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6/19 | 精選轉載
冰島足球隊與北韓足球隊背後的兩種價值觀
冰島的足球隊, 他們今天來打世足,大家給他鼓鼓掌歡呼, 但是他們就算沒有打的很好,他們回去當他們的導演、牙醫、木工,還有老師, 他們還是熱愛足球,沒有人會否定他們的生活價值。
2018/06/14 | 精選書摘
野島剛:讓日本人最感受辱的罵人話
我覺得日文和中文之間的罵人話所表現出來的最大差異,大概在於辱罵是否針對「性」和「親屬」吧。
約會時誰該付錢?其實這跟性別平等無關,而是「機會成本」
我們在與異性互動時,一定要從自己期待的兩性互動關係和自己追尋的價值觀來思考,並且評估與對方的互動情境,才能得到比較好的解答,而不應該尋求單一標準答案。
2018/06/11 | 莊瑞迎
薪水很低要留嗎?外派機會該去嗎?除了薪資還要看「無形損益」
我們很難去分辨一間公司的前景是火箭還是沉船,但透過「工作收益=薪資+無形損益」還是能一定程度篩選出更合適自己的公司。
講清楚一個議題要花三小時,但打造錯誤印象只需五分鐘
不管是什麼議題,性平也好,能源議題,環保議題也好,如果我們希望大家能夠理性討論,有一個很大的前提,就是資訊要盡量充分流通,這樣才有討論的基礎,如果對於基本概念的定義都各自解讀,各自用各自的想像去定義,那是討論不下去的。
2018/05/26 | 精選書摘
松浦彌太郎:《佛陀》的八正道,造就了現在的我
有件事必須謹記在心——絕對不要否定不正確的事物。畢竟,正如我前面所言,還在法律規範內的所有行為,即使不正確、即使遊走在灰色地帶,那也都是每個人依循自己的價值觀,所做出的選擇,並沒有絕對的是非標準。
2018/04/25 | 傅紀鋼
她打開了人生的視野,決定和「台灣上層階級培育出來的菁英」男友分手
B的問題,出在他是台灣現代社會培育出來的社會菁英,這種人事業心重、自我強,家庭背景講求功利主義,不在乎人文感性,個人的價值就是社會認可的成功,而非自我完成,所以只會把人當工具,是白領階級常見的代表人物。
2018/04/06 | 林冠任
「先進力量」的盲點:柯文哲才不是贏在「網路宣傳」
對比鄭文燦和柯文哲對世大運游泳池的事件,看在許多人的眼裡,鄭文燦想要包工程,柯文哲想要省錢,解釋再多,我一評比當然選柯文哲,這可絲毫不關網路影片行銷什麼事情。
2018/03/15 | 精選書摘
周慕姿《關係黑洞》:不能讓孩子長大成人的父母們
這些父母因為缺乏安全感,無法讓小孩好好當小孩,反而需要孩子擔任父母來照顧任性的自己;或是,無法接受小孩已經成為大人的事實,企圖繼續把對方當小孩、繼續控制對方——我將他們稱為:討愛的父母們。
2018/03/14 | 精選書摘
真實、完整和發揮創意:臉書營運長雪柔桑德伯格的人生整合課
桑德伯格早在專業領域飛快的晉升之前便已培養這些技巧。不論你來自何方、不論你的生活處於哪個階段,桑德伯格的經驗都是值得借鏡的典範,如何透過有寓意的故事、打造支援的人脈網路、不斷地尋覓方法化解分身乏術的衝突。
2018/03/12 | 翰林小書僮
人生的「幂律分布」:把事情做對,遠不如做對的事
尋找並投身於哪些目標或事物,能夠產生最多的價值,通常極為困難,而且充滿著運氣的成分。那理解幂律分布,又能夠帶給我們什麼啟示呢?
2018/03/04 | BabyHome
三歲小孩連玩的時間都沒有?四步驟幫助爸媽和孩子調解壓力
不管大人還是小孩,都必須投入許多心力扮演人生的角色,追逐時間,追求目標,大多數的父母和孩子都無從避免這些壓力,萬一又遇到無法立即解除的壓力源,就讓人更挫折了,一想到此又更沈重。
2018/02/04 | 精選書摘
阿拉伯人與猶太人的異國婚姻,如何說服父母同意?
超越文化標準通常非常困難,但是藉由第三方、重新表述標準、了解對方的知覺印象,那是可以做到的。
2018/01/28 | 劉軒
【UHV電台】無欲無求的「佛系青年」,真的是什麼都不在乎嗎?
回到「佛系」這個問題,或許,在我們開始阿彌陀佛,隨遇而安之前,應該多問自己一句話:「你,更在乎的是什麼?」
2018/01/06 | 精選書摘
黃博煒的截後人生:對於這位媽媽出於母愛的歧視,我選擇「尊重」
今天不爭論,我不但避免了自己與那位媽媽的衝突,也避免了旁人可能因價值觀不同所發生的爭鬥,而且老闆還算我便宜十元,我又可以開心吃香噴噴雞排,你說,這筆生意是不是很賺啊!
2017/11/19 | 麥志綱
我們常問交往「多久」才能結婚,其實應該要問交往「多深」
所以我們常問交往多久才能夠結婚,或許應該問要交往多深才能結婚。雖然認識越久時間越長,越有機會讓彼此交往得深,但這也並非絕對。
2017/11/13 | 王偉雄
對「死裡逃生」的浪漫想像
死裡逃生的經驗未必能改變一個人的價值觀和人生觀,如果沒有這樣的改變,但死裡逃生的人卻立下「不會白白地活著」之志,那麼,他便只會更積極實踐本有的價值觀和人生觀。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十八):讓烏合之眾不再烏合
我們有沒有辦法卻知道自我意識的轉變,瘋狂神態的消失與再現,如果有面鏡子在眼前,時時刻刻我們都可以透過鏡子來檢視自己。但鏡子不存在,真正能夠拿來檢視自我的,只剩下非同溫層的思想,而要能接受批評和指教,更是一件難上加難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