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12 | 精選書摘
《珍・奧斯汀計畫》小說選摘:我們現在有氣派的寄件地址,更適合寫信給亨利奧斯汀
兩名來自未來的研究員連恩、芮秋穿越時空,回到一八一五年的倫敦。喬裝成一對來自西印度群島的富有兄妹,模仿十九世紀的穿著與談吐,珍・奧斯汀最愛的哥哥亨利,成為他們打進奧斯汀社交圈的金鑰匙,使出渾身解數取得她的信任。
英國平民美食「炸魚薯條」,炸的究竟是什麼魚?
「炸魚薯條」據傳於1860年代發祥於英格蘭,至今已有一百五十餘年的歷史,堪稱英國最具代表性的平民美食。只看賣店牆上森羅萬象的菜單,顧客真的知道自己吃到的是什麼魚嗎?
2019/07/26 | TNL特稿
【出國求職攻略】英國篇:在英國職場文化,「After Work Social」是人際溝通的重要一環
英國有來自四面八方的國際人才與企業,加上經濟體規模,決策考量的要素與影響層面很廣,能感受到不同角度看待事情的視野,同時也因為競爭激烈求職不易,工作環境相對高壓,需要自己做好心理建設。
2019/07/08 | Elanor Wang
三個從黑暗面探索歷史,又不落入「娛樂化慘劇」的旅遊行程
近年以戰爭災難等為主題的「黑暗觀光」旅遊行程越來越多,引來「消費慘劇」的批評,但也有一些團體能用不媚俗而淺顯的方式,帶領民眾用黑暗面來探索歷史。
2019/07/08 | Elanor Wang
「接地氣」歷史之旅:「黑暗觀光」與「娛樂化慘劇」只有一線之隔
近年以戰爭、災難等為主題的「黑暗觀光」行程越來越多,也引來「消費慘劇」的批評,但也有一些團體能用不媚俗卻淺顯的方式,帶領民眾用黑暗面來探索歷史。
2019/06/17 | Elanor Wang
倫敦滿滿文青潮店是商業榮景,還是排擠窮人的「仕紳化」?
都市仕紳化在倫敦直達高峰,在文青潮店林立的同時,也出現抗議民眾認為價格高昂的文青小店開在人均收入最貧窮地區實在諷刺,而逐步提高的房價也慢慢的趕走原來窮困的居民。
2019/06/08 | Abby Huang
「接吻給我們看!」 倫敦女同志巴士遇襲震驚英國
被認為是開放的國家的英國中,有超過2/3的LGBT受訪者說,他們會避免和同性伴侶在路上手牽手。
2019/06/08 | Abby Huang
「接吻給我們看」,倫敦女同志在公車遇襲震驚英國
被認為是全球最開放的國家之一,英國卻有超過2/3的LGBT受訪者說,他們會避免和同性伴侶在路上手牽手,以免他人投以異樣眼光。
2019/06/05 | TIME
原來《Black Mirror》都是真的:英國的監視系統越來越像中國
數世紀以來,英美兩國皆曾以國家性的獨斷干預手法來保護人民,但我們希望國家要向人民公開一切,而非人民要對國家開誠佈公。一旦有了臉部辨識系統,這些準則將在「科技創新」的面具下悄悄流失。
2019/06/05 | TIME
原來《黑鏡》都是真的:英國的監視科技系統,越來越像中國
對比中國、英國的嚴密監控和舊金山等地的法規,其實我們的國家不一定要充滿嚴密的保安系統,也能保障人民安全。
2019/05/22 | 本土研究社
6大城市齊炒樓,邊度稅最低?
如果大家再次聽到政府說印花稅已經有效壓制樓市的投資需求、香港剛性需求太多,還要相信嗎?
2019/04/20 | 羊正鈺
【圖輯】是抗爭也是嘉年華,倫敦各大地標遭環保人士「佔領」第5天
據該團體表示,此波抗議活動預計維持2個禮拜,將進行至29日為止。相關活動也擴散到法國和義大利。
2019/04/14 | 亞瑟蘭
我眼前的阿語老師,來自伊拉克「富可敵國」的商業家族
如果有機會,我真希望自己可以介紹白人朋友認識第二個穆斯林、第三個穆斯林……讓他知道,原來伊斯蘭世界也大多是溫馨可愛的,原來穆斯林也就和一般人一樣,都是有七情六慾、愛恨嗔癡的眾生,一如我接下來要寫的這個故事。
2019/03/31 | Elanor Wang
在倫敦暗巷裡買醉:藏在民宅、早餐店、菜市場的秘密酒吧
在倫敦,有些酒吧進門前得說出通關密語、有些得要穿過早餐店的冰箱,雖然看起來十分浮誇,但倫敦酒客最喜愛的,其實還是往「角落」鑽。
2019/03/25 | Elanor Wang
電影沒演的黑暗倫敦:持刀傷人、硫酸、電單車搶匪
倫敦雖然不像小說筆下的壞蛋猖獗,日常中的小奸小惡也夠氣人,從青少年的持刀犯罪、近來越發「流行」的潑酸,到連當地人都頭大的電單車搶匪,英國警察又如何解決這些問題?
2019/03/24 | Elanor Wang
電影沒演的黑暗倫敦:凶刀、硫酸、機車搶匪,和不配槍的英國警察
這座城市,雖然不像小說筆下的壞蛋猖獗,日常中的小奸小惡也夠氣人,從青少年的持刀犯罪、近來越發「流行」的潑酸,到連當地人都頭大的機車搶匪,以不配槍聞名的英國警察又如何解決這些問題?
2019/03/04 | Elanor Wang
如何穿得像個倫敦人:全身黑、七彩襪,夜蒲時猖狂「賣肉」
倫敦人非常壓抑,這個城市在平時——尤其男人——只能在襪子上做做花樣,唯有兩個例外:耶誕節的「醜毛衣大賽」和夜蒲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