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米亞

克里米亞半島(又譯克里木半島;俄語:Кры́мский полуо́стров,羅馬化:Krymskiy poluostrov;烏克蘭語:Кримський півострів,羅馬化:Krymskyi pivostriv;克里米亞韃靼語:Къырым ярымадасы, Qırım yarımadası),簡稱克里米亞或克里木,是黑海北岸的一個幾乎完全被海包圍的半島。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2/11/24 | 精選書摘

《野生的東歐》下冊:烏克蘭人(以及其他東歐人)似乎都樂於自怨自艾,實際情況到底如何?

烏克蘭象徵了一個東歐普遍現象的極端——他們喜歡抱怨,偏愛悲觀看待人生、扮演受害者,這是一種文化傾向。歐洲人本來就比較憤世嫉俗,東歐人在這方面更是箇中翹楚。由於東歐人都習慣跟西歐人比(而不是阿拉伯人或非洲人),他們當然會覺得自己吃虧,加上共產主義的世界觀本來就很絕望,更是助長了這種怨天尤人的習性。

2022/11/13 | TNL 編輯

烏克蘭南部戰線重大勝利:赫爾松市民眾喜迎烏軍歸來,俄鷹派策士暗示應處死普亭

烏克蘭赫爾松市被收復後,烏克蘭社群媒體上到處都是歡慶的留言,紛紛將社群媒體帳號大頭貼換成西瓜圖案(赫爾松地區以西瓜聞名)。而這對俄羅斯鷹派來說是一大受挫,有「普亭大腦」之稱的策士杜金在Telegram上引述一則故事,以一位因在旱季未能召來雨水而遭剖腹的國王,暗示應將普亭處死。

TNL+ 2022/11/07 | 黎蝸藤

烏克蘭東南四州「自古以來屬於俄國」?實際上是俄羅斯鳩佔鵲巢、反客為主

很多烏克蘭人在沒有選擇或者生活壓力下,被迫放棄了自己的母語,改用俄語。但這不表明他們就是俄羅斯人。正如現在在中國統治下,西藏人、新疆維吾爾人、蒙古人,即便以漢語為母語,也不會變成漢人一樣。在這次偉大的烏克蘭人衛國戰爭中,可以看到,大批烏克蘭東部和南部的說俄語的烏克蘭人,勇敢堅決地站出來抵抗俄國入侵。

2022/10/30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黑海艦隊遇襲,俄羅斯暫停實施烏克蘭穀物出口協議,烏呼籲停止「飢餓遊戲」

俄羅斯國防部指控,烏克蘭利用無人機攻擊克里米亞塞凡堡的黑海艦隊,且英國海軍參與其中,因此,俄國決議暫停執行烏克蘭港口農產品出口協議,將衝擊玉米、小麥、大麥、油菜籽、大豆和向日葵相關產品。對此,烏方譴責俄羅斯正使用虛假藉口破壞穀物交易。

2022/10/17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前美軍駐歐司令:俄軍犯下四大嚴重錯誤,2023夏季烏克蘭將收復克里米亞

俄羅斯犯下了以下四大錯誤:以為可靠強大兵力直搗烏克蘭首都基輔;其次是研判西方會像克里米亞被併吞一樣保持沉默;再來是低估被國際社會制裁和孤立的代價;最後是誤以為可一箭雙鵰,讓烏克蘭從地圖上消失的同時,歐美防衛同盟「北大西洋公約組織」也隨著四分五裂。

2022/10/16 | BBC News 中文

BBC俄羅斯編輯:不惜動用核武器的普亭都在想什麼?謀劃什麼?

俄羅斯前總統梅德韋傑夫本周發表文章說:「烏克蘭要是維持現狀……將是對俄羅斯長期、直接且明確的威脅。我相信我們未來的行動目標應是徹底摧毀烏克蘭政權。」如果此番言論反映了普亭總統所想,那我們就等著看一場曠日持久的血腥衝突了。

2022/10/11 | BBC News 中文

在普亭的70歲生日,回顧塑造他性格的七個關鍵時刻

俄羅斯總統普亭10月7日年滿70歲。過去的經歷如何讓他成為一名發動災難性入侵烏克蘭的孤立獨裁者?普亭生命中有七個關鍵時刻塑造了他的想法,解釋了他為何與西方日益疏遠。

