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倫族

克倫族(緬甸語:ကရင်,緬甸語委轉寫:ka.rang,/kəjin/;英語:Karen),亦作甲良族,是一個居住在緬甸東部及泰國西部的民族,在安達曼群島也有少量克倫族移民,是著名的象伕民族,總人口約600萬人,其中40萬在泰國境內,其餘在緬甸克倫邦、克耶邦和撣邦。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4/10 | ASEAN PLUS 南洋誌

【東南亞週報】緬軍鎮壓人民不停歇|李顯龍接班人王瑞杰宣布不接班|越南確定「四大支柱」領導班底

儘管緬甸軍方單方面宣布不攻擊少數民族,但還是針對反軍方的抗爭者鎮壓;4月8日,李顯龍接班人、副總理王瑞杰忽然以健康因素宣布不擔任第四代領導班子領袖;越南第14屆國會8日結束,國家主席、總理、國會主席等「四大支柱」已確認成形。

2021/04/03 | ASEAN PLUS 南洋誌

【東南亞週報】緬甸軍方血腥鎮壓12國防長同聲譴責|馬國為新馬高鐵終止案賠償新幣1億多元|越南擬3階段開放國際線定期航班

緬甸軍方3月27日血腥鎮壓導致114人喪命,歐美日韓等12國的國防首長同聲譴責;新加坡與馬國府3月29日發布聯合聲明,指出馬國已就被終止的高鐵計畫賠償新幣1.028億。

2021/03/30 | 關鍵評論網 ASEAN:緬甸商情

緬軍空襲邊境少數民族區,泰國否認驅趕難民並稱已做好安置準備

緬軍27日空襲邊境少數民族區,造成一萬人流離失所,儘管泰國總理帕拉育稱會收容緬甸難民,但卻存在著泰國的邊境武裝部隊將難民驅逐回緬甸境內的情形。

2021/03/19 | 女子@清邁

泰國反迫遷行動正在發生:為什麼克倫族人要回國家公園內生活?

累積數十年的抗爭,克倫族人要求他們和一般泰國公民一樣擁有居住權及免於威脅恐懼的安身立命,也希望大眾了解他們與自然依存的關係和不會傷害林地的立場,希冀政府能借鏡世界各國,如何尊重原住民維持自然永續的生活方式。

2021/03/12 | TNL特稿

這六年來我看著緬甸成長神速,如今槍炮吶喊聲卻成為我在仰光的日常

曾幾何時,聽著槍砲連連,看著血腥殘暴已是日常。相互告誡遠離窗戶,以免受流彈波及。受病毒侵擾的祝福語:「保持健康(Stay healthy)」,已成「好好活著(Stay alive)」。因不想讓實況外流國際,路上的軍警開始瞄準於窗口觀望或攝影的住戶,朝上往住宅內開槍;有些地區亦開始沿途攔路,檢查手機內的照片與臉書貼文。

2021/03/08 | 張雅粱

當我拿起那件白底紅線傳統服,就想起到泰北為「甲良族」孩子教中文的日子

聽龍坡說,甲良族人刻苦勤勞,但常常被泰國人看不起,認為甲良人都是小偷,如果甲良人經過泰國村莊,必須快快穿越,否則會被誤認為小偷而被泰國人歐打、驅趕。古代泰國採行奴隸制,二十世紀初廢奴後社會上依舊存在尊卑觀念,而社經地位低的邊境難民、少數民族和緬、寮兩國的移工自然成為社會下階層的工作者

2021/02/12 | 張瑞邦 Tucker Chang

普遍不認同翁山蘇姬的緬甸少數民族,如今也加入反對政變的「公民不服從運動」行列

「現在包括克倫族在內,緬甸每個民族都加入了反對政變的公民不服從運動,請大家轉傳我們的訴求,我們希望『廢除緬甸軍方2008年頒布的憲法,並制定新的聯邦民主憲法』,這樣的民主才是我們想要的!」

