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7/09/28 | Patrick
美中博弈下的全球新秩序:專訪《東方化》作者吉迪恩・拉赫曼
吉迪恩・拉赫曼(Gideon Rachman)曾在《經濟學人》雜誌工作15年,目前則是美國《金融時報》的首席外交事務評論員。關鍵評論網準備了七個問題,分別從不同的面相,希望能夠更清楚地描繪出未來美中博弈以及國際政治發展的方向。
2017/09/23 | 彭振宣
美國為何變得軟弱(下):「離岸平衡」節制國力,重建國際聲譽
美國必須要承認,美國的國力有其極限。縱使目前美國仍是保有全球最強的經濟與軍事力量,但若是漫無目的的分散在每個地緣政治衝突中,其實無法解決任何問題。甚至加深各國對美國影響力的疑慮,讓美國在各地更難以找到盟友。
2017/09/23 | 彭振宣
美國為何變得軟弱(上):追溯「美國衰退論」的迷思源頭
過去美國從大英帝國身上學到的兩大戰略思維,在今日卻成為了讓美國戰略綁手綁腳的阻礙。但為什麼過去幾百年都行得通的戰略手段,現在反而成為了塑造「美國衰弱」這個迷思的源頭?
2017/02/05 | eoiss
對於美國新政府的未來走向猜想
這些新富階級,又很愛大談人權跟普世價值,卻老是對共產勢力的惡行未置一詞。明擺雙重標準,卻跟媒體與學術界向來同情共產勢力的那群人一拍即合。總之,這種時代結束了,美國這幾年會回到過去的保守作法,用扶植跟輸出實業的方式,重新定義盟國跟敵人。
2017/02/05 | eoiss
對於美國新政府的未來走向猜想
這些新富階級,又很愛大談人權跟普世價值,卻老是對共產勢力的惡行未置一詞。明擺雙重標準,卻跟媒體與學術界向來同情共產勢力的那群人一拍即合。總之,這種時代結束了,美國這幾年會回到過去的保守作法,用扶植跟輸出實業的方式,重新定義盟國跟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