2022/10/08 | TNL 編輯

克里米亞大橋發生爆炸:威脅烏南俄軍補給,也象徵烏軍有能力威脅克里米亞半島

克里米亞大橋被破壞後,造成烏南的俄羅斯軍隊只剩下一條鐵路供應線——位在克拉斯諾達爾和梅利托波爾之間——並且在烏克蘭軍隊的襲擊範圍內,也讓人們越來越相信基輔可以重新奪回克里米亞。

2022/10/07 | BBC News 中文

俄烏戰爭:俄羅斯宣布吞併烏東領土後,那些想突破「新鐵幕」的家庭

俄羅斯此前試圖在瓦西利夫卡建立一個「國家邊界」,這在上周五之前仍然不存在。而邊界的出現正在引起恐懼和疑惑,為幫助人們逃離而設立的Telegram群組裡,滿是焦慮和疑問。

2022/10/02 | 讀者投書

情境喜劇《人民公僕》:透過戰爭悲劇,重新認識烏克蘭「喜劇總統」澤倫斯基

選舉期間,澤倫斯基不太舉辦造勢大會,而是演出巡迴脫口秀,每場大排長龍之後——就好似薩泰爾成立政黨、博恩宣布參選、夜夜秀等同造勢晚會一般。當選後的喜劇總統就這樣執政了兩年直到俄羅斯入侵,又再次拿起手機自拍......

TNL+ 2022/10/01 | 黎蝸藤

俄羅斯在烏克蘭四個佔領州的「假公投」就是場鬧劇,成為普亭侵略失利的遮羞布

俄國的假公投是以整個「州」為單位的。但是在這四州,沒有一個州是俄國完全佔領的,在頓內次克州,俄國人佔據的土地比例最低,大約還有一半多。這些非佔領區的人民,當然不可能投票。於是,佔領區的人「投票」,把非佔領區的人民也「代表」進去了。這豈非搞笑?

2022/09/23 | BBC News 中文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俄羅斯為什麼要在四個俄軍佔領區域進行「公投」?

一切與2014年非常不一樣。頓內次克的代理領導人已經呼籲普亭在9月27日之後對一個肯定的決定作出回應——「我們對此毫不懷疑」——考慮讓其成為俄羅斯的一部分。普亭最有可能會決定吞併全部四個區域,但是實際情況的改變會很小,因為烏克蘭的反攻會繼續。

TNL+ 2022/09/22 | 黎蝸藤

在冬季來臨之前,烏克蘭非常需要一次令人振奮的勝利,為「歐美亞太抗俄共同體」打下強心針

如果不明白必須長期抗爭的道理,寄望一下子就能打贏翻身仗,這就會妨礙我們對戰爭的準確認識,會低估取得最終勝利的難度,還容易一下子出現悲觀情緒。

2022/09/15 | 精選書摘

《烏克蘭的不可能戰爭》:誰是「叛國者」?訪那些開戰後出走的俄羅斯人

《報導者》團隊所訪談的主角,從瑜伽老師、社運分子、銷售經理、程式設計師到脫口秀演員,是普遍存在於每個社會中堅的「平民戰士」。烏克蘭所經歷的每一次苦難與掙扎,正是因為有他們的抵抗,才給予其他烏克蘭人持續為未來奮鬥的勇氣和希望。

2022/09/14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烏克蘭反攻傳捷報,俄國內鬨民怨四起、地方議員發「請願聲明」要求普亭下台

「破壞政府名聲」在俄國是犯罪行為,但如今不只公眾人物在電視、網路上挑戰言論紅線,聖彼德堡和莫斯科兩大都市,上周更有區議會敢站出來控訴普亭叛國、要求他下台。

2022/09/01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蘇聯改革推手碰到帝國野心家,戈巴契夫對普亭態度曖昧、愛恨交織

在許多人擔憂冷戰可能永遠不會結束時,戈巴契夫因為支持自由與改革而受到西方的推崇。相形之下,他在國內成為許多俄羅斯人唾棄的對象,他們認為曾經強大輝煌的蘇聯帝國瓦解,是戈巴契夫一手造成的。

2022/08/30 | BBC News 中文

俄烏戰爭「預言者」:「普亭大腦」杜金其人其事與對中國態度的轉變

2014年7月,杜金接受BBC電視採訪時斷言,俄羅斯和烏克蘭之間的戰爭「是不可避免的」,並呼籲普亭總統對烏克蘭東部進行軍事干預,「以拯救俄羅斯的道德權威」。他的地緣政治理論的核心是,俄羅斯的使命是在伊朗以及目前在歐洲崛起的歐洲懷疑論政黨的幫助下,挑戰美國對世界的統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