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1/13 | 林兆榮
做個有「巴教」的抗爭者︰論元朗填平輕鐵路軌與屯門燒城巴
大家既然明白到不同餐廳來自哪一集團,也請記得巴士公司的營運者。這裏盡量簡單簡化,只抽取最近在討論區常見的誤解和混淆作解釋。
2019/10/25 | 區家麟
看見香港的「水炮藍」,想起伊朗的「回回青」
水炮車所到之處均染上藍色胡椒水劑,九龍的清真寺亦未能幸免。馬路上的藍色,教人想起來自波斯的「回回青」。
2019/09/24 | 德尼思化
由曱甴到Yellow Object:誰在養大「獅鳥」這頭巨獸?
然而當警方「非人化」、執法不公和攻擊市民的暴行漸多,成為常態,最終就像養成「港獨」、「本土思維」一樣,獅鳥這頭巨獸,也必吞噬對方。
2019/09/23 | Alvin
警方反駁「後巷行私刑」:處處都有鏡頭,警員會蠢到公開打人?
韋華高其後在記者追問下補充,該段片段模糊不清,該「黃色物體」可以是一個人、一個袋,或一件背心。
2019/09/01 | 岑敖暉
831太子站恐襲比721「元朗黑夜」可怕上千倍
8月31日晚,警察衝入太子站拘捕,有影片拍攝到「速龍小隊」無差別以警棍打乘客,不少人將之與7月21日晚白衫人闖進元朗西鐵站車廂內襲擊乘客相提並論。
2019/08/06 | 李敏剛
一個城市的起義︰從恐懼到爭取尊嚴
反送中運動及隨後的警察濫權施暴,令香港出現一場史無前例的起義,但上述問題都是近因,這是一場由恐懼到爭尊嚴的社會運動:由對修例被「送中」的恐懼,因著和政府的對抗,喚醒了自2014年,乃至自1997年以來,種種的不被聆聽和被強行代表。
2019/08/05 | 區家麟
抗爭遇上市民指罵,和理非請做嘢
現在爭議已經超越「黃藍」,我們應該要想,大家是否同意「警黑合流」?大家是否覺得檢控「雙重標準搬龍門」無問題?大家是否樂見警察權力不受制衡,變成怪獸?用暴力解決問題,代價很大而且傷口難以痊癒,要想的,是什麼做成仇恨的螺旋,問題根源如何解決?
2019/08/01 | 區家麟
三套「元朗黑夜」紀錄片,證實警方縱容白衫人施暴
最近出現三條紀錄片,重組元朗恐怖襲擊時序,請大家務必觀看並廣傳,看完就明白,警察選擇不作為,警隊選擇了系統性旁觀,選擇了暗合黑道,選擇了與民為敵。
2019/07/29 | Abby Huang
「香港是否仍令我們驕傲?」不再政治歸政治、體育歸體育,港運動員連署挺反送中
不只運動員,態度傾向中立的香港公務員、新聞處主任、甚至連保安局近日都上網聯署,要求特首林鄭月娥正視民意、回應「反送中」5大訴求。
2019/07/29 | Abby Huang
中國定調香港示威「少數人的暴力活動」,避答「解放軍」全力支持港警嚴懲
香港修訂《逃犯條例》風波以來,遊行抗議不斷,中國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今(29)日首度出面,針對香港局勢、港府港警表現等做出說明。
2019/07/29 | 法夢
以「元朗黑夜」解釋反對《公安條例》兩大理由
香港政府經常以《公安條例》檢控示威者,但其條文含有不合理限制集會、示威自由,例如須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的制度,以及懲罰人民集結卻忽略真正罪行。
2019/07/29 | 白水
【漫畫】親身示範
7.21元朗白衣人追打市民,所爆發的流血暴力事件,相隔數天,警察上演另一場追打示威者流血事件。
2019/07/28 | julia
28萬人上街後,香港「光復元朗」申請人因「煽惑非法集結」被拘捕
27日香港「光復元朗」遊行雖未獲警方許可,但仍有超過28萬人參加。警方今天表示:「申請人堅持前往元朗,最終發生一連串的暴力事件,警方絕對不會姑息。」
2019/07/26 | 精選轉載
警方發咗反對通知書,去元朗遊行集會有乜法律風險?
根據《公安條例》,公眾遊行只可以喺警方發出不反對通知書,或當作已出不反通知書下,先至合法。但喺7月25日,警方發出咗反對通知書,如果7月27日嘅遊行繼續,咁遊行就會係《公安條例》第17A(2)(a)條下嘅未經批准集結。
2019/07/26 | 精選轉載
重生
出外示威,被黑警趕時,要逃走起來還是有個家可以回。在元朗,這是我的家呀,可以逃到哪去?住沙田旺角上環就可以了嗎?鄉黑所引伸的結構組織機器不限在元朗,我們這次避了,拋給後來者就可以嗎?
2019/07/26 | 洪曉嫻
政權與黑勢力想我們恐懼,我們要如常生活
政權與黑勢力的目的,不就是要令我們恐懼嗎?開槍是這樣、動用黑社會、恐嚇要出解放軍也是這樣。我們可以做什麼?如常生活。
2019/07/26 | 余杰
對香港充滿血腥之氣的詛咒,中國已成喪失人性的屠夫之國
中共的邪惡不是憑空產生的,不單單是被馬列主義這種「外來思想」所毒化,而是中國文化自身就蘊含了致命的毒素。因此,將中共政權和中國人民一分為二是毫無意義的,是自欺欺人。
為甚麼平時鬧警察「黑警」,有事又要找警察保護?
我們容許警察合法使用武力,是讓他們來保護市民,而現在警察用武力卻是來傷害市民、或縱容傷害市民的人,警黑合作,這種做法,警察根本對不起法律給他們使用武力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