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米亞

克里米亞半島(又譯克里木半島;俄語:Кры́мский полуо́стров,羅馬化:Krymskiy poluostrov;烏克蘭語:Кримський півострів,羅馬化:Krymskyi pivostriv;克里米亞韃靼語:Къырым ярымадасы, Qırım yarımadası),簡稱克里米亞或克里木,是黑海北岸的一個幾乎完全被海包圍的半島。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18/10/11 | 精選書摘

《再造失去的王國》導讀:民族的分裂與再打造——烏克蘭和俄羅斯的合與分

本書說明同是東斯拉夫人的大(Great)俄羅斯人、烏克蘭人(小〔Little〕俄羅斯人)和白羅斯人的分合歷史,探討三個民族錯綜複雜的關係,他們是帝俄時期大(big)俄羅斯國家的核心民族,作者尤重烏克蘭與俄羅斯關係的探討。

2018/10/11 | 精選書摘

《再造失去的王國》:在俄羅斯,「偉大愛國戰爭」成為普亭政權的建國神話

我們有很好理由認為俄-烏衝突不僅是俄羅斯與西方關係的一個里程碑,也是現代俄羅斯民族形塑過程的一個里程碑。它對歷久不衰的「俄羅斯問題」至少帶來了一個清楚的啟示:要踩在同一條河流上兩次不僅困難,而且是不可能。

2018/09/07 | 《思想坦克》

克里米亞前車之鑑:中國發給港澳台居民「居住證」有什麼問題?

中共向來否認台灣是國家,又處處越過台灣政府介入台灣國際國內事務,當中國可以直接對台灣公民下手時,會毫不猶疑主張台灣人是中國公民,還做不到時,則把台灣當局視為代其管理的地方政府——這就是為什麼居住證制度是把「港澳台」放在一起處理。

2018/07/23 | TIME

無論在赫爾辛基發生什麼事,普京都已經贏了

事實證明,川普既不是交易的藝術家,也不注重價值觀。但莫斯科可以好好利用這一點:無論川普試圖做什麼事,普亭看起來都已經做得更好了。

2018/07/23 | TIME

無論在赫爾辛基發生什麼事,普亭都已經贏了

事實證明,川普既不是交易的藝術家,也不注重價值觀。但莫斯科可以好好利用這一點:無論川普試圖做什麼事,普亭看起來都已經做得更好了。

2018/07/17 | 李修慧

「普普會」如何變成「叛國峰會」?特朗普:美國愚蠢,我們都愚蠢

特朗普對普亭的「和緩」態度,讓「#叛國峰會」成為社群媒體上的熱門關鍵字,甚至連一向挺特朗普的Fox News都發出社論,認為他在峰會上完全被普亭壓制。

2018/07/17 | 李修慧

好好的「普普會」如何變成「叛國峰會」?川普:我認為美國愚蠢,我們都愚蠢

川普對普亭的「和緩」態度,讓「#叛國峰會」成為社群媒體上的熱門關鍵字,甚至連一向挺川的Fox News都發出社論,認為川普在峰會上完全被普亭壓制。

2018/07/16 | 羊正鈺

是敵人,又想當麻吉——即將見面的川普和普亭「交往關係史」

就在峰會前夕,川普在14日播出的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節目中,點名俄羅斯、歐盟(EU)和中國是「敵人」。但他之前也曾說兩人有機會成為「麻吉」

2018/07/16 | 羊正鈺

是敵「是友」——特朗普和普京「交心史」

就在峰會前夕,普京在14日播出的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節目中,點名俄羅斯、歐盟(EU)和中國是「敵人」。但他之前也曾說兩人有機會成為「死黨」。

2018/06/28 | 羊正鈺

美俄「普普會」下個月登場,特朗普和普京能談甚麼?

特朗普表示他可能在今夏與普京見面。月初參加在魁北克的七大工業國集團(G7)峰會時,特朗普提議重新接納俄羅斯,在會議中遭到其他領導人反對。

2018/06/28 | 羊正鈺

美俄「普普會」下個月登場,川普和普亭見面能談什麼?

這是繼北韓領袖金正恩後,川普再次與獨裁國領袖見面。相形之下,川普與七大工業國集團領袖撕破臉,令人擔憂他的外交方針。

2018/03/21 | 陳家韡(Mila)

「舉國歡騰」對俄羅斯並不陌生,從1917至今已有百年歷史

從列寧時期開始,社會的政治大型活動皆是以「全民參與」的意象所舉辦,真正目的不是為了讓人民感覺蘇聯政府需要他,若無自身的參與,將無法使整件事情完成,也無法讓國家繼續進步。

2018/03/20 | Caitlyn Wong

吞併克里米亞四週年,普京仍是俄羅斯權力遊戲唯一玩家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在走「戰鬥民族風」的普京政府,字典裡沒有「害怕」二字。面對國際社會制裁幾年,他仍表現出「俄羅斯沒有西方國家還是活得好端端」的姿態。

2018/03/20 | Caitlyn Wong

在吞併克里米亞四週年這天,普亭仍是俄羅斯權力遊戲唯一玩家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在走「戰鬥民族風」的普亭政府,字典裡沒有「害怕」二字。當面對國際社會制裁幾年,他表現出「俄羅斯沒有西方國家還是活得好端端」的姿態。

2018/03/15 | 羊正鈺

連普亭「也覺得無趣」的俄羅斯大選,他的支持者和反對者是誰?

普亭在2000年俄國總統選舉勝出,「普亭的多數」即代表投票給他的選民,最後泛指所有支持政府和新任總統的所有民眾。

2017/11/21 | 精選書摘

被克里米亞危機奪去光芒的俄羅斯復興大戲:索契冬季奧運

索契奧運閉幕式(也由恩斯特籌備)結束後三天,俄羅斯身穿綠色迷彩服的「有禮貌的綠人」在克里米亞發動一場政變,護衛索契周邊海岸線的俄國軍艦朝希巴斯托普駛去。這是克里姆林宮併吞克里米亞的開端,並於烏克蘭東部促發戰爭。

2017/10/21 | 黎蝸藤

西方國家在獨立公投問題上「雙重標準」,指控成立嗎?

近年幾個影響巨大的歐洲地區的公投,西方國家的普遍態度確實是支持一些公投(科索沃),反對一些公投(克里米亞、加泰隆尼亞),對某些公投(蘇格蘭)態度中立。但這並不意味著是雙重標準。

2017/10/20 | 黎蝸藤

西方國家在獨立公投問題上「雙重標準」,這種指控能成立嗎?

近年幾個影響巨大的歐洲地區的公投,西方國家的普遍態度確實是支持一些公投(科索沃),反對一些公投(克里米亞、加泰隆尼亞),對某些公投(蘇格蘭)態度中立。但這並不意味著是雙重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