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


Related Tags:
信仰 宗教
  • 確認
  • .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十八):讓烏合之眾不再烏合
我們有沒有辦法卻知道自我意識的轉變,瘋狂神態的消失與再現,如果有面鏡子在眼前,時時刻刻我們都可以透過鏡子來檢視自己。但鏡子不存在,真正能夠拿來檢視自我的,只剩下非同溫層的思想,而要能接受批評和指教,更是一件難上加難的事情。
2017/09/20 | 讀者投書
近日諸多紫衣信徒談到妙禪的神蹟,是否真有神力?
良好的宗教信仰便是眾生的心靈寄託,但由於世間本就有良好質本與不良質本的宗教與團體,就如同這世上有好人、有善者與有犯罪者、有壞人惡者一樣,也只能眾生們的智慧與觀察明辨好與壞。
2017/09/12 | 精選轉載
【插畫】邪教是怎樣煉成的?
信教信到像中邪一樣做出很多常人無法理解的事情,例如:買千萬跑車送給「上師」、聽佛舞喝下奇怪的飲料之類的。這種宗教多半就是「邪教」。 要知道你接觸的宗教算不算是一種邪教? 就要出動《邪教檢查表》啦! 
2017/07/28 | 精選轉載
香火是民間信仰的核心觀念,「心香取代實體香」是胡扯中的胡扯
這個「眾神上凱道」的活動,呼籲政府機關尊重各宮廟自主管理,不要以政策、公權力直接主導宮廟的走向,表明一爐一香已是底線的明確訴求。卻因舉辦時程與宗教法案的爭議相近,引來反宗教法案之團體,甚至是反年改、反同婚團體的攀附。
2017/07/20 | 羊正鈺
府方澄清政府要「滅香」是謠傳,宮廟號召史上最大「眾神上凱道」捍衛信仰
網路甚至傳言《宗教團體法》在立法院已經二讀,也引起宗教界強烈反彈。蔡英文質疑為何沒見到內政部長出來澄清?隨後又補一句「政府會被害死。」
2017/07/02 | 精選書摘
尼爾蓋曼《美國眾神》小說選摘:在這世界的邊緣,我們的神祇終將遺忘我們
影子出獄那天,彷彿走入了另一個地獄。深愛的妻子死了,而且與他的好友有染;他獲得了自由,但除了自由一無所有。回程路上,影子遇到一個神祕的獨眼老人。老人的名字叫星期三,聲稱自己是神,預言美國將掀起一場神的戰爭。而影子必須擔任他的保鑣,陪他橫越亞美利堅、招兵買馬。
2017/06/11 | 精選書摘
被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無形文化資產」的媽祖信仰
近年來臺灣的媽祖慶典活動已成為宗教觀光活動,吸引上萬信眾踴躍參與,媽祖信仰不僅已是國家所認定的重要民俗活動,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也將媽祖信仰列入無形文化資產,成為了世界重要民俗文化之一。
2017/05/20 | 精選轉載
一群即將被宰殺的豬,最胖的那隻笑得最開心
我們從來沒有想過,我們所信仰這些已經有的知識和學問,都是「懷疑」的人所創造出來的。我們把懷疑的人過濾出去,卻希望台灣的未來能夠有創新革命的精神,這種前後邏輯的矛盾,在這一個充滿信仰的社會,當然沒有人懷疑。
2017/04/10 | 熊仁謙
從《被討厭的勇氣》談佛法的「信」
如上所說的這種信仰有什麼危險?簡單來說,當我們面臨到現實生活的問題,不論是感情、事業或是學業,正確的方式是把握這個成長的機會積極去面對它,但信仰者往往走上的路線是求助外在的力量,進而強化自己的無力感。
2017/03/29 | 王陽翎
遺憾少戲院上映:電影《沉默》內含5大道德諷刺、信仰破滅
電影《沉默》(Silence),幾乎人人對此戲讚不絕口,甚至買票入場觀賞兩遍。可惜,香港主流戲院沒放映,社交網路自然談論不多。作者就此分享電影中的「5大道德與信仰諷刺」。
2017/03/26 | 民俗亂彈
為什麼「徒步進香」會成為現代社會媽祖信仰的實踐與流行?
儀式活動能凝聚信徒的向心力,步行帶著挑戰與苦行的象徵,因此常被作為宮廟挑戰的目標,或是神明指示要進行的鍛鍊。
2017/01/27 | 民俗亂彈
環保不能曲解信仰:香與金都是無可取代的物質
紙與香的使用,體現出臺灣各地的「地方知識」,絕非僅有「燃燒」、「貨幣」的功能。
2017/01/25 | 精選書摘
為什麼要有信仰?為什麼真正的人生是一種宗教的人生?
做一個人最可貴的地方,不在你的命好還是命壞,而在於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自己還有什麼樣的主動的力量可以表現出來。所以你需要知道理解比存在更重要,因為如果你不能理解的話,你的存在意義就不能彰顯,這一點在信仰裡面更是清楚。
2017/01/23 | 羊正鈺
跟上時代的腳步!北港朝天宮首創「刷卡」捐香油錢
歷史悠久的媽祖廟也跟上時代腳步,北港朝天宮與悠遊卡、一卡通公司首次合作!
宗教與音樂:貝多芬與巴哈如何由神性轉生成人性
作者以巴哈樂曲為例,在啟蒙運動理性主義影響之下,分享巴哈如何從信仰體驗之中影響創作。
2017/01/04 | Edvard Tam
若說佛教的主旨是慈悲,其實並不正確
作者跟朋友談及禪修中「喜」的觀念,藉此分享禪修與教佛思想的關聯,以及解釋不同意說佛教主旨是慈悲的一些理由。
2016/12/31 | Hyatt Pan
許多宗教的信仰都有「排外」條款,那我們該去信嗎?
為什麼「幫助他人、為這世界貢獻、好好地愛一個人、愛很多人」這樣簡單的概念不能成為我們的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