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6/21 | 法操FOLLAW
情殺、弒親案頻傳,除了殺人罪還有哪些法律問題?
究竟以殘忍的手法殺人,殺人後再分屍,除了會構成殺人罪外,是否會另外構成其他的罪呢?若兇手的家人協助藏匿證據,是否會構成滅證罪?兇手畏罪自殺後,受害家屬該如何討回公道呢?
2018/04/17 | 李修慧
高等法院抱怨她「開庭都不來」,小燈泡媽媽為何不願出庭?
16日小燈泡案件召開延押庭,但小燈泡媽媽說,她看到新聞才知道審理進度,重話批評司法改革如果沒有尊重被害人,「講再多都是屁」。
2018/03/26 | 讀者投書
涉毒警察「斬立決」,是解決問題還是「切割自保」?
公務人員涉嫌違反國家法令固然重大,但如果只是無視既有的正當程序與訴訟權保障,那最終也只落了個「斷尾求生」和「切割自保」,何況藥物濫用常是社會結構所造成,而不僅是一種個人道德問題,與其「監控」甚至「侵擾」,社群內的支援與協助,才是緩解藥物濫用問題的良方。
2018/01/04 | 左岸沉思
諷刺的是,台灣最不遵守「偵查不公開原則」的就是檢警調
許多人討論王炳忠直播搜索過程算不算偵查不公開,但很少人思考媒體報導的辦案影片由何處而來,當檢警調單位把公關放到治安前面,本末倒置的結果,我們有一天可能連真相是什麼都難以知道。
2017/12/24 | 法操FOLLAW
王炳忠開直播、找律師,到底行不行?
法務部長邱太三針對王炳忠等新黨成員住宅遭搜索案件公開進行說明,其中針對禁止王炳忠「直播」搜索的問題進行說明,認為此已問題涉及刑事訴訟法「偵查不公開」原則,應該可以限制。
2017/12/13 | Lo
親自控告北檢檢察官偵辦「三中案」洩密,馬英九:實在是忍無可忍
馬英九質疑,有些部分他們合理懷疑是檢方洩密,例如查扣上百片光碟、中投公司前董事長張哲琛供稱等內容,除了檢方以外誰會知道?
2017/06/16 | 法操FOLLAW
偵查不公開喊假的?媽媽嘴老闆呂炳宏談「躺著也中槍」的心路歷程
在本案中,檢察官不僅先入為主認定呂炳宏等三人有罪,違反無罪推定原則、毫無證據便對三人聲請羈押,罔顧《刑事訴訟法》第101條所明訂之羈押要件,更不斷對媒體放話,視偵查不公開原則為無物,讓無辜者遭受龐大社會壓力。
2017/06/06 | 法操FOLLAW
應制定「妨害司法公正罪」來處罰媒體嗎?再探新聞自由與司法的互動
關於偵查不公開與新聞自由之間的緊張關係,過去《法操》已經刊登非常多篇文章加以探討。但本篇的討論議題,卻指向一個比較少人探究、也更加錯綜複雜的問題:可否基於偵查不公開直接限制新聞自由?
2017/05/04 | 新公民議會
從南港小模兇案到女作家自殺,群眾仍學不會「無罪推定」的道理
盲目隨著輿論起舞、未審先判,這代表對真相無辨別思考能力,將導致無辜冤枉者清白受損,造成無法挽回的傷害。
2016/08/25 | 法操FOLLAW
到底是法律戰還是媒體戰?讓你秒懂頂新案的五大荒謬事蹟
別只會罵頂新黑心無良,到底為什麼一審無罪,二審卻還在持續拖延,絕對不是你想得那麼簡單。
2016/08/04 | 法操FOLLAW
法務部長要的100%「起訴定罪率」,真的是司法改革的目標嗎?
《法操》從邱部長的談話出發,帶領大家重新解構起訴定罪率、冤案和司法信任度間的關係。
2016/07/15 | 法操FOLLAW
司法院正副院長人選爭議何在?讓我們先了解「陪審制、參審制與觀審制」的利弊
原司法院正副院長賴浩敏與蘇永欽請辭,7月11日時,總統府提名謝文定與林錦芳為司法院正副院長,並咨請立法院同意。民間對謝文定與林錦芳的質疑,主要聚焦在「陪審制、參審制與觀審制」的爭論,到底台灣適合什麼樣的制度?
2016/07/12 | 法操FOLLAW
說好的「偵查不公開」呢:台鐵爆炸案什麼都公開了,就這樣確定破案嗎?
在檢察官尚未起訴之前,嫌犯這樣大肆公開所有案件細節,真的妥當嗎?我們知道了許多嫌犯的個人資訊,又對於案件偵查、監督政府有什麼幫助呢?目前為止,在台鐵爆炸案中,警方究竟涉及了那些偵查不公開的相關問題呢?
2016/05/10 | 全面真軍
台灣刑事訴訟制度的關鍵時刻:「偵查中羈押被告的閱卷權」改革露曙光
今天,長期被質疑轉職為「租稅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們,重新回到「大法官會議」的軌道上,針對「偵查中羈押被告的閱卷權」,作出重要的解釋。
2015/09/28 | 法操FOLLAW
律師竟然還要看新聞準備與檢察官進行攻防...媽媽嘴事件,「偵查不公開」在哪裡?
在無罪推定原則下,被告還沒經過法院審判確定有罪前,都受有法院的保障,更何況只有犯罪嫌疑的人,若因檢察官或偵查輔助機關任意公開案件相關消息,經媒體報導後,就如同媒體審判或全民公審,對於被告、犯罪嫌疑人等其他相關人員有失公允。
2015/07/09 | 法操FOLLAW
偵查真的不公開嗎?媒體取得案情資料,竟時常比被告或辯護人更快更清楚
期許將來檢方於落實偵查不公開時,能謹守法條與其作業辦法之分際,確實兼顧公益與被告、被害人之權益,否則,現行如此「浮動」的偵查原則,始難令被告與辯護人心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