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10/22 | 精選書摘

《我們的孩子在呼救》:揣著祕密的青少年與希望一切公開、透明的醫師,是無窮無盡的兩難

「但是她要讀大學,我還是要存點錢,現在已經煩惱得要死了。啊結果她給我來看什麼精神科,又不是肖仔。」爸爸埋怨著說。一旁的清湯掛麵的臉越來越垮,於是我明白了為何上次她自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