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生學

優生學,或稱善種學,是研究通過非自然或人為手段來改進國民遺傳基因素質的學術領域,主張操縱、控制特定人口的演化進度,以及演化的方向。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10/23 | TNL 編輯

全歐盟第2嚴格的墮胎法規:腹中胎兒患先天性疾病而墮胎,波蘭憲法法庭裁定違憲

波蘭墮胎法規原本就嚴格,憲法法庭22日又裁定基於胎兒健康或優生學理由而進行的墮胎是違憲,往後波蘭只有在婦女被性侵、亂倫或胎兒危及生命時才可墮胎。波蘭政府近年來干預司法、性別權利日趨保守,與歐盟其他國家漸行漸遠。

2019/11/28 | TIME

科學家「總是在改變主意」,為何我們還是應該相信他們?

有些人爭論我們不該相信科學,因為科學家「總是在改變主意」,但新的觀察、想法、解釋會帶來創新,透過集體決策與大量科學知識的穩定性,改變想法其實是值得讚揚的,改變其實就是科學的長處而非弱點。

2019/10/28 | STS多重奏

進擊的嬰兒:美國優生學運動如何翻轉階級、科學化婚姻?

優生學的憧憬早已鑲嵌在日常生活中。如此的現象並非偶然,更非特例,二十世紀初的美國優生學運動即藉由婚姻與育兒議題,結合勞動、階級範疇,在常民社會中注入優生學的渴望。

2019/05/03 | 鄭仲嵐

「杜絕不良子孫」的日本《優生保護法》,是殘疾人士被奪走的人生

一位北海道居民說,小時候生病造成一邊的腳不良於行,結果成年前因為政府規定,被父母帶去實施節育手術。

2019/05/01 | 鄭仲嵐

「杜絕不良子孫」的日本《優生保護法》,是殘疾人士被奪走的人生

一位北海道居民說,小時候生病造成一邊的腳不良於行,結果成年前因為政府規定,被父母帶去實施節育手術。他對回憶起當時父母消極看著他的眼神,這是他一輩子最痛苦的時刻:「我真的很想要有後代,我想帶孩子們去動物園玩,但我知道這輩子都不可能了。」

2018/12/03 | 好青年荼毒室(哲學部)

改良下一代的基因有錯嗎?——基因優生倫理學淺介

應否容許對人類進行基因改造?在甚麼條件下才能被容許?現在,基因優生技術已不再是遙不可及的科幻題材,反已成為迫在眉睫、能影響「人類存亡」的重大議題。

2018/11/16 | 精選書摘

性傾向是否有生物基礎?同性戀是天生的嗎?

至今基因研究頂多能說性傾向具有生物性,距離發現同性戀基因還很遠。同時,先天與後天之間並不是截然二分的,人類行為是先天與環境互相影響的結果。無論是先天或後天,研究性傾向的科學家們看待人類性傾向的多樣性,就像生物多樣性一樣,是生態平衡的展現。

2018/11/15 | 精選書摘

《欲望性公民》:性傾向是否有生物基礎?同性戀是天生的嗎?

至今基因研究頂多能說性傾向具有生物性,距離發現同性戀基因還很遠。同時,先天與後天之間並不是截然二分的,人類行為是先天與環境互相影響的結果。無論是先天或後天,研究性傾向的科學家們看待人類性傾向的多樣性,就像生物多樣性一樣,是生態平衡的展現。

2018/09/10 | 時報出版

《基因:人類最親密的歷史》書評:基因與家族病史,你我無法逃避的命運

辛達塔.穆克吉(Siddhartha Mukherjee)不是普通人,這位醫師兼癌症學者,靠著講述癌症的前作《萬病之王》榮獲普立茲獎,而且書賣得很好,可謂叫好又叫座,才榮獲無限寫作權,帶給讀者一本如此豐富的書。

2018/05/22 | 精選書摘

長生不死的「雞心細胞」是二十世紀最重要的科學進展之一?

海莉耶塔的細胞之所以珍貴,在於許多實驗不能使用人體,但有了海拉細胞就可以進行。雖然海拉細胞遍及全球,新研究數量暴增,但媒體對於神奇的海拉細胞幾乎毫無著墨,也沒有介紹它的源起和主人。

2018/05/09 | 精選書摘

障礙者的愛與性:父母可以決定替智障子女結紮嗎?

數據告訴我們,智障者被性侵的比例居所有障別之冠,面對如此險峻的事實,光以「尊重身體自主」、「追求性的自由」,恐怕無法解除照顧者的疑慮。然而,沒有人能否定智障者有性需求,這也是很真實的經驗。

2018/05/08 | 精選書摘

障礙者的愛與性:父母可以主動替智能障礙的子女結紮嗎?

數據告訴我們,智障者被性侵的比例居所有障別之冠,面對如此險峻的事實,光以「尊重身體自主」、「追求性的自由」,恐怕無法解除照顧者的疑慮。然而,沒有人能否定智障者有性需求,這也是很真實的經驗。

2018/03/12 | 精選書摘

《訂製完美》導讀:完美是美麗的偶然,還是可訂製的必然?

邁可・桑德爾教授的《訂製完美:基因工程時代的人性思辨》並不是他最有名或最暢銷的著作,然而卻可能是爭議性最大與影響最深遠的一部作品。

2018/03/11 | 精選書摘

邁可桑德爾《訂製完美》導讀:完美是美麗的偶然,還是可訂製的必然?

邁可・桑德爾教授的《訂製完美:基因工程時代的人性思辨》並不是他最有名或最暢銷的著作,然而卻可能是爭議性最大與影響最深遠的一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