動物。網絡上有人會調侃某些物種「笨到餓死」、「難怪會瀕危」,但其實牠們瀕臨絕種的原因,可能是人類破壞環境。
幫助石虎除了線上連署,也可以考慮來當「雞舍改造志工」
除了連署,還能為石虎做更多,例如支持友善環境農作物、傳遞石虎議題正確資訊、向親友推廣保育概念、不放養或棄養貓狗等,或者,親自成為「雞舍改造」的志工。
誘拍、擺拍野生動物的歪風,何時才能停歇?
人人都想看到稀有的東西,也人人都想拍到好照片。我承認我也是,我也想拍好照片,去追稀有的鳥,跟人炫耀。但是,為了拍到好照片,用麵包蟲、用朱文錦把鳥誘出來,用聲音把鳥引出來,甚至把附近的樹枝都剪得乾乾淨淨,這樣對嗎?
2019/04/28 | 精選轉載
餵小老虎牛奶、騎象龜、看猩猩模仿人類…這些「體驗」是對動物園的莫大褻瀆
想要親近野生動物是每個人都有的想法,但要如何選擇無害或者對兩者都有益的辦法,是所有人的重要課題。只有當我們把玩心收起來,尊重且平等得面對眼前的動物,這樣的相遇才有意義。
騎象龜、餵小老虎牛奶,這些體驗是對動物園的莫大褻瀆
抱著小老虎餵奶 、看紅毛猩猩在舞台上模仿人類,甚至蹲坐在鱷魚背上拍照......前述種種,看在一個知曉動物園價值的人眼中,卻是對行業莫大的褻瀆。
人類只花了50年時間,便令旅鴿數量從50億降到0
獵人除了使用傳統的弓箭、彈弓和槍枝獵殺外,還會把一棵棵樹燒掉,如此,每一棵樹約可抓到上千隻的旅鴿。僅僅50年的時間,旅鴿由數十億隻降到僅剩千隻。
旅鴿滅絕之謎:從50億到0,人類只花了50年時間
旅鴿在短短半個世紀內,數量從遮天蔽日到消失,人類濫殺與氣候變遷都是凶手,如今只有博物館標本可探究旅鴿究竟如何滅絕。
2019/04/09 | If Lin
【圖表】喪命路上的石虎,死因除「路殺」外,可能還有「犬殺」
石虎在台灣族群數量已經不多,近幾年又因為路殺與棲地破壞,使牠們的生存備受威脅。除此之外,野化的貓狗也可能會對石虎的生存造成傷害,本文利用實地得研究資料佐證,台灣石虎可能遭受貓狗傷害的可能性。
現今動物園的存在目的,就是為了讓動物園永遠消失
動物園只是一個讓人類開心而囚禁動物的牢籠嗎?我們只能說,對個體仁慈,就是對族群殘忍,一旦面臨滅絕壓力又沒有圈養研究的資料,我們只能雙手一攤、毫無招架之力。
現今動物園的存在目的,就是為了讓動物園永遠消失
動物園只是一個讓人類開心而囚禁動物的牢籠嗎?我們只能說,對個體仁慈,就是對族群殘忍,一旦面臨滅絕壓力又沒有圈養研究的資料,我們只能雙手一攤、毫無招架之力。
2019/02/15 | 蕭家怡
澳門舊區活化不是問題,有名無實卻令人嘔血
問題是,現在的情況是以「活化」之名,行「商業化」之實,以「舊區活化」之名,大開社區的門口,為本來已經有資源的人來搞經濟。
2019/02/12 | 港台電視31
《我的鐵道記憶》——沿著鐵軌走到一切的起源,尋找屬於台灣人民的鐵道記憶
台灣鐵道學者正在嘗試討論及思考在鐵道文化保存上,除了在「有形」如鐵道相關建築、火車本體的基礎上,如何同時把「無形」的技術、經驗,甚至記憶和情感一同保存下來。
2019/02/08 | 港台電視31
《我的鐵道記憶》——沿著鐵軌走到一切的起源,尋找屬於台灣人民的鐵道記憶
台灣鐵道學者正在嘗試討論及思考在鐵道文化保存上,除了在「有形」如鐵道相關建築、火車本體的基礎上,如何同時把「無形」的技術、經驗,甚至記憶和情感一同保存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