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5/07 | 精選書摘
《注意力商人》:戈培爾利用廣播,讓納粹主義成為「政治宗教」
自由派理想主義通常不會把群體目標當作獎勵,他們往往過度高估了一般人對於選擇權利的熱衷程度。選擇可能是個人自由的基礎,但是正如人類歷史所顯示的,臣服於更宏大的事物和超越自我的渴求可能同等重要,甚至更為迫切。最偉大的宣傳者和廣告商一直都明白這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