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2/07 | 李秉芳
​​​​​​​他逃學又逃家,卻逃不開「衣服」的束縛
他從很小就意識到自己「不喜歡穿衣服」這件事,當初只是單純覺得穿衣服不舒服,後來他漸漸認知到在這個「不允許裸體」的社會文化中,背後更多的是對不同價值觀的壓迫限制,以及對性的污名化。
2018/06/30 | 讀者投書
華山草原自治區爭議:「公共空間中的私人領域」應該界定?
什麼時候公共空間的管理者,有權利可以適度剝奪私人領域所擁有的隱私權?還有當我們在拓展公共空間可能性的同時,是否等於可以完全打破體制規範,無限上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