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5/04/28 | 破土 New Bloom
關於解放乳頭和大眾媒體,以及「後性解放」女權運動的困境
這樣強調身體為性化主體的批判值得反思,但不甚完整。女性主體奪回被凝視的被動位置,並不一定是否定自己的身體為「性的身體」,而是除去「性的羞辱」─乳頭為必須隱藏的、扭捏的、不雅的、只屬於丈夫的。