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1/06 | 法操FOLLAW
法律小教室:簡介檢察官在刑事訴訟程序中,各階段不同的任務
檢察官是刑事訴訟程序中不可或缺的角色,從偵查→起訴→審判→執行,各階段有不同的任務。以下一一簡介。
犯罪現場的心理名片:能滿足罪犯心理需求的「簽名特徵」
犯罪現場中常見的證物,多屬於實體證物,但對於涉嫌者內心世界,實難以在有限跡證下全盤了解。因此需要有更多的統計、剖繪和分析等去推敲犯罪者的內心世界、篩選嫌犯,並作為各種偵訊策略擬定的參考。
2019/12/02 | 法操FOLLAW
如何提出刑事告訴?簡介三種提告方式
許多名人在提告的時候,都會特別到地檢署按鈴申告,但大部分的人並不會這樣做,因為其他兩種提告方式,對於民眾來說其實更方便。以下簡介三種提告方式。
2019/07/15 | 法操FOLLAW
同為警察執法使用槍械,為何兩案判決大不同?
警察為了追捕嫌犯獲通緝犯,難免會有使用槍械的必要情形。過去也有員警在追緝通緝犯的過程中,不慎擊斃通緝犯的新聞。該名員警被依業務過失致死起訴,最後被判刑6個月定讞。為什麼都是警察執法使用槍械,卻有不同的判決呢?
2019/03/27 | 法操FOLLAW
測謊技術的不確定性與法律疑慮
測謊技術發展至今,遭受許多質疑,質疑者認為:測謊技術假定人在說謊會不自覺地產生心跳加速等生理反應,但這個大前提本身就備受挑戰。
2018/05/08 | 法操FOLLAW
法律小學堂:什麼是「緘默權」,何時能夠行使?
「緘默權」,白話來說,就是可以在應訊時不回答問題。緘默權源自「不自證己罪原則」,亦即犯罪嫌疑人或被告沒有自己證明自己無罪的義務,而緘默權如此重要的權力,行使的時間點為何呢?
2018/04/26 | 洛楓
我們從來沒有離開亂世:初讀《盧麒之死》
作者評論黃碧雲的《盧麒之死》,當中提到以「拼貼式敘述」寫成,令作品容易變得瑣碎、沉悶和單一。
2018/03/09 | 法操FOLLAW
【檢調數據大調查】檢察官的主要工作竟然不是偵查犯罪?
偵查組檢察官,主要的職責應該是在偵查犯罪上。其實基層的檢察官負擔仍然非常沉重,在檢察官人數的配置上,法務部除了應考量增加員額外,也應注意檢察官勞務分配的問題,以免有勞逸不均的情形發生。
2017/12/24 | 法操FOLLAW
王炳忠開直播、找律師,到底行不行?
法務部長邱太三針對王炳忠等新黨成員住宅遭搜索案件公開進行說明,其中針對禁止王炳忠「直播」搜索的問題進行說明,認為此已問題涉及刑事訴訟法「偵查不公開」原則,應該可以限制。
2017/12/07 | 法操FOLLAW
身為法治國家,我國的「限制出境」其實沒有任何法律規範
「限制出境」在司法實務上,經常作為「羈押」的替代手段。但每當有重大案件發生,限制出境就會變成熱門議題,最主要的原因在於「限制出境」並沒有任何法律規範。
2017/12/03 | 羊正鈺
最高法院首次判例,用GPS辦案是違法的
多位資深刑警無奈表示,美、日等國對「裝GPS辦案」都有立法,可向法官申請,但我國無相關立法,反而形成違法。
2017/11/23 | 法操FOLLAW
尿液檢體女變男,「證據」到底怎麼取得才對?
警察到底能不能強制採集尿液呢?按照刑事訴訟法第205條之2的規定,警察在有蒐集證據之必要且有相當理由認為蒐集尿液得做為證據時,可以強制對受拘提或逮捕的被告或犯罪嫌疑人進行尿液採集;否則,則應回歸原則規定,在取得法院同意後才可以進行尿液採集。
2017/10/24 | 法操FOLLAW
在台南抓到被花蓮地檢署通緝的犯人,一定要送回花蓮嗎?
台南警方逮到被花蓮地檢署通緝的張姓女詐欺犯,員警開了8小時的車,把她戒護到花檢歸案,而在員警尚未返回台南之前,張女早已開完庭離開了。這趟來回足足開了16小時的解送,令人不解的是,地檢署發布通緝後的解送地,難道不能變更?案卷難道不能透過網路互通?
2016/09/10 | 法操FOLLAW
始終無法擺脫政治色彩介入,特偵組是「全民的特偵組」還「是總統的錦衣衛」?
到底什麼是特偵組?哪些人可以進入特偵組?而特偵組歷經了林益世案、國安秘帳案、前陳總統的國務機要費案等重大案件,又有什麼爭議與績效呢?
2016/07/12 | 法操FOLLAW
說好的「偵查不公開」呢:台鐵爆炸案什麼都公開了,就這樣確定破案嗎?
在檢察官尚未起訴之前,嫌犯這樣大肆公開所有案件細節,真的妥當嗎?我們知道了許多嫌犯的個人資訊,又對於案件偵查、監督政府有什麼幫助呢?目前為止,在台鐵爆炸案中,警方究竟涉及了那些偵查不公開的相關問題呢?
2016/05/10 | 全面真軍
台灣刑事訴訟制度的關鍵時刻:「偵查中羈押被告的閱卷權」改革露曙光
今天,長期被質疑轉職為「租稅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們,重新回到「大法官會議」的軌道上,針對「偵查中羈押被告的閱卷權」,作出重要的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