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15 | 區家麟
《Now》車長也得到如此待遇,警察會怎樣對待一般市民?
《Now》車長有人證,旁邊有攝影機,有同事即時關注,有大公司為員工發聲,有新聞界專業團體關心,尚且被警方射傷頭後扣留兩小時才送院,期間報稱受襲。其他人碰上相似遭遇,會得到什麼對待?
2019/10/15 | Kayue
持有「記協記者證」才能夠在示威現場拍攝?
有前線警員誤會「只有持記協發出的記者證,才是真記者,否則無權在示威現場拍攝」,甚至認為其他都是「假記者」,這個誤會影響新聞自由及公民權利,警方必須正視。
2019/09/30 | Kayue
【採訪現場】便衣警察無故警告記者,更以胡椒噴霧威脅
近月示威現場不時有警員對記者態度惡劣,無故警告、威脅記者,昨日更有多名記者被警方襲擊,警隊必須正視這個問題。
2019/09/28 | 區家麟
臨時警務處副處長劉業成要「撥除動亂之根」?建議先從警隊入手
相信絕大部分人都不希望仇恨螺旋繼續上升,畢竟這場運動若「仇警」成為主軸,並不健康。若然臨時二哥真的希望「撥除」那些「動亂之根」、「仇恨之根」,建議先從你自己入手,根源有很多,警察是其一。
2019/09/22 | 法夢
警察8.31趕記者出太子站,違紀違法
8.31當晚警察選擇近乎第一時間直接將記者及攝影師徹底趕出事發現場之外,而非考慮設置方便記者工作的內圍封鎖線,或以其他方法確保有關各方的私隱,實在難言「必須及合理」。
2019/09/22 | 林彥邦
【採訪現場】警察截查:「我無行使警權」
警察截查關我咩事?驚呆,原來警察截查唔關我事?那…到底有甚麼關記者事?
2019/09/11 | 區家麟
真相的四種死法
真相死亡,才令極權成為可能。如果你相信「沒有真相,只有詮釋」,又或覺得真假難分,就索性不分,小心,專制政府最樂見。當謠言滿天飛,真假不分時,結果往往是最有權錢者成為說話最大聲的人。
2019/09/11 | 區家麟
終於,到香港人向外國記者說 ︰「把我們的消息傳出去!」
讀鄭美姿記她協助法國記者採訪翻譯,遇到示威者期盼的眼神,示威者向法國人說︰「謝謝你們把香港的消息帶出去!」每讀到這句,眼眶一熱;我們當過記者的,聽過太多。
2019/09/08 | 譚蕙芸
警察從太子站趕走記者的後遺症
封站效果表面上好像對警察有利,但把記者拒諸站外,沒有獨立第三者在場拍攝紀錄,最後出現謠言的時候,官方根本難以澄清。
2019/08/27 | 林彥邦
如果仍有人問「為何傳媒『只』拍攝警方?」就這樣回答
公權力必須受到最嚴格的監察,而監察公權力正正是傳媒的天職。自反送中運動爆發以來,警方在鏡頭下「懷疑」違反規定的行動多如牛毛,而至今因而被內部調查懲處的人數竟然是0,就更加證實監察的必要。
2019/08/17 | 區家麟
2019年夏,真正的回歸終於來臨
香港終於有今日,成為盛產戰地記者的國際大都會;不是幾位記者,而是一整代記者。
2019/07/19 | 蕭雲
究竟TVB發生咩事?無綫的問題並非僅僅一句「染紅」
前無綫員工A理解民眾的憤怒其來有自,但呼籲勿誤中副車。「我哋係唔妥希特拉,但你未必知道你鬧緊嘅德軍士兵偷偷地救緊猶太人出去。」
2019/07/16 | 區家麟
批判TVB新聞之前,可以注意這些線索
有權力的人控制了老闆與傳媒主管,他就能以一個商業機構的運作方針,透過大家覺得理所當然的科層組織運作原則,施加影響力,操控表達的渠道、表達的形式、人事的升遷調配、工作的優次,就能影響新聞內容。
回應林彥邦的「地圖炮」
我重申任何人都不應該襲擊記者,但我認為每個選擇都伴隨著後果,埋沒良心地工作時落得被喝罵的後果是理所當然合情合理的事。沒有任何一個職業擁有特權,每個職業都應面對社會的道德期望並為並為其選擇負責。
2019/07/16 | 林彥邦
不用感謝/批評記者保護示威者,最好當記者透明
記者站在前排,只是為了觀察、紀錄,動機從來不是保護、阻擋任何人,我們要守護的,只有真相,別無其他,而我們揭力展露的這個真相,是否能保護誰、對涉事的誰或誰較有利,從來不會亦不應是我們的考慮。
2019/07/09 | Lo's Psychology
維特效應:報導自殺事件要小心悲劇再上演
從社會心理學角度出發,大眾媒體對自殺新聞進行的大肆宣傳報導具有強大的暗示性,我們不僅可以從「維特效應」中預測到自殺事件的增加,還可以預測甚至觀察到大部分自殺方式與被報導的自殺行為和目的較為相同。
2019/07/04 | 區家麟
請發聲,直到最後一口氣
香港的傳媒慶幸還有一點點自由,我用一個比喻︰你游渡海泳,看似風平浪靜;但游啊游,你開始發覺自己身不由己,因為有看不見的強烈暗湧,你想逆流而上,並非不可以,但要泳術精湛,而且體力耐性過人,甚至要面對葬身大海的風險。
2019/06/25 | 讀者投書
不靠審查、過濾,我們可以這樣對抗假新聞
如果有人有權決定哪一則新聞是真,哪一則新聞是假,而且可以過濾,那麼過濾假新聞是否會箝制新聞自由呢?有鑑於此,比較可行的做法是在新聞呈現的同時,標注公正的新聞查核單位的新聞檢核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