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21 | 李秉芳
防「假新聞」再影響選舉,臉書動員300人的「作戰室」如何運作?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遭俄羅斯干預,利用臉書大量申請假帳號及傳播假新聞,令臉書發現這個問題的嚴重性,創辦人兼執行長祖克柏決定將此團隊升級,擴大編制並列為「全公司性最大專案」。
2018/09/20 | 羊正鈺
政院宣稱每月超過100則「假新聞」,其中包括戴資穎呼籲體育改革
行政院秘書長卓榮泰引用NCC警告廣電媒體,若是違反事實查證導致損害公共利益也要開罰。目前最高罰則200萬元,未來尚待精進,希望相關單位嚴加查察,善用法律授權下的政策工具。
2018/09/19 | 讀者投書
當真相成為一種道德:布希亞如何看待假新聞
黛安娜王妃之死的新聞播出後,人們不停述說這場「意外」原本不該發生。按照因果鏈條無限回推,甚至可以得出「如果大不列顛帝國不存在,黛安娜王妃就不會死」這種荒謬的結論。在這裡,真實事實上早已死亡。
2018/09/15 | Abby Huang
【影音】中國官媒動員收看「台灣間諜情報活動」,外媒也揭露在台「間諜」
中國官方發布聲明,為提高國家安全保密意識和反間防諜能力,各部門必須組織所屬人員收看特定節目。
2018/09/14 | 李修慧
國安局為防止中國「輿論戰」下令監控社群、新聞媒體和通訊軟體
國安局舉例,中國央視4月報導「中國舉行海上實彈射擊演練」明明僅使用機槍射擊演習,央視卻使用火炮射擊歷史畫面,國安局認為,該報企圖製造我民心動盪。
天災接連侵擾,日本媒體與民眾的理性冷靜給台灣的啟示
日本媒體盡量不以網路上的訊息做為報導的題材,如果需要使用,也會做到查證,例如詢問相關單位、與對方聯繫,做到自身該盡的責任。但台灣媒體為了搶快搶收視率,寧願錯誤百出也無所謂。
2018/09/01 | FORTUNE
俄國網軍「反疫苗假推文」未在推特上造成影響
「#VaccinateUS(美國疫苗接種)」,藉由這個hashtag,研究人員連結到已被確認是俄國網軍的推文。這些與俄羅斯政治組織有聯繫的網軍,據稱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前,經由推特、臉書和YouTube散播假新聞,以便分散大眾對種族、政治等熱門議題的注意力。
2018/08/29 | 精選書摘
哈拉瑞《21世紀的21堂課》:宗教神話——流傳千年的假新聞
有些人可能因為我把《聖經》拿來和《哈利波特》相比,而感到受冒犯。如果你是一位肯用科學思考的基督徒,可能會認為雖然《聖經》有各種錯誤和虛構,但這是因為《聖經》本來就不是要做為紀實敘述,而是一個藏有深刻智慧的隱喻故事——但請想想,《哈利波特》不也是如此?
2018/07/08 | 人權觀察
世界盃比賽結束哨音響起前,俄國異議人士能被釋放嗎?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距世足賽落幕僅剩不到十天。FIFA日前宣佈關注人權護衛者,以及要求俄羅斯官員釋放人權工作者,可望樹立體育團體運用本身影響力為善的重大先例。
2018/06/11 | TIME
為什麼川普撒再多的謊也無法扼殺真理?
真理就在我們身邊,我們只需要去找尋它。找尋我們在真理、在世界中的定位,是人類最崇高的任務,我們應努力不懈,至死方休。
2018/06/09 | Abby Huang
綠委提案散布「假新聞」要坐牢3天,但誰來負責查核、監管?
紀錄片導演李惠仁說,這種提案一不小心,就會走回以前國民黨言論審查、思想審查的老路。痛批「提案的立委諸公,你們熱暈了嗎?竟然要立法來管制?」
2018/04/23 | TIME
對祖克柏來說,廣告商的買單遠不如全世界買單重要
雖然祖克柏和桑德伯格努力想要站在同一陣線,但愈來愈多的跡象顯示他們的利益可能存在分歧,14年來祖克柏一直在迴避也誤解關鍵性的選擇。臉書應該在哪些方面加強?用戶的隱私和福利?或為了利潤繼續成長?
2018/04/11 | 陳方隅
竟然相信中國的農場文,我都不知道要怎麼教小孩了
外國的月亮真的沒有比較圓,不要再相信那些來路不明、且內容問題一堆的網路農場文章。被有心人士騙歸一碼事,真心相信了錯誤扭曲的訊息,小孩可能還會愈教愈糟。
2018/04/11 | FORTUNE
對抗選舉干預,臉書提出的四種作為
臉書高層在一篇包含他們評論的網誌中,標出了四項重點任務。
我們的民主被誰狙擊?從俄國干預美歐選舉看網路政治作戰
「選舉限定」的資訊戰,謹慎程度跟冷戰時期時期有得比,選舉是民主國家週期性的阿基里斯之腱,如何防止外來勢力透過網路干預大選,往後將是各個民主國家必須面對的重大課題。
2018/03/26 | 林勉一
上了這麼多年Facebook,我們得到甚麼,又失去了甚麼?
上了Facebook和其他社交媒體這麼多年,我們得的多還是失的多?這個我不肯定。肯定的是,經過這麼多年,我們是時候學精明一點,至少學習不把自己無限放大。
2018/03/24 | FORTUNE
YouTube如何逐步把使用者推向極端主義?
「YouTube的演算法似乎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相較於剛開始使用時,一般而言人們閱聽的內容似乎有漸趨極端、煽動的趨勢。」然而,YouTube也如同Facebook、Twitter,宣示其身為中立「平台」而非發行人的立場,拒絕像電視頻道一樣為播出的內容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