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2/19 | 羊正鈺
一個27歲房仲,因朋友「偽證」變成「運毒集團老大」被判無期徒刑
邱顯智:「鄭性澤告訴我,他覺得蕭案應該是冤案,雖然已經判決確定,但希望我可以去探視,見他一面。我心想,連死刑冤錯案的當事人鄭性澤都說,蕭有冤枉,看起來是非去不可了。」
在法庭上,我是否需要回答不利家人的問題?
根據《刑事訴訟法》的規定,警察、檢察官及法官必須告知證人可以不必回答和特定親屬有關的問題,但假如他們忘記告知,證人不實或不利家人的證詞,會不會被採信呢?
2018/02/23 | 法操FOLLAW
供出主謀以換取減刑的制度設計,造成蕭明岳案裡的囚徒困境
一位男子在接受檢察官的訊問,檢察官數次提到減刑利誘,要求男子供出「首謀」。其他被告供出集團的首腦——蕭明岳,被最高法院認定運輸第一級毒品,判處無期徒刑定讞。判決有罪的原因,就是依據其他5位共犯的證詞。
2018/07/25 | 法操FOLLAW
從真人真事改編電影《非常上訴》,反思證據取得與死刑存廢
《非常上訴(Conviction)》是一部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故事描述女主角貝蒂的哥哥肯尼,因遭警方誣陷為殺人兇手而入獄。貝蒂為證明肯尼的清白,決定成為一名律師。本片有幾個值得討論的議題。例如:DNA鑑定技術的出現,以及證人的口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