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6/12 | 愛長照
「兄弟姐妹裡面只有我是照顧者」,這種身份落差如何調適?
「兄弟姐妹裡面只有我是照顧者」這種困境,經常會因為手足之間的身份落差而變得更加嚴重。造成身份落差的因素,包括有經濟能力、社會地位,有無自己的婚姻或家庭。另一個因素,則是父母在孩子年幼的時候,對待孩子的不同方式,也可能間接導致這樣的現象。
2018/02/13 | 精選書摘
日本政策中的「家庭主義」,讓手足關係演變為骨肉相殘
為了要養家裡的小孩和老人,我們的口袋裡絕對不能沒錢,所以一定要有工作、不能辭職。可是我們要能放心地出外工作,就需要社會提供托兒或照護的服務。儘管如此,政府卻認為我們「還沒到走投無路之前,基本上要自己搞定」,這種想法豈不是很矛盾?
2018/02/13 | 精選書摘
壯年世代還要擔心父母去世之後,兄弟姐妹怎麼過活?
正值壯年的世代要擔心的,已經不只是「如何妥善照顧年邁雙親」這個課題,還要開始關注緊接而來的風險,那就是「父母去世之後,兄弟姐妹怎麼過活」。
2017/03/07 | 精選書摘
很多人覺得「孤獨死」很寂寞,但其實就算不給父母送終也無所謂
孩子們之所以想見父母最後一面,與其說是為了將死之人,不如說是孩子想替自己的心情劃下一個分水嶺。我認為,在父母斷氣的瞬間隨侍在側,並沒有那麼重要。若想孝順父母,應該趁父母活著的時候。
2014/08/08 | 陳仁豪
一個關於兄弟姊妹之間的愛與壓力的故事
有個人生勝利組的兄弟姊妹,有時候,真的是個很大的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