2020/11/05 | 阿峇卡巴 東南亞電台

《阿峇卡巴 東南亞電台》獨立撰稿人翁婉瑩:我在緬甸尋找喬治歐威爾,就此無法轉身就走

2015年她參考了《在緬甸尋找喬治歐威爾》一書,設計了喬治·歐威爾以殖民警察身份派駐緬甸的地點,從他第一本小說《緬甸歲月》描繪的緬甸小鎮卡薩(Katha)出發,一路往南到英國殖民者進入緬甸的南方港口毛淡棉,超過1000公里的路程,尋找她的喬治·歐威爾。

2020/09/30 | 女子@清邁

【清邁市民出任務】克倫族長老的一句話,推動他要為清邁「種下」更涼爽的未來

「如果清邁多種一些樹木,大家覺得會不會讓市區氣溫更涼爽一點?」有人應聲贊成,但問題是該種在哪?誰來照顧?年輕人帶著閃著希望光芒的眼神,順勢侃侃而談他的植樹計畫。

2019/12/19 | 司徒宇

翁山蘇姬為何親赴海牙上國際法庭談羅興亞案?2020緬甸大選才是答案

眼看著全國民主聯盟的聲望低迷,翁山蘇姬在海牙現身的確在一線城市呼喚出大量聲援人潮。但是在少數民族多的區域,卻是另外一種情況。

2018/09/07 | 精選書摘

泰國文字的起源與發展:讓人哭著學、哭著結束的複雜語言

泰文的子音數量多,又有複雜的聲調規則,因此在初期學習上其實極為困難。但是泰語為孤立語,所以沒有語型的變化,文法非常單純。因此要熟習生活中必要的對話,比想像中還簡單。

2017/05/28 | 《藝術家》雜誌

少數藝術與政治:禁閉的肥皂,絕境中的書寫

兩個旅程中意外發現的相聯點,讓我反思有沒有什麼藝術是可以抵抗現代國家的體制壓迫,繼續有尊嚴地生活下去的呢?什麼是少數藝術呢?德勒茲在《卡夫卡》談到的「少數文學」(littérature mineure)或許可以提供暫時的解答。

2017/05/22 | Billy Yang

緬甸的未解難題:從「翁山大橋」的命名爭議看緬甸少數民族的悲哀

翁山遭暗殺後,軍政府上臺,緬族的將軍們不旦沒有遵守《彬龍協議》,反而提出「大緬民族」主義這個單一民族政策

2017/01/14 | 精選書摘

喚醒感官的大自然練習:時間不在鐘錶上,而是以我們和天空的關係計算

每回注意到戶外的任何事物,都是一生一次的機會。某天當我們發現自然能讓我們區分每時每刻與前一分、後一秒有何不同,便真正學會了解讀時間。

2017/01/10 | 精選書摘

從梅道診所到綜合醫院,短短的十分鐘是女孩生命中最遙遠的距離了吧?

女孩沒有公民身分,也沒有參加任何醫療保險,醫院願不願意接收住院?誰又來支付巨額的醫療費用?非法身分又會遭受什麼待遇?都是難以克服的問題。「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什麼呢?」這就是泰緬邊境最弔詭的醫療問題。

2017/01/10 | 精選書摘

從梅道診所到綜合醫院,短短的十分鐘是女孩生命中最遙遠的距離了吧?

女孩沒有公民身分,也沒有參加任何醫療保險,醫院願不願意接收住院?誰又來支付巨額的醫療費用?非法身分又會遭受什麼待遇?都是難以克服的問題。「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什麼呢?」這就是泰緬邊境最弔詭的醫療問題。

2017/01/10 | 精選書摘

從梅道診所到綜合醫院,短短的十分鐘是女孩生命中最遙遠的距離了吧?

女孩沒有公民身分,也沒有參加任何醫療保險,醫院願不願意接收住院?誰又來支付巨額的醫療費用?非法身分又會遭受什麼待遇?都是難以克服的問題。「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什麼呢?」這就是泰緬邊境最弔詭的醫療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