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2/07 | 精選書摘
馬奎斯《預知死亡紀事》導讀:小說中的好兇手、非處女,以及路過的主教
如同安荷拉.維卡里歐在賤活賤愛中找到出路,拒絕說出絕對真理的馬奎斯小說,也是低的與賤的——卑之,無甚高論。不再高瞻遠矚的小說或是推理小說,終於做到了更全面與激進的苦民所苦——這固然是小津的榻榻米高度美學,也是不可錯過的、匍匐在地,化做爛泥更護花的,馬奎斯世界。
2017/06/18 | 精選書摘
《最好別想起》小說選摘:性侵的可怕記憶被抹去後,她執意把這段駭人夢靨找回來
第一次聽說珍妮・克拉瑪的性侵案時,我無法判斷真實性有多少。案情是拼湊出來的,因為珍妮接受了那項能從腦中抹去最可怕創傷的療法。從腦中移除的記憶仍活在她的身體和心靈中,而我自認有義務將被奪走的記憶還給她。或許你認為我的想法非常奇怪,也違背本能,令你不安。
2015/07/01 | 左岸沉思
請所有的受害者與家屬讓全世界為你們伸出援手,而不是把全世界都變成你們的敵人
如果這樣的文化繼續擴張,將來台灣會成為一個警消不願意救人、醫護不願意醫人,路人只會觀望,國民不願捐款,一個大家只能自生自滅的國度。
2014/06/08 | 讀者投書
如果真的要廢死,或許可以用這三步驟「虐待」取代
如果廢死聯盟花了九十九分的力氣進入死刑犯的身世脈絡裡,就要再花一百二十分的精力進入死刑支持者的思考線路中。並且,不厭其煩的訴說:怎麼讓殺人者獲得應有的懲罰、怎麼讓人類獲得免於恐懼的自由。恐懼、仇恨和愛一樣,都是人類的原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