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5/16 | Project Syndicate
《商船法》徒增運輸成本,美國能擺脫長達99年的貿易束縛嗎?
1920年通過的《商船法》讓波多黎各和美國各州承擔高額運費,如果沒有這類保護主義法律,美國造船業或許終能具備競爭力。
2019/04/09 | 讀者投書
就算交通部除掉Uber,計程車有能力面對下一次轉型危機嗎?
許多歐洲國家提倡「保護工作者而不是工作」,著重提供失業者給付和職業訓練,避免因科技革新時間間隔縮短使得勞工因為年紀、教育背景而面臨威脅,但交通部對計程車業著重「保護工作」的作為,反而可能為台灣構成產業升級的阻礙。
2019/03/29 | Project Syndicate
極左極右的民粹政策,無助解決困頓的經濟問題
通過弱化工作和投資的激勵機制,保護主義以及過度社會福利政策會壓低新增就業,阻礙技術進步並拉低經濟增長。換句話說這些策略根本不是在促進包容性增長,而是反其道而行之。
2019/01/09 | Project Syndicate
在川普粗暴的保護主義之下,還是有國家獲得好處
儘管存在中美貿易戰的整體負面影響,那些仍然堅持開放之路的經濟體——如歐盟,印度,日本或韓國——可能會從貿易轉移中獲得一些好處。而越來越多的統計資料也表明這類轉移已經發生。
2018/11/25 | Project Syndicate
全球產能過剩的事實,讓川普的鋼鐵關稅更令人費解
當美國鋼鐵業說服小布希對進口鋼鐵徵收8%至30%的關稅時,估計為美國鋼鐵業創造了6000個就業機會,但相關鋼鐵消費業卻損失了約20萬個就業崗位。
2018/06/16 | 李秉芳
中美貿易戰一觸即發:川普對500億貨品課25%關稅,中國如何「回敬」
中國商務部表示,北京將以同等規模和力度的關稅制裁回應美國的做法,並宣布之前雙方磋商達成的所有經貿成果將同時失效。
2018/06/09 | 讀者投書
「川金會」倒數:保護主義下的國際秩序,終將「多敗俱傷」
川普自去年就任接下總統大位後,「不按牌理出牌」的個性讓國際社會傷透了腦筋。而貿易戰背後所牽動的,更與鞏固川普在國內的選票有著密切關係。面向下週金川會,各國舉動頻頻為的就是在這場角力中能佔有一席之地。
2018/06/03 | 李秉芳
不滿美課鋼鋁關稅各國圍剿美國財長,G7變成G6+1
法國財長勒梅爾在G7會議中,當場質問美國財長梅努欽:「你自己都不遵守WTO規範了,要怎麼讓中國也尊重國際法呢?」
2018/03/30 | 男性解放
推離潛在盟友的危險:回應〈我懷疑男性的「女性主義者」〉
男人當然可以是女性主義者;「男人也被父權傷害」視使用的脈絡和方式,亦不一定是適得其反的負面口號。不過,一如〈懷疑〉所提醒的,男性在參與性別平等運動時,也需要不斷反思自身的優勢位置。
2017/07/15 | Project Syndicate
從解決方案演變為代罪羔羊,G20誤入歧途的全球主義
我們經濟學家在教授比較優勢原理和貿易的收益時,都會解釋自由貿易做大了國內經濟的蛋糕。我們做貿易,不是為了要給其他國家好處,而是為了增加本國公民的經濟機會。用樹立貿易壁壘的方式回應其他國家的保護主義,等於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2017/05/31 | 黎蝸藤
在通俄案爭議中,川普的首次出訪成績單——中東回歸傳統,歐洲蜜月不再
川普的中東之行基本上成功奠定了美國在川普時期的中東策略:即建立美國、以色列與遜尼派伊斯蘭國家之間的同盟,以對抗什葉派穆斯林,及與俄羅斯劃分勢力範圍。
2017/05/02 | Project Syndicate
川普對經濟的無知,會引發貿易戰爭嗎?
美國人不應該讓自己被愚弄。我們的皇帝沒有新衣,無論是進口還是國產的都沒有;而很顯然,他也缺少一位有能力的經濟顧問。
2017/04/14 | FORTUNE
美中貿易戰開打機率有多高?全球貿易骨幹聯邦快遞執行長這樣分析
川普當選後,美中之間貿易戰醞釀開打的說法甚囂塵上。1995年正式進入中國市場的聯邦快遞創辦人兼執行長Fred Smith則是認為,最終可能是以交易收場,而非一場生死鬥。
2017/04/12 | FORTUNE
糾纏全球景氣的三大風險
2017年即便經濟正在復甦中,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發表報告指出,房市、股市與就業市場三大市仍舊充滿變數。
2017/02/28 | 楊之瑜
Uber:美國國務院施壓台灣反Uber法案,交通部:有關切沒壓力
Uber與台灣交通部之間的對戰,在彭博專欄作家Eli Lake的文章中,儼然升級成為台美貿易關係冷卻的導火線。
2017/02/20 | Project Syndicate
是「全球公民」,還是「國家逃避者」?
大同主義者常常遇到杜斯妥也夫斯基的小說《卡拉馬佐夫兄弟》中的角色的困境,他們發現,自己越是熱愛普通意義上的人,就越少熱愛特定的人。
保護主義的反撲:自由貿易的悖論與省思
自由貿易的利益何來? 它如何影響貿易國的經濟?為何大力鼓吹自由貿易、作為資本主義宣揚者的美國,會走向保護主義的回頭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