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復式正義

修復式正義(英語:Restorative Justice,或譯:修復式司法)基於「和平創建」(英語:peace-making,或譯:和平締造)的思維,主張處理犯罪事件不應只從法律觀點,而是也應從「社會衝突」、「人際關係間的衝突」觀點來解決犯罪事件。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19/05/28 | 精選書摘

吳豪人《「野蠻」的復權》:台灣修復式正義與轉型正義實踐的困境與脫困之道

「脫困」的唯一可能,恐怕就是需要台灣人民接受以下的事實:「我們的民主轉型其實並未成功。歷史的不正義不是過去式而是進行式。司法的不正義只是轉型失敗的必然結果而已。」

2018/06/19 | 書生百用

梁天琦暴動罪判刑背後的爭議︰法官量刑應否考慮道德、政治因素?

有些論者認為梁天琦等人為了香港社會才犯案,如果考慮他們的動機及社會的政治環境,法官可以從輕發落,但法庭明顯否定這種主張。法理學的相關爭論,能讓我們了解兩種立場的理據。

2018/06/05 | 李秉芳

小燈泡父親首次表態:希望判「兇手」死刑、國家讓他「看不到未來」

審理過程中,看見被告失去家庭的協助、缺少朋友支持、無法與社會連結,一次次錯失接住一個人,使其走向極端的可能;但同時也看見現行社會狀況、國家政策與機制中,幾乎沒有矯治、防止再犯的可能。

2018/01/05 | 讀者投書

《與神同行》:閻羅大王的「回復式正義」,與生命和解的可能

因為要達到和解的目的,似乎要求被害者遺忘或放下對於加害者是否已得到懲罰的堅持,放下過去,選擇擁抱曾經傷害我們的對象。而對於「報復式正義」來說,選擇懲罰受害者似乎會造成加害者與受害者的關係再度撕裂,則和解又如何成為可能?

2017/10/31 | GeogDaily地理眼

金門人在「遠離家園」這件事,可以列入某種「金氏世界紀錄」

好像等待一個方案的古厝和洋樓一樣,以「頹屋」的法律身分活著,面對著無從解決的產權,持續腐爛凋敗。這座島嶼城市也在等待一個說法,等待一套論述,撫平過去數十年來做為二等公民的戰爭傷痛,以及面對當代(排除金馬的)台灣民族主義興起的不知所措。

2017/01/17 | 精選書摘

房慧真的人物採訪與記者私語:凝視深淵黃明鎮

黃明鎮幫助陳進興時遭受外界諸多責難,「我原本在美國有份好工作,為什麼要回來和壞人攪和在一起,從黑頭髮做到白頭髮?因為最黑暗的地方,只要有一點點燭光,就顯得輝煌。」

2016/08/09 | 環境資訊中心

【八八風災七周年國賠】日出嘉蘭 重建和解之路

八八風災七周年,受災地區邁向重建之際,或前進光明、穩定,但伴隨著國賠案漫長複雜的訴訟,迄今多只有黯淡的失望結果。台東嘉蘭、屏東好茶、高雄小林、南沙魯四個國賠案進展如何?本系列梳理四案重點脈絡,並帶來最新現況報導,回顧且提醒人們災難從未遠去,戒慎反思不忘。

2014/07/31 | 讀者投書

「殺人償命」未必僅出於報復心態,難道就不是一種合理、公平的正義觀?

反對死刑者認為,應報式正義僅是出於直覺的產物,不合乎正義,較好的選項應是修復式正義。報復心會造成比需要更大的刑罰,增加不必要的社會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