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勞力辯證」心理學:越難加入的團體,人會越珍惜?
國外一些兄弟會與姊妹會在你加入前設考驗,要完成後才可以加入這些團體,幾乎都是羞辱人甚至到對生命會有危害的程度。而且研究還有提到,被羞辱越嚴重的人,反而對這個團體會有更高的評價。
2019/05/31 | 精選書摘
《媽媽的逆襲》:不要害怕和自己不一樣的人——所謂的不一樣只是一種錯覺
親愛的,由於我們都是基督徒,而且信奉《聖經》,所以我們有些擔心你會對這一點感到困擾,因為《聖經》中有一部分內容把同性之愛定義為一種罪惡。那麼我們現在就先把這一點解釋清楚。
2019/04/10 | 讀者投書
《我們與惡的距離》:以安全為名的剝奪,誰與「惡」更為接近?
在《我們與惡的距離》中賺人熱淚的一幕,是應家一家人來探望應思聰,而他從醫院走出來,詢問什麼時候可以回家。姊姊思悅告訴他,等你穩定下來就可以回家了。他卻只是一直重複:「我不會再打人了。對不起。我要回家。」然而,就算誠心悔改或是予以承諾,他仍已被關住了──在醫院裡,在新聞的標題裡,在人們的刻板印象中。
2019/03/26 | Lo's Psychology
星座分析真準?認識心理學之確認偏誤
人類傾向接受自己相信或能夠強化自己思想的訊息,而不傾向接受不相信或和自己理念及思想相違背的訊息。這顯示人類大腦在很多很多時候處理資訊時都不理性。
2019/03/21 | Lo's Psychology
星座分析真準?認識心理學之確認偏誤
人類傾向接受自己相信或能夠強化自己思想的信息,而不傾向接受不相信或和自己理念及思想相違背的信息。這顯示人類大腦在很多很多時候處理資訊時都不理性。
2019/02/26 | 讀者投書
貼標籤、網路取材與仇女言論:停止對女性指點式報導,從改善這三點做起
簡言之就是,別人家女生跟誰在一起、找誰當男友、考上台大是否是因有著「學霸男友」、有沒有真的背叛前任、有沒有真的有新男友了、考上什麼大學、念什麼高中......等,都屬於「關你屁事」那一區:不用給記者管,給任何人管,更不用給坐在螢幕後面的我們管。
2019/02/22 | TIME
蓋茲夫婦2019公開信中最重視的五大議題
比爾・蓋茲與瑪琳達・蓋茲尬在2019年題為「意料之外」的公開信中提及九大議題,以下是最受他們重視的其中五項。
2019/01/06 | julia
【性別刻板印象】傲慢與偏見與歧視:我們為什麼排斥和自己「不一樣」的人?
只要身上有可以被歸類成群體的特點,我們每一個人就都有可能成為偏見的受害者。究竟為什麼人們容易對和自己不一樣的群體──也就是所謂的「非我族類」──產生偏見,甚至出現排斥的心理呢?
2018/12/20 | 阿離
新聞中被多番強調的「同志情侶」與不必點出的「異性戀」
站在新聞報導的角度,我同意媒體報導虐兒案兩被告為同志情侶的細節並無不妥,但我的疑問是:真的有必要在製圖、標題和導言多番強調其同志情侶的身份嗎?難道就沒有其他的呈現方式?其實不然。
遇上誤解癌症而後悔的病人
如果病人是因爲對疾病的理解有誤所以拒絕治療,她所作的決定還算是知情之下所作的嗎?該對病人病情惡化負責任的,是病人自己還是醫生呢?
遇上誤解癌症而後悔的病人
如果病人是因爲對疾病的理解有誤所以拒絕治療,她所作的決定還算是知情之下所作的嗎?該對病人病情惡化負責任的,是病人自己還是醫生呢?
沒人期待老師是跨性別者,這兩個身分在南美洲是不相容的
南美洲,甚或全世界有多少跨性別教師於公立教育領域服務,這點仍少有官方數據統計。而跨性別人口的數據也未經研究,或也未經通報;在人口普查時很少將性別認同列入紀錄。
2018/09/29 | 精選書摘
《狼的智慧》:光是看見別人害怕,便足以令我們對狼敬而遠之
害怕是我們這個時代的通病,我們花很多精力與之奮戰。畏懼敵人、陌生人、鄰居、自己,害怕權力、愛以及其他東西。於是,狼經常只是一個整體擴張的象徵,令人恐懼,陰險狠毒。
2018/08/24 | 麥志綱
心理與精神受困的人,每天面對哪些「微攻擊」?
有沒有資料可以讓人稍加認識對別人的「微攻擊」,特別針對那些有心理困擾、精神疾病等狀態的人?顯然是有這類研究的,而「微攻擊」或許可以分為三種主要的類型。
2018/08/24 | 麥志綱
對心理與精神困擾的人來說,每天面對哪些「微攻擊」?
當我試著尋找有沒有什麼樣的資料可以讓我們稍加認識那些對別人的「微攻擊」,特別針對那些有著心理困擾、精神疾病等狀態的人。顯然是有人做過這類研究的,「微攻擊」或許可以分為三種主要的類型。
2018/08/16 | Roxas 楊大輝
情境影響力:不要用眼前的景象,來概括某人的一生
在這裡,「你以為你看見了所有」體現在我們對他人的性格評價上──​​​​​​​我們會以為我們看到的行為瞬間,可以用來概括某人的一生。這句話聽起來很愚蠢,但卻是許多人無意識中會做的事情。
2018/07/17 | 關懷愛滋
沒有全面的性教育,後果不只是青少年缺乏性知識
只講及生理層面、而禁慾式性教育或是「恐嚇式」性教育是否能成功讓青少年「不做不看不好奇」呢?在這個資訊滿溢的互聯網世界,肯定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