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12 | 李修慧
黑鷹空難初步報告:遇上低空亂流、正駕駛夜航訓練時間不足
依據空勤總隊規定,副駕駛要升等成正駕駛時,夜航飛行時間必須超過50小時以上,但報告指出,該名正駕駛員的夜航飛行時間少了近33小時。
2018/11/05 | 李修慧
是男是女等「長大再決定」,衛福部規定「雙性人」手術年齡規範
如果雙性人孩子太早接受手術,被決定了性別,青春期過卻後發現自己心理的性別認同跟手術結果不同,可能造成他們性別不安。
2018/10/23 | 李秉芳
《宗教基本法》踩煞車暫不排審,到底是哪些立委連署?
草案指出,「聖俗分離」原則是憲法上處理宗教事務的基本精神,因此法院就有關宗教法人或其他宗教團體的信仰、教制、傳統等教務事項,不得調解與干涉,也不得干涉其組織及人事任免。
2018/09/14 | 羊正鈺
傅崐萁過完中秋節將入獄,行政院派出的花蓮「代理縣長」是誰?
法務部政務次長蔡碧仲是檢察官出身,他表示,代理花蓮現場期間,會協助年底地方公職人員選舉公正舉行。
2018/09/12 | 羊正鈺
全台逾86萬宅是「空屋」,但仍有7萬多新建屋
六都直轄市中,新北市低度使用(用電)住宅宅數最多,計12萬493宅;台北市計6萬98宅,六都空屋宅數合計達54.54萬宅,占全國比率約63%。
2018/09/05 | 李修慧
解決失業又傳承文化的部落互助「幼兒園」:加拿大發展50年,台灣卻一再「違法」
教育部希望「教保中心」的老師出自專業科系,但比起「專業」,部落更重視「文化能力」,「如果你連部落傳統食物都不知道怎麼吃,怎麼教孩子日常生活?」
2018/09/01 | 土思Landtoast
租屋在外如何住得安全?記得做好這些安全檢驗
人不會和錢過不去,找屋的時候價格當然是第一要務,但也不可因此輕忽房屋的安全,用以下幾招自主檢查方式,讓您租得安心、住得放心。
讓居民被「隱形迫遷」的不平等住屋市場
社會住宅不斷淪為周遭居民嫌惡的「鄰避設施」,背後就代表居住不再是單純的使用價值,而是「資本累積」商品的強烈社會暗示,而勝出者往往是價高者得。這種經濟競標的生態,為住宅交易快速增值的同時,自然也將有限經濟能力的勞動階級推往邊陲,如同一種「隱形迫遷」。
檢肅統促黨,是時候把「白道」裡的幫派挖出來了
《政黨法》光是排除具有特定前科的幫派人士組織政黨是不夠的,更重要而還沒做的是針對「行為」而非「身分」的立法思維,才是杜絕民眾對於黑道介入政治疑慮的解方。
嚴重缺乏公義的台灣社會,可否就把都市計畫廢除?
當政府無意願執行相對容易的土地使用管制時,又有何理由來執行土地徵收與市地重劃?若政府無意執行土地使用管制時,是否也能夠放這些多屬於社會弱勢的土地被徵收戶及被重劃戶一馬?
2018/08/10 | Abby Huang
拚太陽光電逾10倍成長,內政部修法擬開放用「公墓」發電
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谷辣斯.尤達卡)表示,這個政策不是要直接在公墓上,而是在旁邊的空地,或已完成遷葬的舊墓地,尋找可能的空間。
2018/08/08 | 精選轉載
【插畫】姑婆神邏輯:買不起殼,你可以貸更多
年輕人買不起房的原因是房價高,但內政部卻只開放青年貸更多,讓大家多買賣不掉的房子,不但可能繼續墊高房價,更使年輕人落入繳房貸的迴圈,試問這樣得利的是建商、銀行還是老百姓?
觀摩門診醫師:我在監所駐診的經驗
也許一般人認為受刑人不值得過太好,他們不應該享有人權,有得吃有得睡就已經很好,但在「重回監獄」人數比例越來越高的當下,監獄是否有盡到「教化」或「矯正」的功能呢?
2018/08/06 | 土思Landtoast
房子租了那麼久,你知道如何申請租金補貼嗎?
台灣的租房族很多,卻很少人知道有「租房補貼」這項政策,其實只要在申請名額內符合條件,都能得到千元不等的租屋補貼金。
2018/08/04 | 讀者投書
「查緝犯罪愈多治安愈好」的扭曲績效制度,應該如何改變?
台灣警政的績效制度一直有問題,有些指標會使警察吃案,另一些可能造成罪犯越多治安越好的弔詭情況,若不改革,不只徒增基層警員的疲乏,最終更會使我們搞不清楚毒品犯罪的現況如何。
2018/07/28 | 精選轉載
別被名嘴騙了:玩具槍根本不能改造成真槍
前些日子警方宣稱「查獲」了一批走私槍械,內政部長徐國勇還親臨表揚,然而二十年前的內政部長黃主文也受邀參加這樣的表揚大會,後來卻快閃離去,因為那些槍其實都是「玩具槍」。
2018/07/28 | 讀者投書
吵翻天的「見警率」爭議,不懂的是基層還是徐國勇?
近來內政部與基層員警為了「見警率」爭執不休,基層引用一項研究,徐國勇則提出說有更新的,其實姑且不說新研究定義和場域的盲點,不解決編制不足的問題,徒增加見警率也只是造成無謂過勞而已。
持續黑箱的新政府:被行政院扭曲閹割的國土計畫
全國國土計畫公開展覽了90天,但進入行政院後不但篇幅被大幅刪減,還有許多內容遭到弱化或扭曲,讓國土計畫幾乎無法發揮原本該有的功效,有如黑箱作業般的行徑,令人驚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