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9/06 | 精選書摘
廖玉蕙《家人相互靠近的練習》:痴心回歸真我,雞與孔雀各得其所
隨便就斷言「一代不如一代」,或常把「我食的鹽比你食的米較多」掛在嘴邊,鹽吃多了,除了增加罹患高血壓的可能外,別無用處,結果只是加深世代對立,並拉大親子之間的距離而已。
2019/08/19 | 精選書摘
《壞男人的孫子兵法》:用間篇——出去約會誰付錢?
我可以很直接地告訴你,一個願意跟你保持長期關係的妹子,會想盡辦法幫你省錢,絕不會像個公主一樣擺明花你錢又不手軟,你只要在前兩次約會花點小錢,就能輕鬆知道這件事了。
2019/08/03 | Raguhn
夢境解讀師:待在舒適的同溫層,還會選擇接觸每天罵自己的陣營嗎?
當一個懂他們語言、懂他們不安感覺的人出現了,喚起他們過去時代的安全感。有一個懂他們的人,有一個可以理解他們想法的地方,有什麼理由去選擇每天把他們當智障的陣營呢?
《玩具總動員4》的三個思考:如何尋求共識、做出決策,勇敢做自己?
「拋開過去,做自己」七個字無疑是這次皮克斯想要貫穿本片的核心精神。但是回到現實,我認為做自己、甚至生涯/職涯轉換跑道前,有三個重要的問題可以先問自己是否已經準備好了。
如何更了解周遭「韓粉」長輩的思維,並且更有效的溝通
說老實話,那種「覺青已經很努力、老人也該檢討自己的價值」筆者也十分同意,但改變自己永遠比改變別人容易得多。
解讀「韓粉」:為何長輩會將韓國瑜視為「苦海明燈」?
「你們年輕人崇拜柯文哲成為柯粉,為什麼我們不能擁有自己的偶像而成為韓粉呢?」這番話令筆者恍然大悟。
解讀「韓粉」:長輩為何將韓國瑜視為「苦海明燈」?
「你們年輕人崇拜柯文哲成為柯粉,為什麼我們不能擁有自己的偶像而成為韓粉呢?」這番話令筆者恍然大悟,在「韓粉」的眼裡,韓國瑜並不是什麼要選出來替人民服務的政治人物,而是捍衛他們這輩價值與尊嚴的「救世主」。
2019/05/30 | 精選書摘
《原來,我們都對自我誤解太深》:「主場思維」讓我們對結果懷抱著不切實際的美好期待
人就是這樣,一直在舊思維的循環中往復來去。正是因為我們讓新的匱乏感取代了舊的,而沒有根治,才會一再產生問題。習於用錯誤的方式解決,反而把匱乏感養肥了。
朱家安:媽祖與金錢——郭台銘的「宗教自助餐」
宗教充滿彈性,要用來說明什麼都很順手,但如果一個東西可以說明所有事,它其實無法說明任何事。
幸福是什麼?台灣與中國受訪者想像大不同
在兩岸先驅消費者對於幸福未來的描述中,台灣受訪者雖然仍希望與親友共好,但已明顯出現獨立自主的傾向,單身者的未來藍圖,甚至更明白點出一種自己照顧好自己的幸福;反觀中國,幸福未來除了有能力給予家人所需,還包含得到親友的肯定,以及與其他人比較後的卓越。
2019/02/03 | 精選書摘
《渣誌:宗教的兩張臉》:我們能夠客觀歸納出一個宗教是向善或向惡嗎?
不妨就接受大腦中已有先入為主的「偏見」,但只要願意採取開放的態度,即不堅持「這本來就是對或錯的」的標準答案情結,聽到有道理的觀點就願意接納,那我們即有可能站在傳統宗教倫理觀的基礎上,走向道德論辯的新高點。
幸福是什麼?台灣與中國受訪者想像大不同
在兩岸先驅消費者對於幸福未來的描述中,台灣受訪者雖然仍希望與親友共好,但已明顯出現獨立自主的傾向,單身者的未來藍圖,甚至更明白點出一種自己照顧好自己的幸福;反觀中國,幸福未來除了有能力給予家人所需,還包含得到親友的肯定,以及與其他人比較後的卓越。
2019/01/27 | 精選書摘
《麥肯錫精準提問術》:我們往往因一句「為什麼?」而付諸行動
突然冒出「愛」這個字,各位或許有些困惑,不過這點非常重要。畢竟無論什麼工作,最後牽扯其中的都是人與人之間的感受性問題。即使工作已邁入系統化,大多採用全自動處理,但最終結果的主宰者,仍是擁有感情的人類。
2019/01/23 | 湯米
【插畫】父母灌輸的價值觀一定是對的嗎?
每個人對每件事的態度都不一樣,妄想只用成長環境建構而出的唯一標準當尺,就容易發生彼此的價值觀衝突,若再不退讓,就可能成為最「不得人和」的那個人。
2019/01/23 | 精選書摘
《懶得教,這麼辦》:「我們家沒有零用錢」,不只小孩沒有,大人也沒有
整體來說,在我們家裡,「家庭所得共有」制度並沒有對小孩帶來什麼壞的影響,我們家小孩並沒有因此而成為一個「偏差」的人。
2019/01/22 | 精選書摘
《懶得教,這麼辦》:「我們家沒有零用錢」,不只小孩沒有,大人也沒有
整體來說,在我們家裡,「家庭所得共有」制度並沒有對小孩帶來什麼壞的影響,我們家小孩並沒有因此而成為一個「偏差」的人。
2019/01/17 | 精選書摘
《說理I》:過去十幾年右派為何贏左派?共同想法成了「說服的突破口」
事實上,人們會根據一個團體擁有的共同想法,來決定自己的歸屬。這些態度、信仰和價值觀,也會連帶影響到一個人的自我認同─世界的觀點與假設會決定一個人的價值。稍後,我們會談論到更深的認同問題;此刻,讓我們先回到共同想法上,並將此作為修辭邏輯的起點。
2019/01/17 | 精選書摘
《說理I》:辨別三種修辭時態,將是主宰民主、生意與家庭的關鍵
我們已經有了個人目標(你期望透過爭論得到什麼)和對方的目標(情緒、想法和行動)。在開始進行論辯前,請先問自己一個問題:辯論的議題是什麼?根據亞里斯多德的說法,所有論辯議題都可以歸納為三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