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12/31 | TNL 編輯

衛福部拍板健保費率明年起漲至5.17%,受僱者7成以上每月增加70元以內

陳時中說,健保會共提出2費率建議案,2案都有合理考量,為求平衡決議將一般保險費費率恢復至2013年二代健保施行前之5.17%,補充保險費費率依法連動調整至2.11%,未來視經濟復甦情形再適時檢討。

2020/09/01 | 潘柏翰

【政府回應】專訪健保署長李伯璋:保費調整是政治議題,我更看重且在乎的是如何節流

面對健保財務,在任時間最長的健保署長李伯璋表示他認為保費不論收多收少,重點還是在醫療體系裡的工作者能不能得到合理的給付。相較於將重點放在開源,他更看重且在乎的是如何節流。或者換句話說,他在意的是如何找出不必要的醫療支出。

2020/08/02 | 潘柏翰

【過度管制】專訪前衛生署副署長張鴻仁:健保正在「勞保化」,2030年是健保大限

社會缺乏對健保價值定位的討論,以及因為財務困境所衍生的過度管制,造就了我們所看見與體驗到的種種問題。在訪談中坦白這本書寫了多年的張鴻仁,表示目的只有一個:「大家想清楚,我們還要不要一個不錯的健保?」

2020/08/01 | 潘柏翰

【新藥給付】專訪共擬會議主席陳昭姿:新藥納入健保給付有多難?健保財務危機有解嗎?

陳昭姿表示新藥納入健保給付審查的重點分為藥物的療效、經濟評估,以及財務衝擊,在共擬會議上委員們討論最多的正是財務衝擊。原因在於,財務衝擊的評估考量的不僅僅是個人,需要將受惠的病人數與使用藥物的時間長度都考量進去。

2020/07/31 | TNL特稿

【核刪制度】專家審查為健保財務與醫療品質把關,為何醫界強烈不滿?

事實上審查制度與健保支付制度也息息相關,傳統費用審查是因應論量計酬制度而生,當健保支付制度有所變革,也會牽動審查方式。而當總額預算、論人計酬或論案件計酬(如DRGs制度)實施後,醫師和醫療院所自己就會審查診療內容,不用健保署審查。

2020/07/30 | 徐英碩醫師

【分級轉診】想節省健保開支卻窒礙難行,「價格上限」讓中小型醫院倒一片

當健保署把中小型醫院殘殺殆盡後,看到大家都跑去大醫院的「離譜」狀況,想要解決問題。但使用的方法竟然還是用制定上限的方式,即規定每個醫院的「合理門診量」,來推行「分級轉診」政策。

2020/07/29 | TNL特稿

【收費改革】社會保險或社會福利?健康利益共同體為何造成「集體不負責任」?

台灣的全民健保由於在體制上採取單一保險人體制與單一支付這具有買方壟斷效果的架構,使得台灣健保在總體財務控制的能力相當強,卻也因此將所有人利益綁在一起,反而容易產生「集體不負責任」的結果,財務責任不易釐清。要解決此一歸因與卸責循環,可能的方法是「透明化」。

2020/07/28 | TNL 編輯

【各國制度】比較三種健保模式:台、韓、英、美四國如何應對財務危機?

各國健康保險即使採取的模式有很大的不同,造成財務危機的成因仍有幾分相似——也就是如何應對醫療費用持續成長的挑戰。醫療費用成長的原因眾多,有些可能是社會變遷趨勢使然(例如老化),有的則是受先前政策施行影響。

2020/07/27 | 潘柏翰

【專題導言】調漲保費就準備下台:健保費率與財務平衡,永遠是艱困的兩難

自從前衛生署長楊志良於2010年調漲健保保費後,台灣至今已十年未再調漲費率。然而,十年的時間足以造成不少社會變遷,全民健保與醫療體系也早已陸續浮現諸多問題,而這些問題都不單純是調整費率就能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